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喂養,我直接躺贏 > 第19章 獨眼霍格
  “不好!”

  眼見豺狼人四肢著地,城頭指揮的屠洪知道情況不妙,當即下令:“全體弩手立即撤離,刀盾兵殿后策應!”

  真要等到豺狼人殺上城頭,那百名弩手就是待宰的羔羊。

  “撤,轉入下一個預設戰場!”

  收到命令,弩手們在伍長、什長帶領下,迅速撤下城墻,絲毫未作停留,直奔城門附近的六座民居而去。

  這是昨天就演練好的。

  石頭堆畢竟不是真正的城墻,既不直上直下,也無城垛,還無法利用滾石、圓木等輔助防守,只能算是一個臨時高地。

  在昨天的推演中,就已經預判到城頭失守的情況,并且做好了預案。

  “桀桀!”

  眼見己方一出擊,對方就嚇得狼狽逃竄,霍格不由大為得意。

  “撤!”

  不止是城頭守軍,眼見豺狼人改變戰術,一直堵在城門口的刀鋒隊、刀盾兵,也都在緩緩后撤。

  以免被豺狼人包了餃子。

  不管怎么說,此次交戰,豺狼人在兵員規模上都是大大地占優。

  “想逃?沒門!”

  正在城門口鏖戰的豺狼人,本就因同伴死傷慘重而憋著一肚子火,眼見對方要撤,哪里還肯?立時便像瘋狗一般咬了上來。

  “找死!”

  “你們先撤,刀鋒隊殿后!”

  屠強同樣也是殺出了火性,再不后退半步,又跟豺狼人廝殺在一起。

  后方刀盾兵趁機脫離戰斗。

  為了給刀鋒隊爭取時間,身處隊中的唐景也是火力全開,果斷動用手上戴的魔力戒指,將寒冰箭不要錢似的連續射出。

  頃刻之間,就將最前排的豺狼人悉數凍住。

  屠強知趣,趁機跟豺狼人脫離接觸。

  唐景則抓住機會,在豺狼人解凍之前,瞬時便從資源袋中甩出大量石材,堵在豺狼人跟刀鋒隊之間,進一步替刀鋒隊爭取時間。

  總算是順利完成后撤。

  幾乎就在大部隊完成撤離的同時,霍格率領的豺狼人大軍,也已經翻越石頭堆,繼續朝著領地內部殺將而來。

  “桀桀,逃的掉嗎?”

  霍格指揮豺狼人大軍,順著敵軍撤退路線,全線壓上。

  務必要全殲敵人。

  很快,刀鋒隊連同已經匯合的刀盾兵隊,就已經從城門口撤到了南北主干道,悄然經過弩機隊提前設伏的民居。

  “嗖!嗖!嗖!”

  不用屠洪指揮,躲在民居圍墻后面,踩在石頭上的弩手們,就都從墻頭探出身子,將弩機瞄準了追擊而上的豺狼人大軍。

  一排排的弩箭從街道兩側激射而出,五十米之內,力道驚人。

  “嗷!嗚!!!”

  猝不及防的豺狼人,被弩箭穿透肌肉、骨骼,發出慘烈嚎叫。

  瞬時便倒下一地。

  “殺!!”

  于此同時,前方正在“撤退”的刀鋒隊、刀盾兵們,此刻也都停下腳步,再次調轉槍頭,跟豺狼人廝殺在了一起。

  “該死!!!”

  再次中計,讓自詡聰明的霍格氣的跳腳,當即分出兩隊人馬,分別殺向街道兩側的民居,勢要將那些可惡的弩手碎尸萬段。

  不解決弩手,他們就只能當活靶子。

  “殺!”

  豺狼人也是兇狠,頂著箭雨,快速殺向民居大門。

  卻是無功而返。

  大門早就被堵死,只能爬圍墻,又成了活靶子。

  好不容易翻過圍墻,院內弩手早就已經完成后撤,在屋檐下站成一排,對著剛剛跳下圍墻的豺狼人,就是一頓瘋狂輸出。

  豺狼人損失慘重!

  后續跟上的豺狼人,氣得嗷嗷直叫,繼續沖殺而來。

  弩手也不硬剛,順勢就撤到了屋子里。

  “桀桀!”

  眼見敵人已經無路可退,豺狼人勇士個個表情猙獰,提著染血的戰斧,直接撞開屋門,誓要將弩手們撕成碎片。

  然后…就被無數刀兵加身!

  “嗷?嗚?”

