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喂養,我直接躺贏 > 第29章 奇襲流寇營
  夜,碎葉村。

  房間里,裴葉正美滋滋吃著烤兔子,聽到敲門聲,光速將兔子收起。

  正襟危坐。

  進來的是副官趙雨,裝作沒看到裴葉嘴角的油脂,匯報說道:“大人,霜姐剛剛傳來消息,唐景希望我們幫忙招募一批專業的參謀、后勤以及情報人員,是不是借機,將我們的人安插過去?”

  “在軍校學生群里發一下,想去的自愿報名。”裴葉聲音清冷。

  “軍校?”

  趙雨顯然有些不理解,可裴葉已經在裝模作樣看文件了。

  無奈告退。

  下一刻,裴葉就從抽屜里拿出烤兔子,津津有味吃起來。

  哪里還有一絲清冷模樣?

  ………

  清晨。

  流寇營哨塔上,兩名執勤一夜的豺狼人正在聊天。

  “頭,寨主準備什么時候攻打那個人族領地?”

  “快了,快了!”

  獨眼霍格面上敷衍著小弟,心里卻在滴血。

  可憐他好歹也是這一帶豺狼人的首領,也曾風光過,自打吃了敗仗,投奔流寇營,卻只混到個小頭目當。

  甚至還要親自執崗放哨,可謂是憋屈到了極點。

  都怪那群可謂的人類!

  偏偏寨主對于攻打人族領地一直都沒什么興趣,還說他夸大其詞。

  這找誰說理去?

  正說著,遠處突然傳來轟隆隆的馬蹄聲,只見遠處的地平線上,伴著道道橘黃的晨光,一支騎兵隊呼啦啦朝著營寨飛奔而來。

  撲棱棱,驚起一群飛鳥。

  “是人類騎兵!”

  獨眼霍格眼中滿是困惑,這里怎么會有人類騎兵?

  “頭,會不會是族領地的騎兵?”

  “不可能,絕不可能!”

  霍格搖頭,這才過去幾天,人類領地哪來的騎兵?

  豺狼人小弟撇了撇嘴。

  他對那位異人領主的神通就很恐懼,簡直就是神兵天降。

  哪有什么不可能的?

  “嗖!”

  剛還在地平線的騎兵,瞬間已經靠近,箭矢凌空飛射而至,擦著獨眼霍格的毛發,釘在了哨塔木樁之上。

  “¥#*&”

  霍格當即嚇出一身冷汗,立時便被勾起之前眼球被射爆的恐懼。

  身體不覺僵立當場。

  好在豺狼人小弟反應機敏,一邊拉著霍格趴下,一邊搖動銅鈴。

  “當當當!”

  急促的鐘聲在流寇營響起,打破了清晨的寂靜。

  “怎么回事?”

  “敵襲!”

  “哪里來的敵人?”

  “活膩了吧?敢來騷擾我們。”

  “桀桀,正好沒開張,竟然還有不開眼的,送上門來了。”

  聽到動靜,牛頭人、豬頭人、豺狼人、巨魔、鼠人、地精、食人魔等各式各樣的獸人,抄著家伙就出了屋子。

  一個個兇神惡煞,宛如群魔亂舞。

  “都吵吵什么,到底怎么回事?”牛頭人寨主一臉的起床氣。

  “報告寨主,外面出現一隊人類騎兵。”霍格匯報。

  “人類騎兵?”

  牛頭人薩恩目露兇光,“難道是你之前匯報的人類領地?”

  “肯定是!”

  霍格一臉篤定,身邊的小弟都驚呆了,剛不是這么說來著?

  “好!好啊!”

  薩恩也是被氣笑了,“我沒去招惹他們,他們反倒打上門來,真當我是吃素的?兒郎們,集結,隨我去打個秋風!!!”

  “殺!殺!殺!”

  得到命令,一群獸人也是興奮異常,個個面露兇光。

  可見都是亡命之徒。

  一會兒的功夫,就轟隆隆沖出了營寨,準備將來襲之敵撕成碎片。

  “這就出動了?”

  不遠處的秦霜也是驚呆了,為了引出流寇營的主力部隊,來之前她還琢磨了好幾種辦法,像火燒營寨、謾罵挑釁等等。

  結果就這?

  秦霜也是機敏,指揮騎兵隊象征性發射了兩波箭雨,射殺十幾名獸人,激起流寇血性之后,就裝作不敵,往回路逃去。

  等到拉開一段距離,又突然折返,襲擾一波。

  將輕騎兵的靈活機動發揮到極致。

  氣得獸人是牙根癢癢。

  “寨主,我知道那人族領地位置。”獨眼霍格主動請纓。

  “前面帶路!”

