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喂養,我直接躺贏 > 第52章 團結的阿茲特克
  “卡魯,不過就是一群人類平民,用得著這么小心嗎?”

  借著大霧掩護,成群結隊的魚人踏上海灘,悄悄朝著海灣鎮挺進。

  說話的,卻是一位魚頭蛇身的男性娜迦,長相丑陋,臉上稚氣未脫,略顯傲慢,一雙眼睛卻滿是瘋狂。

  身邊還跟著兩名娜迦護衛。

  “迪迦王子,請稍安勿躁,待會兒,一定讓您享受到極致的殺戮盛宴。”面對同行的娜迦,魚人首領卡魯顯得非常之謙卑。

  “還是你懂我,也不知道,人族的血液美味不美味。”

  迪迦輕吐蛇信,雙目開始充血。

  一看就是個瘋子。

  ………

  海灣鎮某處屋頂閣樓中,唐景拿著望遠鏡,盯著不遠處的海灘。

  “來的魚人還不少啊,超過一千。”

  “咦?”

  “那個,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娜迦?”

  唐景很快就注意到了魚人隊伍中的異常,轉身吩咐許褚:“等下戰斗的時候,最好活抓那三頭娜迦。”

  對于海中異族,哪怕是矮人跟精靈,他了解都是非常有限。

  好不容易逮到活口,可不得問個明白。

  “大人放心!”

  眼見來襲的魚人只有一千余,許褚卻是信心十足。魚人雖然兇殘,但戰斗力委實是個渣渣,哪怕是一階刀兵對上都能完勝。

  何況是最為精銳的近衛營。

  從魚人殺入小鎮的那一刻起,戰斗結果就已經注定。

  “殺!”

  等到魚人大軍悉數進入城鎮,走進包圍圈,躲在民居中的近衛營戰士全數殺出,露出銳利鋒芒。

  “不好,中計了!”

  魚人首領卡魯面色大驚,就要率部突圍。

  卻又哪里突圍的了?

  瘦小的魚人在蠻荒戰士面前,跟土雞瓦狗沒什么不同,蚩尤族戰士一斧頭下去,就能將魚人大腦敲碎。

  “卡魯,你坑我!”

  魚人群中的迪迦也是面色驟變,蒼白的臉更白了,再無之前的興奮。

  “迪迦王子,我,我沒有…”

  卡魯這才意識到迪迦的存在,嚇得差點就要癱倒在地。

  不怪卡魯色變。

  如果僅僅是他的族人遇伏,那死了也就死了,可如果迪迦遇難,娜迦一族怪罪下來,怕是整個魚人族都將遭遇滅頂之災。

  如何能不恐懼?

  早知這樣,就是給卡魯十個膽子,也不敢帶著迪迦上岸。

  可現在后悔已經無濟于事。

  絕境之中,卡魯試圖調集魚人大軍往海灘方向,不計代價地突圍。

  卻只是螳臂當車。

  這一戰,親衛營展示出碾壓級的實力,前后不到一小時,就將魚人消滅殆盡,同時還俘虜了卡魯、迪迦以及其他兩名娜迦。

  戰斗結束,卡魯等被五花大綁帶到了唐景面前。

  “先自報家門吧!”

  “尊敬的人族領主,我是魚人首領卡魯,這位是高貴的娜迦族王子迪迦殿下。還請放我們離開,您將同時獲得魚人族跟娜迦族的友誼。”

  眼見只是被俘,原本已經絕望的卡魯,心中重新燃起希望。

  為了活命,姿態也放的很低。

  兇殘如迪迦,此時也是識趣地保持沉默,沒有趁機耍橫。

  “魚人跟娜迦的友誼?”

  唐景神情戲謔,“你指的,難道是連續兩次襲擊我領地,殺害我領民?”

  “呃,這個,都是誤會…”

  面皮厚如卡魯,此刻也是底氣不足。

  畢竟魚人名聲在外。

  眼見卡魯詞窮,迪迦適時站出來救場,“領主大人,我們可以賠償!”

  “拿什么賠,海魚嗎?”

  “金幣,或者其他什么寶物。”

  縷縷被羞辱,迪迦卻仍能沉得住氣,跟剛上岸時的火爆脾氣全然不同,“我們娜迦一族乃是海中貴族,并不是什么鄉巴佬。”

  骨子里也是透著傲慢的。

  “贖金?這個可以有。”

  唐景最喜歡贖金了,“那就叫卡魯回去,帶回娜迦族的誠意吧。”

  “謝謝領主大人,謝謝領主大人!”

