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喂養,我直接躺贏 > 第51章 魚人來襲
  中午。

  唐景在領主府設宴,招待新上任的一干主官。

  宴會結束,由長史鄔思道出面,召集各司主官,就長安即將進行的私有化改制進行小范圍的討論,發表各自見解。

  “從財政負擔上考慮,長安這一輪的改制,守備師將士,尤其是普通戰士,應該優先考慮義務兵模式,只發放津貼,而非工資。”財政司司正丁梅說。

  守備師近萬人,占到領地總人口的近六分之一。

  如果全是合同兵,又在軍營包吃包住,那確實是一筆不菲的開支,嚴重一點,甚至可能將領地財政給拖垮了。

  哪怕是在現代社會,也無法支撐一支全員合同兵的部隊。

  像文員以及作坊、工廠的工匠,領到工資之后,主要開支,就是用于采買食物、布匹等日用品,繼而形成一個內循環。

  本質上,是通過收入上的差別,來調節生活品質,工資高的就多吃幾頓肉,工資低的就少吃幾頓肉,從而調動領民的勞動積極性。

  戰士沒有這等消費需求,如果領工資,就會積攢下來。

  對財政的負擔是不同的。

  從獸人部落掏來的十五萬金幣贖金,也是給了長安私有化以最大底氣。

  “可以。”

  唐景點頭,同意丁梅的建議。

  農業司司正孫忠達則是建議,“應當允許農夫、漁民等,將種植的蔬菜,養的家禽,從河里打的魚等農產品,拿到市場上販賣。”

  “農夫家里不僅要有糧,也要有一點活錢,進城采買鹽、布等商品。”

  農貿市場正是為此而設立。

  商業司司正趙豐建議,“應該鼓勵有技術、有資本的玩家,來長安投資經營裁縫鋪、飯店、酒樓、茶館、早餐店等,刺激私營經濟的發展。”

  “必要的時候,領地錢莊還可以給予貸款支持。”

  “可以試試。”

  在吸引玩家入駐這一塊,唐景之前考慮的只是招攬人才。

  殊不知。

  玩家是最精的一個群體,最為看中的還是利益。

  如果長安允許玩家成立個體戶經營,讓有一技之長的玩家,可以在長安攢下一份厚實的家業,想必會更有誘惑力。

  “不僅是餐飲行業,未來,等到時機合適的時候,還能開放建筑行業,甚至是房地產開發行業,吸引大資本入駐。”趙豐補充。

  建筑行業的人才,或許不屑于加入長安建設司旗下的建筑隊,但如果是自行成立建筑公司,怕是會很感興趣。

  人才不就來了嗎?

  “這個,再議。”

  唐景眼神稍微黯淡下去,顯然是不想步子邁得那么大。

  勞動司司正姚波也發表了看法,“工資制度建議采取崗位工資+績效,避免同一類型崗位,多勞少勞一個樣的局面。”

  也是在變相刺激勞動的積極性。

  “于此同時,還要建立勞動保障體系,在養老、醫療、工傷等領域,為勞動者提供堅強保障,免除后顧之憂。”