  牛頭人薩恩憋了一肚子火氣,勢要直取敵軍老巢。

  一路浩浩蕩蕩。

  ………

  落葉林邊緣地帶,城防營、新兵營上千戰士正屏息以待,弓箭手、弩手在前,刀盾兵、槍兵在后。

  借助密林以及枯枝落葉的掩護,巧妙地隱藏了行跡。

  戰士們居高領下。

  注視著山坡下面的土路,似乎在期待著什么。

  噠噠噠!

  馬蹄聲由遠而至,很快就現出近衛營騎兵隊的身影。

  這似乎是一個信號。

  “弓弩手準備!”

  幾乎同時,城防營營正屠洪以及新兵營營正云山,下達了相同的命令。

  弓箭手彎弓搭箭。

  弩手們將神臂弩豎起,放在地上,用右腳踩住踏環,雙手張弦拉弓。

  將弩機瞄準山坡下的小道。

  轟隆隆!

  不多時,道路盡頭果然現出敵軍蹤跡,上千名獸人浩浩蕩蕩,在林間小路拉起一條彎彎曲曲的長龍。

  因追擊匆忙,七成以上的獸人都沒有穿戴鎧甲。

  鼠人、豺狼人等行動敏捷的走在隊伍最前面,牛頭人、豬頭人、巨魔等強大種族居中,后面跟著行動相對遲緩的食人魔以及身材矮小的地精。

  一路追擊,一路被襲擾。

  急火攻心之下,哪怕是體格強健的獸人,也是累了個半死。

  士氣早不復剛出營寨時那般熱烈,心中怒氣卻也是積攢到了臨界值,只等抵達人族領地,便要大開殺戒。

  嗖!嗖!嗖!

  就在這時,林中箭雨傾瀉而下,瞄準的正是隊伍中段。

  “敵襲!敵襲!”

  “不好!”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別慌,都別慌!”

  毫無防備的獸人大軍,就這般暴露在了弓弩手的射程之內。

  新兵營下轄的一支弓兵隊、兩支弩兵隊,城防營下轄的一支弓兵隊、一支弩兵隊,以及刀盾兵、長槍兵都持弩加入戰斗。

  火力可見一斑,箭雨傾盆而下,連綿不絕。

  “啊!!!”

  立時之間,便有數以百計的獸人中箭,倒在血泊之中,哀嚎不已。

  “怎么會?”

  牛頭人薩恩,眼中滿是不可置信,“撤,快撤!”

  深處隊伍正中的薩恩也是反應迅速,沒有逞一時之勇,發現情況不對,當即下令撤退。

  眼下的地形對他們可太不利了。

  兩側都是山坡,中間僅留一條狹長小道,想要反擊,就必須冒著箭雨沖上山坡。誰知道密林之中,到底藏著多少敵人?

  倒不如先走為上。

  可很快,薩恩就意識到他干了一件蠢事。

  獸人大軍本就處在急行軍狀態,驟然遇襲,隊伍已經是亂了,再突然來個急剎車,從前進轉為后撤。

  轉身后撤的跟還在前進的,立時便撞到了一起。

  有脾氣火爆的更是直接動手。

  原本就亂哄哄的隊伍,頓時就亂成了一鍋粥,擠作一團,成了弓弩手的活靶子,時不時就有獸人中箭倒地。

  ………

  中軍亂成一團,前軍的情況也不太妙。

  “汀!”

  獲悉中軍遭遇弓箭手埋伏,充當先鋒的獨眼霍格,汗毛立時根根豎起,想起了當初攻城時,被人類弓弩手各種伏擊的恐懼。

  “頭,情,情況不對。”

  豺狼人小弟也是戰戰兢兢,“要,要不撤?”

  可往哪撤呢?

  后撤的話,不僅要進入敵軍射擊范圍,還被中軍擋住去路。

  往山坡上沖也不敢。

  有了被伏擊的陰影,霍格怎么瞅那山上的密林,都感覺埋伏有敵軍。

  “要不往前?”小弟建議。

  話音剛落,熟悉的馬蹄聲再次響起,卻是秦霜率領的騎兵隊,去而復返,再次殺將而來。

  “跑!!!”

  這一下,霍格不用再猶豫了,忙不迭往后逃竄。

  “殺!”

  秦霜人如其名,冷若冰霜,手中唐刀往前一揮,一馬當先。

  騎兵們也都抽出齊刷刷抽出唐刀。

  在這種狹窄的小路上,面對一支沖鋒的騎兵,哪怕是輕騎兵,也是致命的。無論是豺狼人,還是更為矮小的鼠人,都被沖撞的七零八碎。

  唐刀劈砍而下,鮮血四濺。

  大部分豺狼人、鼠人只顧抱頭鼠竄,機靈一點的,像獨眼霍格,則是沖上山坡,往密林逃竄。

  這個時候已經顧不上擔心,林中是否有埋伏了。

  逃命要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