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喂養,我直接躺贏 > 第53章 主動拱火,先發制敵!
  “如果河谷行省領主集體違約,那便是聯盟公敵,可群起而攻之!”

  為了除掉長安這個“心腹之患”,河谷行省的領主們也是急了,忍不住在國家頻道賭咒發誓,以博取其他行省領主的信任。

  蓋因他們已經意識到——

  僅憑河谷行省自身的力量,或許能夠殲滅長安,但勢必代價慘重。

  借助聯盟的力量才是上上策。

  在多方力量推動下,阿茲特克聯盟內部,終于就共同剿滅長安達成一致,計劃募集十萬大軍,向長安發起總攻。

  而這十萬大軍,將被分配到兩百座村級領地受訓。

  考慮到部隊集結因素,這兩百座村級領地悉數位于海灣郡境內,尤其是跟灰水縣接壤的門羅縣、馬科姆縣以及文拉縣,境內集結了最多的部隊。

  因著海灣郡“受益”最大,河谷行省其他郡的領主也是樂見被收回的。

  否則也必將成心腹之患。

  至于說灰水縣境內,那些至今還未被長安攻滅的領地,出于保密考慮,未免打草驚蛇,并未獲得受捐資格。

  某種意義上說——

  灰水縣殘存的領主們,等于是被聯盟主動放棄了。

  這可就讓灰水縣領主不爽了。

  憑什么啊?

  他們還沒怎么著呢,就成了聯盟的棄子。

  可問題是,聯盟才是捐贈一方,怎么捐贈,送給誰,那當然也是聯盟說了算,灰水縣的領主就算再不忿,又能怎么樣呢?

  只能無奈接受命運的安排。

  “要怪,就只能怪你們運氣不好,降臨到了灰水縣。”有人戲謔。

  讓灰水縣領主一下就破了防。

  在這之前,一些灰水縣領主還做著美夢,期待說,因著跟長安臨近,能夠獲得來自聯盟的大額捐贈,從而一飛沖天呢。

  結果就這?

  “不行,不能坐以待斃!”

  有一些不甘心的灰水縣領主,開始思考破局之策。

  ………

  2月24日,長安城。

  “大人,有新情況。”

  這天上午,唐景剛參加完玻璃廠試投產儀式,軍務署長秦霜就趕來匯報,“赤焰旅在掃蕩過程中,有一名阿茲特克領主主動投降,說要加入長安。”

  “哦?”

  唐景一下來了興趣,這還是第一位來自敵國的投誠者。

  “那名領主還主動透露,說阿茲特克聯盟內部已經達成一致,正在募集一支規模達到十萬的聯軍,以期對長安發起毀滅一擊。”秦霜說。

  “消息準確嗎?”

  唐景神情立時變得鄭重起來。

  他之前一直預判的國戰,終于是要來了,好在一直以來都未懈怠。

  “應該準確。得到消息之后,情報科又在赤焰旅的協助下,找其他阿茲特克領主了解情況,都表示確有其事。”

  情報科乃是軍務署下設機構。

  “我也已經安排特戰隊,前往周邊縣域核實情況。”秦霜做事老道,在獲取情報的第一時間,就展開了情報核實工作。

  特戰隊雖然隸屬于近衛營,但軍務署是有權直接征用的。

  “那就要做好備戰準備了。”

  唐景已經是信了七八分,“能判斷出,敵國聯軍還要多久才會開戰嗎?”

  “十天半個月吧。”

  秦霜解釋說道:“阿茲特克聯盟集結十萬大軍,又是來自不同的領地,勢必先要完成內部的整編規訓,否則就是一盤散沙。”

  別說是十萬大軍,就是指揮一萬大軍,都需要超前的組織管理水平。

  不然古代名將為何稀缺?

  哪怕是像林殊、岳云這樣的天驕,統領一旅之兵都已經有些勉強,更不用說是指揮一支萬人規模的軍隊了。

  也還需要歷練。

  “十天...”