  在《星界》,同樣是有生老病死。

  包括玩家。

  一旦現實中的肉體機能沉寂,也便意味著在《星界》的真正死亡。

  并不能獲得永生。

  “勞動保障是一方面,還要鼓勵領民婚育。”唐景補充。

  會議持續了近三個小時,除了就大的方向提出建議,還進一步討論的相關操作細節,當天就拿出了私有化方案的框架。

  效率可謂是非常之高。

  唐景也是見識到趙豐、丁梅、孫忠達等高層次人才的水平,確實是有點東西,一下就拔高了長安的治理水準。

  不再是之前的草臺班子。

  ………

  接下來一周,長安開啟轟轟烈烈的私有化改制。

  各項建設也沒落下。

  2月21日,長安外城墻正式竣工,長安城建設取得里程碑式成就。

  藥店、農貿市場、錢莊也都建成。

  2月22日,位于梅洛河岸的梅洛碼頭,正式竣工。

  木工作坊升級為家具廠,紡織作坊升格為服裝廠,釀酒作坊升格為果酒廠,其他工廠的建設也都在有序推進當中。

  而在長安城之外,幾乎每天都有三到五座附屬村落建成。

  除了附屬村落,還在同步規劃建設白石鎮、灰水鎮、落葉鎮、海灣鎮以及朝霞鎮,成為各自區域的次級中心。

  使得長安不再是一座孤城。

  這期間,長安守備師的整編工作,在岳飛主持下也已經接近尾聲,赤焰旅、陷陣旅更是已經開拔離開長安,前往已經建好的野外大營駐扎。

  意味著新一輪的大掃蕩,即將開啟。

  可就在這個節骨眼上,正在建設的海灣鎮來報,工地遭到魚人襲擊。包括建在海灣鎮附近的水師訓練營地,也同樣遇襲。

  “魚人?”

  唐景得報,意識到海上也不安全。

  同樣生活著異族。

  隨即招來守備師主將岳飛,“陷陣旅、赤焰旅任務不變,按原計劃開拔,讓近衛營隨我去一趟海灣鎮。”

  “大人要親自去?”岳飛詫異。

  “放心吧!”

  有滿編的近衛營相伴,唐景不認為會有危險。

  正好見識一下魚人長什么樣。

  ………

  海灣鎮就建在戲水灣畔,唐景一行趕到時,整個小鎮都彌漫在一股悲傷的氣氛中,累計有十二名建筑工人被魚人殘忍殺害。

  剩下的也都受了傷。

  水師訓練營也難逃一劫,剛轉職不久的水手們,幾乎全軍覆沒。

  一圈巡查下來,唐景神情晦暗,對隨行的軍務署長秦霜說道:“回去之后,讓守備師擬定一個巡防計劃,務必要確保沿海村鎮的安全。”

  這還是第一次,長安有普通領民陣亡,之前跟獸人斗都沒吃這么大的虧。

  “是不是考慮,在城衛旅之下設立一個海防營,專門負責海岸線的防衛?”秦霜當即提出建議。

  “可以。”

  唐景頷首,“水師營也要盡快籌建到位,沒有戰艦,就在海岸設防。”

  “明白!”

  秦霜點頭記下。

  “都安排好了嗎?”唐景轉頭看向近衛營營正許褚。

  來之前。

  他已經向矮人歐林、精靈艾斯等打探過,關于魚人的情報。

  “跟地精一樣,魚人也是一個非常狡猾又很兇殘的種族,估計是領地觸角延伸到大海,威脅到了魚人的利益,故而發起報復。”歐林如是說。

  這也就意味著——

  海灣鎮的建設如果不停下,魚人后續還會上岸報復。

  可站在唐景的角度,海灣鎮位于戲水灣要沖之地,是長安進入大海的前哨站,勢必是不可能停止建設的。

  領地跟魚人之間的矛盾,已經是不可調和。

  既然這樣。

  那就只能通過武力鎮壓,將魚人打到服軟為止。

  近衛營正是為此而來。

  在建筑隊重新開始工作之后,近衛營將士也都化整為零,藏到已經建好的各棟民居、商鋪之中,靜靜等待魚人的二次到來。

  勢必要給魚人一個血的教訓。

  可眾將士守了一晚上,卻并沒有等到魚人的上岸。

  “大人,會不會被魚人識破了?”許褚問。

  “應該不會。”

  為了掩人耳目,近衛營將士出發之前,就已經將鎧甲、兵器悉數卸下,用獨輪車運輸,還蓋上干草,偽裝成一支趕來增援的建筑隊。

  魔虎騎士還特意將坐騎留在了營地。

  沒理由被識破才是。

  就在這時,遠處的海岸線上,濃霧之中,突然傳來一陣嘀嘀咕咕的怪叫。

  “來了!”

  唐景、許褚等人皆精神一震。

  魚人還真是狡猾。

  沒有選擇夜間,反倒是趁著清晨來襲。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