暢讀小説 > 全民喂養,我直接躺贏 > 第79章 長安戰略規劃
  在場所有將領,齊刷刷都看向岳飛。

  “第二支聯軍從召集,到訓練成型,是需要時間的。”

  岳飛仍舊從容不迫,“在此期間,我將指揮大軍,尋找機會,主動渡過灰水河,擊潰河對岸的聯軍。先破其一路,掎角之勢便再難成型。”

  城衛軍團加上近衛旅,足有三萬人馬,而且還都是精銳。

  以三萬對十萬。

  岳飛說要在野外擊潰聯軍,還真算不上有多夸張。

  “那我就只能率領殘部,退守門羅縣,伺機再戰了。”常遇春還是陽謀,“在門羅縣、登頓縣分別駐扎兩支聯軍,重新組成掎角之勢。”

  以聯盟實力。

  哪怕說被擊敗一次,仍舊可以在短時間內補足兵員。

  “可如果是這樣,阿茲特克聯盟想要在短時間內攻滅長安的希望,豈不是就破滅了?真的會乖乖選擇對峙,而不是孤注一擲嗎?”唐景插話。

  “長期對峙,確實是阿茲特克的下下策。”

  常遇春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但是在長安的實力面前,只能選擇對峙。”

  這是兵棋推演的結果。

  一開始阿茲特克人可能不愿意接受,但這就是現實。

  “有沒有一種可能,在發現長安雄城之后,聯軍從一開始就不會選擇圍而不攻,而是立即征召新的援軍,以絕對兵力優勢,繼續攻打長安?”

  林殊也加入到討論之中,提出新的設想。

  “在征召援軍的間隙,第一支聯軍完全有充足的時間砍伐木材,修造攻城器械,為后續總攻創造條件。”

  “也就是說…”

  岳飛贊許看了林殊一眼,“城衛軍團主動在灰水河畔狙擊,才是上策。”

  一旦讓聯軍渡過灰水河,不僅意味著周邊村落鄉鎮要遭殃,還意味著,長安城將遭受持續不斷的攻擊。

  不破長安,聯軍勢必不會善罷甘休。

  “長安還有繼續擴軍的潛力,即便是聯軍兩路出擊,成掎角之勢,城衛軍團也有把握,同時在灰水河、梅洛河結陣迎敵。”岳飛補充。

  “還有一種情況。”

  白川卻有不同看法:“情報顯示,獸人大軍將先于聯軍攻打長安。這么大的動靜,聯軍方面不可能不察覺,應當不會錯失戰機。”

  “很有可能,在獸人攻城的時候,聯軍就已經趁機渡過了灰水河。”

  意味著。

  岳飛設想的,在灰水河畔狙擊聯軍的計劃,并不具備實施條件。

  “如果是這樣,那城衛軍團依舊可以選擇主動出城迎敵,繼續執行破其一路的戰術,根本不給敵軍等待增援的機會。”

  戰場從來都是瞬息萬變。

  岳飛之所以是名將,就是能夠根據戰場變化,實時調整戰術。

  兵棋推演進行到這,基本可以確定的一點就是——

  “于長安而言,主動出擊才是上策,聚城而守才是下策。至于是在河畔狙擊,還是出城迎敵,甚或渡河而擊,則是取決于敵軍的選擇。”

  “我還有一個問題。”

  截止目前,對兵棋推演的結果,唐景基本是滿意的。

  所以決定加大難度。

  “如何應對十萬聯軍來襲,說到底,只是一場戰術層面的討論。”

  “能不能再拔高一點?”

  “將討論范圍提升到戰略層面,即——”

  “未來一段時間,我們需要通過什么樣的努力,主動為長安周邊塑造一種什么樣的安全態勢,才能確保長安的長治久安?”

