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 第63章 臥龍鳳雛,動作頻頻
  “我像只魚兒在你的荷塘,只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

  嘶!

  好燙。

  八須真人很閑,消磨時間的方式在安江游泳。

  畢竟,八爪魚屬于海鮮,必須待在水里保持皮膚濕潤。

  很合情合理。

  方才,愜意歌唱,八根觸須在水中搖擺。

  突然,感到一陣熾熱灼燒感,立刻反應過來,是妖仙門的身份令牌導致。

  “燙燙燙…”

  心急火燎的手伸進鐵褲衩。

  往往越心急,事就越辦不成。

  估計水里泡得太久,導致皮膚有點腫脹的因素,手怎么都伸不進去。

  又使勁扭曲身體,企圖將令牌從褲腿里甩出來。

  其實,妖仙門令牌灼熱一般妖修都能忍受得住,問題在于八須真人是水系妖修,皮膚不同于陸地生物,對高溫尤其敏感,仿佛一塊燒的通紅鐵塊放進褲襠里。

  啊!

  隨著甩動,令牌偏移到中間位置。

  那一種撕心裂肺,欲仙欲死,欲罷不能的痛苦,煎烤著第九根觸須,令八須真人帶上痛苦面具。

  “為什么!”

  “為什么,我要把令牌放在褲衩里。”

  事實上,八須真人是擔心游泳的時候遺失,保險起見塞進鐵褲衩。

  嘭!

  八須真人像炮彈般躍出水面,徑直飛射到岸上,痛苦的在地上翻滾。

  這一刻,他多希望有一群人往襠部狂踹,做到以痛止痛的效果。

  同一時刻。

  血道人感應到令牌發燙,眉頭微微緊促。

  “玉迅,不要停。”

  床榻上,弓起背的姑娘,發出急促的輕聲呻吟在催促。

  啵!

  拔舌起身。

  血道人冰冷無情道:“我有事,該走了。”

  “不要走。”

  姑娘坐起,看到頭都不回的身影,頓感心里空蕩蕩的,那么一刻感覺有什么重要的東西離自己而去。

  “好絕情。”

  ……

  安郡縣,城郊外。

  孤月高掛,一道身影賞月等候。

  折扇揮出的微風,吹動兩縷鬢角,猶如風流倜儻的翩翩公子。

  這時,一道黑影在夜空劃過,穩穩降落在此人背后。

  “血道人,見過堂主。。”

  “八須何在?”

  此人轉身,借著月光看到清晰的面容。

  怎么來形容,簡直比女人還女人的一張俊臉。

  玉玲瓏。

  血道人看背影就認出對方身份,乃是欒國妖仙門堂主。

  同時,暗道可惜了,這家伙不是女人。

  “不清楚。”

  他倆沒事不待在一起,還真不清楚八須真人的位置。

  “堂主!”

  遠處,傳來呼喊聲。

  來者正是八須真人,情急之下將鐵褲衩都給卸了。

  隨著身影越來越近,玉玲瓏和血道人注意視線往下移。

  在他襠部中間,有一道令牌輪廓的焦黑印子。

  難道…八須真人有特殊癖好,喜歡鐵板魷魚須。

  咳咳…

  收回不禮貌的視線,玉玲瓏努力克制不去看焦黑印子,嚴肅道:“此行,我接到門主命令,天魔六部中九幽派有大動作,特意前來通知你倆。”

  “九幽派,那不是一群盜墓賊。”血道人聞言下意識回應。

  “不錯,九幽派尋龍和天機合作,要在泰州挖掘仙古遺跡,妖仙門上層極其重視。”

  玉玲瓏身份不一般,得到消息都是太洪天境內的動向,必然是清楚九幽派的兩支一起出手,意味著仙跡必出重寶。

  “堂主,我們能干什么?”八須真人問道。

  玉玲瓏不經意看一眼焦黑部位,急忙轉移眼神,正色道:“調查出天哭宗的據點,不可輕舉妄動,盡可能收集情報,等我召集來欒國境內的同門修士。”

  “屬下明白。”

  說罷,玉玲瓏化成一道流光遁走天際。

  他需要走訪一遍欒國各地,通知妖修們前往安郡縣集合。

  等待看不見對方身影,血道人忍不住問道:“你很餓嗎?”

  “不餓,干嘛這樣問?”

  “你烤魷魚須是烤著玩嗎?”

  八須真人一看下體,立即明白意思,怒道:“蚊子,你找死。”

  血道人淡定伸出吸血器官,眼睛中閃爍著幽光,似乎終于逮到沒穿鐵褲衩的機會,再次施展千年殺。

  “楚哥,先收起舌頭,我鬧著玩的。”

  八須真人一手捂菊,一手搖擺,轉頭就死命狂奔。

  “晚了。”

  “啊…”

  熟悉的場景,熟悉的時間,熟悉的慘叫,悠長回蕩在夜空。

  ……

  蘭若寺。

  風動,葉落。

  依舊是孤寂荒涼的景象。

  嗚嗚嗚……

  似有似乎的哭泣聲,在破敗的寺廟里徘徊。

  “哭什么哭,你還有臉哭。”

  夢天心一臉恨鐵不成的怒斥跪在面前的阿飄弟子。

  其余三個阿飄在一旁低著頭不敢正眼直視,生怕怒火牽扯到自己身上。

  “說過多少次,讓你不要禍害平民百姓,非要招惹一個過路的書生。”夢天心責備道。

  “師尊,那個書生真的好帥,人家就是忍不住嘛。”

  阿飄犟嘴辯解,淚光粼粼的樣子,看得出死不悔改的性格。

  “等你忍得住的時候,就不用再忍了。”

  夢天心冷哼一聲,已經將不聽話又犟驢的弟子,打上死鬼的標簽。

  “不用再忍,真的?”

  阿飄眼睛一亮的表情,著實把夢天心氣笑了。

  “死了,就不用再忍。”夢天心還是解釋道:“你遇上的不是書生,而是儒修,八成是看你造孽不深,所以放你一條生路。”

  鬼修最怕遇上兩種修士。

  其一是佛修,其二是儒修。

  前者,佛法至剛至陽,后者,浩然正氣萬邪不侵。

  鬼修往上湊,不就是舌頭舔焊槍,你不糊誰糊。

  忽然,一股勁風刮起。

  一名僧人手持法杖信步走進蘭若寺,伴隨著刮起的枯葉,氣場十足。

  “鬧和尚啦!”

  四個阿飄驚恐得鉆入地下,很果斷的出賣師尊。

  “尋龍第一小隊李然,見過游神閣下。”

  僧人很隨意的樣子,完全沒看到出家人該有的莊重。

  “原來是同門,差點準備出手了。”

  夢天心放松緊繃的神經,心里已然明白李然的裝扮用意。

  偽裝僧人容易掩人耳目,更方便行事,實在九幽派名聲響亮,不少勢力暗中盯著,隨時準備出手摘桃。

  因此,九幽派修士善于易容偽裝成其他職業身份,從而躲避他人的追蹤。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韭菜德芙包的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