  卡魯怎么也沒想到,他這么快就能被釋放,高興地不住磕頭。

  迪迦也是悄悄松了口氣。

  好在這個人族領主貪財,金幣什么的,作為海中霸主,娜迦族一向不缺,大部分還都是從人族過往船只上“打撈”到的。

  一旦被贖回,他勢必是要報今日被辱之仇的。

  ………

  “大人,拿到贖金之后,真的要放走那個什么娜迦王子嗎?”

  許褚有些不解。

  從魚人跟娜迦的表現看,把人贖回之后,肯定還會伺機報復。

  友誼什么的就是笑話。

  “當然沒這么簡單。”唐景笑著搖頭,這些個異族的背信棄義,他在獸人那已經領略一回了,“做好二次戰斗的準備吧。”

  “明白!”

  許褚這才釋然。

  ………

  魚人風波不過只是一場小插曲,并不影響陷陣旅、赤焰旅的動作,各自抵達駐地之后,很快就展開新的軍事行動。

  戰爭才是長安的主旋律。

  在矮人、精靈提供的情報協助之下,高順統率的陷陣旅,對之前參與攻打長安的其他獸人山寨,主動發起攻勢。

  將這些個山賊土匪一一拔除,順利將觸角延伸到朝霞山。

  赤焰旅的動作也不慢。

  在軍務署情報科的情報支持下,林殊指揮赤焰大軍,順利跨過灰水河,對灰水河西岸的敵國領地,展開了新一輪的大掃蕩行動。

  不出意外,在阿茲特克聯盟掀起新的波瀾。

  “哦,尊龍人又來了!!”

  “該死的尊龍國,攻擊性越來越強了,我們不能再作壁上觀了。”

  “是時候展示聯盟的團結了。”

  “漂亮話誰不會說,問題是,具體要怎么辦?”

  “要不戰略性放棄海灣郡?”有北方領主提議。

  “愚蠢!”

  當即有人怒斥,“這是短視,是在養虎為患!!!”

  “沒錯,以長安的成長速度,真要是一直放任不管,等到長安完全消化了海灣郡,再想要消滅,就要付出比現在高十倍,甚至是百倍的代價。”

  “是時候摒棄南北偏見了。”

  “現在主流領地都邁入村落階段,聯盟村級領地超過十萬個。平均每座村級領地只需要捐贈一名戰士,就足以湊齊一支十萬大軍。”

  阿茲特克人有理由相信,這么一支大軍,足以碾碎長安。

  “呵呵,我就不信,長安還能威脅到我們北方的安危。”北方的領主并不上當,也根本不希望河谷行省的領主借機做大。

  從長遠看。

  人為在河谷行省培育出一個“巨頭”,遠比長安對他們的威脅更大。

  別說是北方領主,就連臨近行省,對于是否要支持河谷行省領主,集結起一支大軍攻打長安,心中也是存疑的。

  也都有著相似的顧慮。

  “呵呵,又是同樣的論調,類似的話我們之前已經說過很多次了。如果每次都這樣,那只能是放任尊龍人做大。”

  “沒錯,必須要終止這種無謂的爭論。”

  眼見又出現分歧,河谷行省的領主們,尤其是海灣郡領主,可就急了。

  “河谷行省之外的領主,之所以不愿意資助這一場軍事行動,無非就是擔心河谷行省出現一個新的區域霸主。”

  “那不如這樣——”

  “讓接受捐贈的領主簽署協議,在對長安的軍事行動結束之后,務必要將幸存的戰士,原封不動地送回給捐贈者。”有人提議。

  “這個主意不錯!”

  “呵呵,這里可是《星界》,協議并不具備強制約束力,怎么保證協議的履行?又如何監督,受捐贈領主通過夸大傷亡來瞞報數據呢?”

  又有人提出質疑。

  “這個也簡單,在折疊城成立一個監督委員會,向每個接受捐贈的領地派遣一到兩名監督員,以此來監督協議的履行。”有人補充。

  “那又如何保證監督委員會的公正呢?”

  “就算監督委員會能夠公正履職,也無法保證受捐贈的領主就一定能夠忠實履約,真要耍賴,監督員也沒轍啊。”

  得,又回到量子糾纏狀態了。

  “那這樣,硬性規定,每座受捐贈領地的戰士規模不超過五百,各派遣一名監督員跟兩名軍事顧問。剛好也解決了軍事指揮的問題。”

  一旦整個聯盟開啟捐贈,那軍隊規模就將接近十萬。

  指揮本身就是一個大難題。

  “等到戰爭結束之后,再由監督員跟軍事顧問共同出具戰爭報告。倘若受捐贈領主不如實歸還戰士,就可號召周邊領地共擊之。”

  終于是有人提出了一個相對靠譜的建議。

  “那,如果河谷行省的領主們,選擇集體違約呢?”有人提問。

  “……”

  這一刻,國家頻道再次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