  這才是唐景真正關心的。

  而此問題一提出,軍情室也瞬間安靜下來,所有人都陷入沉思。

  這顯然不是一個可以輕易給出答案的問題。

  必須要有戰略眼光的將領,從全局的角度,做出一個戰略思考。

  岳飛、常遇春再次成為焦點。

  常遇春號稱“常十萬”,可統率十萬之師,在清晰作戰指令引導之下,沖鋒陷陣,攻城略地是沒問題的。

  思考這種事關全局的問題,就有些為難。

  岳飛強一些。

  但也只限于站在純軍事角度來思考。

  “這么說吧。”

  唐景再次引導話題,“擊潰聯軍之后,長安絕不能再龜縮于一城一縣。否則,聯軍隨時可能卷土重來,長安隨時可能被攻城,被掠地。”

  “沒有一個穩固的大后方,長安之后的發展,也就無從說起。”

  通過郵件寄送人口、物資,總歸是太過魔幻,早晚有被系統取消的一天。長安想要真正在阿茲特克站穩腳跟,就必須早做打算,實現自給自足。

  這也是為什么。

  唐景不愿意長安周邊的鄉鎮村落,被聯軍一把火燒毀的原因所在。

  “所以——”

  “即將到來的這一戰,擊敗敵軍只是手段,真正目的,是要趁機拓展長安的戰略縱深,確保敵軍無法第二次打到長安城下。”

  “在群敵環視之下,長安面臨的艱難態勢又決定了,我們只能采取激進式的膨脹擴張,而非穩健派的一點一點往前磨。”

  “什么意思呢?”

  “眼下長安的勢力范圍,僅僅局限于長安城周邊的一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也僅僅只占到灰水縣三分之一的地界。”

  “下一階段不是占領灰水縣,而是一步到位,將觸角延伸到整個海灣郡。”

  “這就是膨脹式擴張。”

  “要么不動,要動,就必須行雷霆之事,一步到位。”

  阿茲特克人是不會允許長安按部就班,一個鎮一個鎮,一個縣一個縣地吞并擴張的,恨不得將長安勢力范圍就壓縮在長安城。

  所以唐景開頭就說了,長安需要主動塑造自己周邊的態勢。

  敵人不給?

  那就以絕強兵鋒,一步掃滅到位。

  沒有退路可言。

  “至于說,如何實現這一步,既能快速掃滅海灣郡,還要能夠牢牢守住。就需要在座諸位,給我一個答案了。”唐景說。

  “如果是這樣的話…”

  岳飛思路也漸漸清晰起來,轉身,來到掛在墻上的河谷行省地圖前。

  “那么我建議,領地下一階段的擴張目標,最好不是整個海灣郡,而是以蜜河為分界線,占領蜜河南岸的門羅縣、登頓縣、華金縣以及馬科姆縣。”

  等于是只占領半個海灣郡。

  “為什么是半個郡呢?主要還是從防御角度考量。”

  “新的領地邊界,北面是寬闊洶涌的蜜河,東面是大海,南面是北落山脈的余脈朝霞山脈,西南則是橫亙著的梅嶺。”

  “都是天然的屏障,對防守是有利的。”

  “唯有西北面的華金縣、馬科姆縣跟臨近郡接壤的地方,無險可守,也將成為城衛軍團后續駐防的重點。”

  “建議——”

  “領地優先在華金縣、馬科姆縣建造縣城,聚城而守,既是長安城的衛星城,也是城衛軍團未來前出的堡壘。”

  “蜜河防御可以交給長安水師,梅嶺則只需建造一座要塞。”

  “如此一來——”

  “長安便能以最小的代價,守住最大的領土,獲得一個穩固后方。”

  半郡之地自然算不上什么大后方。

  但對如今的長安而言,卻是性價比最高的選擇。

  如果硬要跨過蜜河,占領海灣郡全境,那防御壓力翻了一倍還不止。

  阿茲特克本就地廣人稀,僅海灣郡占地面積就達三萬平方公里,哪怕只是半郡之地,占地面積也有一萬五千平方公里。

  跟尊龍國的一個郡面積相當。

  “你們的意見呢?”

  唐景拿目光看向常遇春、林殊、白川等將領。

  “同意!”

  諸將也都認為,這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那就這么定了。”

  唐景也是從善如流,總算是對未來擴張,有了一個清晰規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