  唐景揉了揉額頭,“我倒是不擔心這十萬聯軍,有城墻為屏障,就算打不贏,守住肯定是沒問題的。就怕跟獸人,哦,還有魚人撞車了。”

  他可沒忘記,獸人的威脅一直都在。

  通過跟比蒙巨獸的心靈感應,更是獲悉,莉莉絲一行順利抵達部落之后,獸人部落就已經在進行相關的戰爭動員。

  隨時可能奔襲長安。

  如果讓這兩股勢力湊到了一起,那長安的壓力可就倍增。

  想了下。

  當即讓親兵去將長安守備師主將岳飛請來,共同議事。

  “確實存在這種可能,哪怕不是同時來襲,中間差個三五天,對領地的防守壓力,仍舊是空前的。”了解情況之后,岳飛表態。

  “那要怎么破局?”

  “獸人那邊,能想辦法先穩住嗎?”岳飛問。

  “恐怕不行。”

  唐景搖頭,“我們跟獸人之間的矛盾是無法調和的,主動示好,怕是更會暴露我們自身的薄弱,引來獸人更為瘋狂的進攻。”

  獸人從無信譽可言。

  “即便獸人不參與,等到我們跟阿茲特克聯軍打了一仗之后,也難保獸人不會趁著我們虛弱,撲上來狠狠咬上一口。”秦霜補充。

  “那就只能提前誘發跟獸人之間的大戰。”

  岳飛神情鎮定,“先解決了獸人,再全力應對敵國聯軍的來襲。末將建議,即刻安排虎賁旅渡過梅洛河,前往登頓平原,襲擾獸人部落。”

  “可以!”

  唐景也是果決,當場拍板同意。

  以獸人的暴躁性格,真要被虎賁旅襲擊,那肯定是忍不住的,不管有沒有完成戰爭動員,都會發起對長安的攻擊。

  “除了襲擊獸人部落,順帶還可以清理一下灰水縣境內,梅洛河北岸的敵國領地,制造出一片真空地帶,便于對敵國聯軍的監視。”

  十萬大軍即將來襲,哪怕是唐景,也是有些發怵的。

  梅洛河北岸的敵國領地,跟長安只有一河之隔。雖然情報顯示,這些領地已經是棄子,可誰又敢保證,阿茲特克人不會改變主意?

  真要在河對岸突然聚集起一支大軍,對長安可是不小的威脅。

  哪怕不考慮十萬聯軍,獸人即將來襲,很有可能也會經過這些領地。如果不將這些領地提前清除,也可能會給阿茲特克人可乘之機。

  “明白!”

  岳飛點頭應下。

  以虎賁旅的勇猛,那些個敵國領地,無異于土雞瓦狗。

  全都不堪一擊。

  “魚人那邊呢?最遲明天,娜迦應該就會來贖人了。”秦霜提醒。

  “也只能先收下贖金,之后再做計較了。”

  唐景之前還計劃以迪迦為誘餌,勾引魚人、娜迦來攻城,順帶消耗魚人、娜迦一波,在海族中闖出一點兇名。

  現在看來,計劃只能押后了。

  岳飛見狀,建議說道:“大人如果不甘心,明天娜迦族來贖人的時候,可以讓城衛旅演一出戲,將大部分戰士撤回內城,讓親衛營負責整個城池防御。”

  “擺出一副城防空虛的樣子。”

  “同時從陷陣旅、赤焰旅抽調部分人馬返回,提前埋伏在城外。魚人、娜迦真要動什么報復心思,應該能給他們一個驚喜。”

  “好主意!”

  唐景眼前一亮,“這樣一來,就能先解除來自海上的隱患。”

  以魚人、娜迦睚眥必報的性格,真要伺機報復,怕是上午將人贖回,最遲晚上,就又會向長安發起報復行動。

  正好來個守株待兔。

  從魚人連著兩次襲擊海灣鎮分析,他們對長安的底細并不清楚。

  這就是機會!

  岳飛不愧是一代名將,輕描淡寫之間就拿出了詳細的應對之策。

  可謂是舉重若輕。

  “最后一個問題,為了應對即將到來的大戰,領地需要擴軍嗎?”

  唐景繼續請教。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