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 第77章 尋夫啟示,尋妻啟示
  泰州聊天頻道。

  一上線,眾多NPC紛紛發言。

  熱鬧程度,遠超過一個縣城級頻道。

  畢竟,安郡縣一共才五個NPC,其中一個還前往國都求學了。

  如此算下來,泰州最多三十多名NPC。

  放眼整個欒國,亦不會超過五百名上下。

  ……

  徐景晨(煉氣):尋妻啟事,姓名方艾紅,年齡二十五歲,高一米六,重一百六,看到的好心人請聯系我,必有重金酬謝。

  沈許多(煉氣):高一米六,重一百六,你老婆是方的嗎?

  徐景晨(煉氣):不,她是圓的。

  張百歡(煉氣):有大佬分享刷經驗地點嗎,我穿越來殺一頭鄰居家的雞,結果衙門大牢關三個月。

  陳星東(煉氣):同問,我是獵人職業,可以提供遠程輸出,放心賊準,不會傷到自己人。

  胡悠悠(煉氣):尋夫啟事,姓名唐正仁,年齡二十八,高一米七,重一百四,看到的好心人請務必打死他,老娘現在過得別提有多開心。

  李崇(筑基):奇怪了,大家怎么都是煉氣境界,升級不難的,不是有手就行了。

  張百歡(煉氣):臥槽,筑基大佬,求指點,求關照。

  陳星東(煉氣):大佬在哪兒,我馬上來拜碼頭。

  李崇(筑基):我現在是青竹宗首席大弟子,你們要來就聯系我。

  袁辰辰(煉氣):青竹宗,泰州第一宗門,我立刻來拜師。

  方蕓蕓(煉氣):大家一起,咱們聯手將青竹宗發展到欒國第一,太洪天第一,乃至天界第一。

  ……

  在泰州聊天頻道好不熱鬧。

  但普遍都是煉氣境界,著實令白沫感到意外。

  蹦出來一個筑基境界,大伙圍著團團轉,仿佛看到頂級氪金大佬。

  有必要嗎?

  有意思嗎?

  安郡縣四大金丹修士都沒發話,犄角旮旯冒出來的青竹宗敢稱第一。

  再給你一次機會,重新再說一次。

  算了,白沫沒興趣爭論第一問題,等級上相差太大,注定是混不到一起。

  白沫和祝旭年能風淡云輕,不代表許尤正不會搞事情。

  如此完美裝逼打臉機會,他要是錯過了,必定整宿整宿睡不著,然后導致掉發。

  ……

  許尤正(金丹):我不記得泰州第一是青竹宗,最近發展起來的嗎?

  袁辰辰(煉氣):青竹宗都不知道,放在欒國都是數一數二的頂級宗門。

  方蕓蕓(煉氣):金丹大佬!樓上的趕緊道歉。

  袁辰辰(煉氣):大佬,對不起,我剛才瞎了,沒看清楚就亂說話,請問大佬腿上缺掛件嗎?

  李崇(筑基):許大哥,青竹宗是普通宗門,什么泰州第一,全是外面瞎傳的。

  許尤正(金丹):我還以泰州冒出一個仙古傳承的宗門來了,原來是小卡拉米。

  秦太安(金丹):阿正,別亂說話。

  張百歡(煉氣):又是一個金丹大佬,我還在煉氣磨蹭,這個世界瘋了。

  陳星東(煉氣):不是世界瘋了,是泰州天降兩個氣運之子,可恨,本帝今世未崛起慘遭雙尊鎮壓。

  ……

  看到許尤正的大嘴巴,白沫趕忙在安郡頻道提醒。

  避免將他們底細都給透漏出去,到時候,NPC全涌入安郡縣可就麻煩了。

  相對而言,諸天玩家死不了,給予風險系數高任務,自然是沒有問題。

  但NPC僅有一條命,一群煉氣修士攙和進來,直接等于在送死。

  重回安郡縣。

  許尤正和秦太安早已各回各家。

  他倆巡視一遍八須真人給出的地點,無一例外全撲空。

  必定是妖仙門修士意識到欒國的決心,選擇暫避鋒芒。

  無所謂,資源材料足夠四人裝備更替,應該能應付眼下的過渡時期。

  聚集一堂。

  商量著各自所需的裝備。

  秦太安依舊是一甲一槍,臨時更換兵器,不順手很影響作戰發揮。

  祝旭年喜歡臂鎧拳套,攻擊方式是拳拳到肉,完全就是輸出武僧的方向。

  許尤正要一口百寶袋,另外一口絕品飛劍法器就滿足了。

  在他手里,飛劍只不過是用來飛行耍帥,真正提供輸出還是蠱豸。

  至于白沫要換下兩口飛劍,輸出有點跟不上,頂多充當代步工具,武器方面決定走天工圖。

  “小白,還有十天時間,有想過怎么面對玩家嗎?”秦太安順口問道。

  “前期基礎東西有方案,后續走一步看一步。”

  白沫早就考慮清楚,前期讓諸天玩家給自己打工。

  收集足夠資源,不止將技能往上堆一堆,產生過程中經驗,將四門進階職業給拉滿,然后,主攻終極職業天工。

  四門進階職業,保守估計超過一百萬經驗。

  “對了。”

  祝旭年起身道:“我準備遠游一趟,版本更新就回來。”

  “阿年,出門干嘛?”許尤正賊兮兮道:“該不會出門破戒吧。”

  “現如今靈氣復蘇之初,高階修士少的情況,我先湊滿十個職業。”

  祝旭年說的很有道理。

  目前而言,金丹修士已登頂了,乘著境界和身份優勢收集一波職業,果斷解決職業搭配問題。

  等待土著修士崛起,再想要獲取職業,可謂是登天還難。

  人家可不會大發善心,拱手讓出道統傳承。

  許尤正嘴上沒把門,但決定真心實意幫助朋友。

  取出不少丹藥塞給祝旭年,以防有個萬一。

  不過,從他表情中看得出猶豫之色,擔心沒死在敵人手里,反而栽在許尤正的丹藥副作用上。

  ……

  夜已深。

  夢天心找上門。

  “司主大人,有最新情報。”

  “說吧。”

  白沫都在奇怪,最近九幽派一點風聲都沒有,好似從世上消失一樣。

  尤其,夢天心聯系不上。

  “司主大人,我出欒國一趟,天魔六部召開一次會議,決定全力支持此次仙跡挖掘事情……”

  六部各派筑基修士前來,數量規模絕對不遜色欒國的妖仙門。

  看來仙跡志在必得,絕不容許有半點閃失。

  “其他各部具體情況,我打聽不到,但天哭宗回來兩游神,一閻王,一鬼婆,一羅剎,一修羅,算上我已經有七名筑基修士。”

  “我知道了。”

  計劃有變,新裝備采取備用選項。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韭菜德芙包的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