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 第94章 以陣破陣,星辰周天陣
  四人組披著血衣門的馬甲登場。

  反正不露臉,誰知道他們是水貨。

  “小輩,見著長輩不行禮,血衣門越來越不懂事了。”

  阮水仙眼神泛著寒光,剛才回懟的言語,已然將其激怒。

  想來,故意在話語中下套,借機出手威懾敲打一番。

  “老梆子,咱們的歪門邪道,還講禮貌,你當自己儒修啊。”

  許尤正可不慣著對方,將猖狂貫穿到底。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要學會看人下菜,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阮水仙的語氣已經聽得出濃濃威脅之意,八成是要結下梁子了。

  “入血衣門,天不怕地不怕,你特么教我看人臉色。”

  許尤正眼神閃爍興奮,依舊嘴上不停輸出:“我看你老梆菜遇春。”

  “啥意思?”

  白沫精準把握時機打起輔助,充分給隊友發揮嘴炮優勢。

  “老菜梗想開花結果了。”

  “嘿嘿,鬼婆一把年紀了,再生養個玩意兒出來,是喊她老娘,還是喊她奶奶。”白沫接話道。

  “應該她考慮,是該喊孩兒,還是該喊孫兒。”

  噗…

  終于有人忍不住笑出聲。

  看到嘴巴毒的阮水仙吃癟,心里說不出的暢快。

  “放肆,立刻跪下向我賠禮,否則此事絕不善罷甘休。”

  不知何時,九個鬼子已圍繞在阮水仙身旁,看樣子對方不服軟便大打出手。

  “怕死不入血衣門。”

  一聲口號喊出,四人組祭出用來偽裝的飛刀。

  “今兒,不是你打死我們,就是我們打死你。”

  “得罪血衣門一人,便是得罪整個血衣門。”

  “天哭宗等著開戰吧,血衣門名號是砍出的,可不是吹出來的。”

  “老子,現在很生氣,必須見一見血。”

  有那味了,絕對是血衣門無疑了。

  風格突出一個沖字。

  頓時,在場修士確定他們是血衣門的打手。

  完全就是囂張跋扈,猖狂好勇。

  不止手上能輸出,嘴上一樣能輸出。

  “諸位,未入仙跡,開始內訌,可是犯忌諱了。”

  這時,兩位老者走來。

  他們正是仙跡發起者,尋龍大師和天機大師,自然是按主人家的身份。

  天機大師說道:“天哭宗,血衣門,可否給老夫一個面子,化干戈為玉帛。”

  “老板發話,必須給面子,老梆子要是不肯,只能不講情面了。”

  四人組行為邏輯,是按照血衣門的行事風格來設計。

  對外橫天橫地,對老板雇主給足面子。

  生意嘛,放低姿態不丟人。

  “天機大師出面,老身自然遵從。”

  阮水仙還是分得清的,什么人惹得起,什么人惹不起。

  尋龍大師,天機大師萬萬不可得罪,否則,等于招惹整個天魔六部。

  誰讓九幽派家大業大,手上資金雄厚,直接給天哭宗切斷供給,宗門內就對其群攻而至。

  “多謝諸位給老朽薄面。”

  天機大師招呼進入地勢外圍邊緣,等待著九幽派弟子合力破開天然大陣。

  阮水仙似乎記恨上了,向四人組投來狠毒的目光。

  白沫不甘示弱回應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山間脈絡,在外人眼里看不出所以然來。

  白沫通過煉陣師的本事,是看出端倪,乃是渾然天成的陣法。

  由于,煉陣師的知識和技法沒學,他一樣無能為力破解,只能看九幽派的手段了。

  “稟報師尊,天干二十二方位,已部署完畢。”

  “稟報師尊,天干三十六方位,已部署完畢。”

  ……

  “回稟師尊,地支五十一方位,已部署完畢。”

  “回稟師尊,地支七十二方位,已部署完畢。”

  ……

  隨著一名名九幽派弟子回歸,向兩位大師匯報任務情況。

  尋龍小隊負責天干方位,天機小隊負責地支方位。

  “我尋龍和天機兄,對該仙跡觀測,確定必有重寶,而從大陣規模層次判斷,極可能是一位仙人坐化之地。”

  嘶…

  在眾無一不猛吸一口涼氣。

  竟然是仙人的坐化之地,貨真價實的仙跡了。

  仙跡一般分兩種,一種是仙古遺留之地,一種是仙古時期的仙人洞府到場。

  前者,挖出來往往真是遺跡,豎個牌子,收費當風景區。

  后者,乃是一代代地下工作者追逐的目標。

  能不能稱宗做祖,全看這一票給不給力了,兄弟們開拔。

  “我們是要發了,這一票完事,一定到極樂宗捧捧場。”

  許尤正搓著雙手,一副迫不及待樣子。

  此話,落在極樂宗女修耳中,順勢回應道:“哥哥可要來,小妹給你介紹幾個新貨,可水靈了。”

  “到時候,哥幾個必須照顧同門生意,丑話說在前頭,敢要用老梆子敷衍,休怪哥幾個砸場子。”

  “什么話,極樂宗百年基業,誠信買賣,騙誰也不能騙同門。”

  不過,他倆對話,又惹得阮水仙頻頻投來寒芒。

  一口一個老梆子,欺人太甚。

  找機會必須做了他們。

  “稍安勿躁,保護仙跡的大陣歷經漫長歲月已渾然天成融于自然,我和天機兄經過商議,決定以陣破陣的方法來破解,必須講究天時地利人和三大要素,目前,地利和人和已到位,相差關鍵的天時。”

  “不錯,天時要素在明晚,皓月當空,繁星密布,以周天星辰陣破解天然幻陣,同時,再依靠周天星辰陣來掩蓋仙跡,做到神不知鬼不覺完成探索。”

  這就叫專業。

  不止破陣,還套上自家陣,欲蓋彌彰的做法來瞞天過海。

  反正,一群大老粗聽得一愣愣,沒整明白具體的操作,但心里覺得不明覺厲。

  “周天星辰陣,九幽派的本事可以的,是想借著星辰之力運轉陣法,以相生相克的原理來磨滅天然大陣。”白沫心里想道。

  當然,周天星辰陣起不到防御殺伐作用,只能當做幻陣來隱藏仙跡。

  主要是陣材跟不上層次,全都用上五階材料,那就是周天星辰大陣,屬于攻防困幻于一體的復合陣法。

  白沫抽空看一看陣道書籍,大致上要了解一下。

  深入就不深入了。

  自由技能點不允許他深入。

  “我一個問題。”

  大悲宗的修士出言問道:“仙跡里的寶物怎么分配?”

  “對啊,怎么分配。”

  忘鄉谷的修士立刻附和。

  沒辦法,誰讓兩家窮得叮當響,能從指甲縫里摳出資源過日子。

  但凡遇上好事,第一件事就是談錢。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韭菜德芙包的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