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 第79章 千機弟子,招募大會
  “門開了。”

  猶如乞丐的玩家涌入千機宗院落空地。

  一陣陣酸臭味撲鼻而來,估計是探索一夜,終于搞清楚安郡縣的宗門位置。

  為何如此多涌入千機宗,而非是萬安寺,可能是舍不得一頭秀發。

  白沫一眼掃過,發現玩家頭上頂著名字之外,小括號里顯示饑餓狀態。

  饑餓會讓玩家掉血,饑餓時間越長,掉血速度越快,直至饑餓而死。

  “排隊!!!”

  君君望向亂糟糟的人群,運起力氣大喊一聲。

  頓時,場面靜寂無聲。

  一雙雙目光看向君君,發現原來是一個小女孩,便渾然不在意,依舊鬧哄哄圍向白沫。

  “小屁孩,大人辦事,小孩一邊待著。”

  一名玩家不屑說一句,完全沒意識到危機要降臨了。

  剎那間,君君已經來到他面前伸手小手。

  “走你。”

  下一秒,該玩家凌空而起,提前體驗飛翔的感覺。

  隨著驚恐聲漸行漸遠,自由飛翔的身影逐漸消失在視野里。

  好兇殘。

  果然是大宗門。

  一個人畜無害的小女孩都辣么厲害,其他修士不是要起飛了。

  “還有誰?”

  君君拍拍手,意猶未盡的掃向眾人。

  立刻,眾多玩家識相排起隊。

  開什么玩笑,凌空飛翔,自由落體,肯定減少一條命。

  死夠三次刪除角色,重新創建人物,誰都不能保證降生到相同的地點。

  “一個個走到掌門面前,誰敢插隊,我身為千機宗二弟子君君,必讓他自由的向往。”

  說罷,君君五指緩緩握成拳頭,一副奶兇奶兇的樣子。

  第一名男性玩家走到白沫面前,自信說道:“掌門,我對千機宗敬仰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斷,一發不可收拾。”

  白沫眼皮子一抬,一刀九九九的ID映入眼簾。

  名字在可接受范圍。

  “通過,記名弟子。”

  沒錯,白沫又改過弟子等級,在外門弟子前多設立一個記名弟子,藉此來多剝削壓榨,不,是多多磨練玩家。

  “拜見掌門,多謝掌門。”

  “一旁待著。”

  “好嘞。”

  哦~

  原來掌門喜歡聽拍馬屁。

  嘖嘖嘖,這可悲的虛榮心。

  “掌門,我從小立志要做千機宗的人,死要做千機宗的魂,此生不悔入千機,來世還做千機人。”

  “淘汰。”

  “啊?”

  玩家神情一滯。

  不是,我難道說錯了,絕對不可能,如此完美的答應,應該通過才對。

  “掌門,是不是搞錯了,啊~”

  沒等到白沫回答,君君已經送他出宗門。

  他是沒錯,錯就錯在名字取錯了。

  爸爸再愛你一次。

  這名字不僅嘲諷拉滿,還莫名帶有點車速。

  堂堂正道,仙古傳承,嚴禁騷里騷氣的玩家。

  “掌門,修不修仙是次要,主要是每天能看到您英俊不凡,氣宇軒昂,劍眉星目,豐神如玉,風度翩翩,風靡萬千少女芳心的神仙面容。”

  “記名弟子。”

  通過,保送通過。

  這一名女玩家多會說話,白沫表示終于遇到一個懂自己的人了,能如數道出他的優點。

  而且,名字又好聽。

  紅杏跳墻。

  植物,動作,景物三者合一。

  可塑之才。

  “掌門…”

  “淘汰。”

  “我還沒說話…,啊!”

  玩家‘父愛如山’飛走了,根本不多給說話的機會。

  真有那么多,將ID取的面目全非的玩家。

  難道不清楚,NPC能看到玩家ID嗎?

  好像,玩家是真不知道,純粹覺得好玩。

  很快玩家明白一點,宣布淘汰趕緊走,免得白丟一條命。

  十多名的玩家親身經歷,總結出經驗來。

  淘汰的玩家,全是名字帶有侮辱性,亦或者稀奇古怪的意思。

  越是正常,越是普通,隨便整兩句就能通過。

  如此一來,三分之一玩家很識相退出面試。

  半天時間,千機宗記名弟子多出六十一位,著實令本就是冷清的宗門,變得熱鬧起來。

  “給你介紹一下,千機宗人員結構。”

  白沫清一清嗓子說道:“本座千機宗掌門白沫,兼職六扇門左道司司主。”

  “左手旁大弟子兮兮,負責宗門值夜班。”

  “左手旁二弟子君君,負責宗門值日班。”

  “他是大福小福,職位是執事,一個負責食堂,一個負責采購。”

  “對了。”

  白沫看向大福小福問道:“你倆叫什么來著?”

  “師兄,我叫…”

  “算了,不重要,你倆給他們煮點稀飯配上點咸菜,墊一下肚子。”

  千機宗可不是善堂,剛入門想要吃三菜一湯,那么油膩,還怎么清心寡欲修仙。

  大福小福心情倍感失落,按照潮流一點描述。

  家人們,誰懂啊。

  相處那么久的師兄,連我們的名字都記不住。

  寶寶心里苦,寶寶就是不說。

  “掌門威武。”

  “掌門人真蠻好的。”

  “掌門說話的樣子真帥。”

  ……

  一聽到有吃的,玩家們紛紛毫不吝嗇贊美之詞。

  白沫就是經不起夸,頓感新招募的弟子順眼多了,便口出豪言道:“再給你們加一份榨菜。”

  “謝謝掌門。”

  加榨菜是白沫最后的底線,堅決不能再突破下限了。

  正規宗門必然有制式弟子服飾和制式弟子令牌。

  問題千機宗沒有,白沫暫不考慮形式主義的東西。

  畢竟,記名弟子都是臨時工,不好用就逐出師門,很合情合理。

  要不是考慮到,眾玩家處于饑餓狀態,血量過于低,否則直接安排千機碑前記錄身份。

  萬一,割破手指滴血,沒止住流血,翹辮子了多尷尬。

  只需在千機碑上滴血驗證過身份,對應的宗門建筑可以使用。

  可想而知,千機宗的建筑是多么智能化。

  白沫能通過千機碑對記錄在冊弟子進行身份更改,亦或者對其放開使用權限。

  同時,又一個問題擺在面前。

  玩家渾身酸臭味,實在熏得白沫都有點轟人走。

  關鍵在于玩家不能脫衣服。

  白沫就有點納悶了,系統是不是腦子缺根弦,都不能讓玩家洗澡換衣服,為何還要有清潔度設定。

  他是堅決不可能花自由技能點學無關緊要技能,只能向許尤尋求幫助,說不定能研制出芬芳體香丹之類道具。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韭菜德芙包的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