  屋子里不僅有弩手,還藏著二十余名手持兵刃的平民,借助屋內昏暗、狹窄的環境,將沖進屋子的豺狼人砍成肉泥。

  可憐的豺狼人,面對層層攻勢,終于是全軍覆沒。

  視線轉回街道主戰場。

  在派出兩隊人馬攻擊民居之后,街道上的豺狼人主力終于是免受弩箭襲擾,可以專注精神,跟敵軍奮力廝殺在一起。

  整體氣勢,卻大不如前。

  有備而來的豺狼人大軍,先是在城門口折了一波,跟著又在街上中伏,后續又分兵襲擊民居,主力已然不足三百之數。

  而他們的對手,卻是近乎零傷亡的刀鋒隊+刀盾兵隊。

  雙方殺了個旗鼓相當。

  眼見戰事陷入僵局,豺狼人首領霍格卻并不心急,在他的設想中,只待襲擊民居的豺狼人得勝而歸,他們就將再次占到上風。

  也能一舉擊潰敵軍信心。

  可左等右等,不僅沒有等來援軍,反倒是等來了新一輪的弩箭。

  “啊咧???”

  霍格滿臉疑惑,不待回過神,左眼就中了一箭,眼珠子直接就被射爆!

  “啊!!!”

  哪怕是霍格這樣的硬漢,也忍不住發出慘叫。

  弩手的再次出現,一舉打破了戰場平衡,也成了壓垮豺狼人大軍的最后一根稻草,加上首領中箭,豺狼人已是無心戀戰。

  紛紛開始后撤。

  “殺!”

  在祝福加持之下,屠強率領的刀鋒隊,雖然身披重甲,卻是絲毫感受不到疲倦,率先吹響了反擊的號角。

  對著逃竄的豺狼人,就是一頓瘋狂砍殺。

  “撤,快撤!”

  眼見如此,霍格終于膽寒,狼狽率部朝著城門口逃竄,全然沒有注意到,城門附近的空地,不知何時已經被水澆透。

  “寒冰箭!”

  在大軍掩護下,趁著升級之后法力恢復,唐景再一次開啟了他的表演,宛如一名神箭手,射出一支又一支的寒冰箭。

  不僅凍住了豺狼人,更是凍住了潑水的地面。

  “啊~~碰!!!”

  狼狽逃竄的豺狼人踩在滑溜溜的冰面上,當即摔了個狼啃屎,跟著又被后續追上來的同伴從背后撞倒。

  瞬時便釀成了連環相撞的慘禍,胡亂摔了一地。

  “嗖!嗖!嗖!”

  更慘的是,之前躲在民居的弩手們,不知何時已經再次現身,完成對豺狼人大軍的兩翼包抄,瘋狂射出弩箭。

  屠強等人也是從后方掩殺而上。

  一時之間,豺狼人大軍再次損失慘重,最后只剩下獨眼霍格,率領不足百余名的豺狼人,四肢著地,狼狽逃離。

  為了跑的快,很多豺狼人甚至卸下了身上的鐵甲。

  “可惜沒有騎兵!”

  面對瘋狂逃竄的豺狼人,城防營很難再追上。

  披上重甲的刀鋒隊,防御固然是提升了一大截,卻也限制了自身的行軍速度,很難再追上拼命逃竄的豺狼人。

  何況豺狼人雖然逃的狼狽,到底還有百余人。

  實力并不弱的。

  “大人,這已經是一場大勝了。”屠洪卻是高興的合不攏嘴。

  這一戰,城防營借助防守之利,充分利用地利之便,以少勝多,以弱勝強,不僅贏了,還殲滅了敵軍大部分的有生力量。

  無異于是一場奇跡。

  而這場奇跡的創造者,并非他這個城防營營正,而是領主大人。

  是領主大人一手組建了弩機隊,重塑了刀鋒隊,提出并主導了戰前推演,參與制定了極具針對性的防守戰術。

  戰斗中,也是領主大人的寒冰箭縷縷發揮奇效。

  祝福術更是起到了一錘定音的作用。

  經此一戰,領主大人在城防營,乃至整個領地的威望,都達到了新高。

  “領主大人威武,城防營威武!”

  那些參與作戰的平民,此刻也全都走出屋子,來到街上,一個興奮的手舞足蹈,仿佛過節一般。

  戰士們臉上更是寫滿了自豪。

  “不錯,大勝!”唐景當然也很振奮,笑著說道:“經此一戰,短時間內,豺狼人應當無力再來進犯了。”

  等過一段時間,石城墻就能竣工,就更不懼豺狼人了。

  可以說。

  領地渡過了成立至今,最大的一場危機。

  ………

  街上狂歡的人群之中,還有昨天才剛加入領地的矮人巴格、歐拉。

  “父親,二弟說的對,這個領地,很有發展潛力。”歐拉目光灼灼。

  就在剛剛。

  父子二人也是主動參與了在民居的戰斗。

  “是啊!”

  矮人巴格臉上也寫滿了贊嘆。

  五百余名豺狼人組成的大軍,哪怕是他所在的部落,想要擊潰,也要費一番功夫,竟被一座新成立的人族領地擊敗。

  實在是很不可思議。

  “對了!”唐景想到什么,轉身叮囑屠洪,“在冰面上受傷的豺狼人,不要急著殺了,全關起來,審出他們營地位置。”

  他還惦記著繼續收割戰利品呢。

  “明白!”

  屠洪也是心領神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