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 第60章 初探靈脈,一曲風情
  “開挖。”

  祭拜過一遍,白沫手一揮示意大福小福干活。

  “罪過罪過,師父得罪了。”

  “師父,別怪我們,冤有頭債有主。”

  大福小福雙手合十朝墳頭嘀咕兩句,便揮舞起鋤頭拋墳遷棺。

  這一次出土,白沫決定火葬掉,然后將骨灰放在宗門內供起來。

  師父像明燈一樣,一直冒煙,一直遷墳,終究不是一個事。

  重新挖出棺材,已經開始發生腐朽,一股土腥味中帶著發霉的氣味。

  白沫的決定是正確的,再隔三差五遷墳,抬出來的棺材要散架了。

  先前,千機宗窮得叮當響,這一副棺材還是他們簡易制作的成果,外層都沒涂上油漆,不發霉腐爛才有問題了。

  “大福小福,將師父尸骨火光了,從九堂中選一間當作靈堂,至于祭品你們看著解決。”

  按照白沫的吩咐,大福小福挑起棺材尋找空曠地點。

  而他著手進入靈脈中。

  說穿了,靈脈就是一條靈石礦。

  其實,墳頭不遷移不礙事,但每一次進出都要來墳前,多少心里有點不自在。

  進入靈脈副本。

  一個念頭,白沫消失在原地。

  重新恢復視野,已在一片昏暗的礦道中。

  這時候,兮兮派上用場了,像似提燈籠的道童。

  十二米范圍的照明,將靈礦的冰山一角給呈現在眼前。

  “兮兮不要怕,我來保護你。”

  君君一馬當先,走在兮兮前頭。

  在場,真就是她戰力最高,普攻都要破千,白沫只能望塵莫及。

  礦道巖壁平整,可能是大修士用道法開辟出來的。

  往靈脈深處前行,巖壁上有開鑿過的痕跡。

  想必,仙古千機宗讓弟子入內采集靈石。

  坐擁一條靈脈,等同于擁有發幣權,自己能產靈石,在外腰板才能挺直。

  隨著不斷深入,礦道四通八達,白沫已經分不清具體位置。

  這時,遠處兩道微弱光線正在接近。

  “啊!原來有人闖進來了,趕緊稟報大王。”

  “別怕,一個男人,帶兩個孩童,咱倆生擒他們。”

  兩個人形的生物,散發著微弱的光芒,皮膚外表像石質,應該就是靈脈衍生出來的靈妖。

  這倆靈妖大搖大擺走上前,氣焰囂張道:“小子,遇上咱哥倆算你走運,給你兩條路選,要么束手就擒送到我們大王面前,是死是活不敢保證,要么孝敬點靈石,哥倆當沒看見過你。”

  白沫臉色一陣古怪。

  堂堂千機宗掌門,竟然被自家產業礦坑里的妖怪給敲詐勒索了。

  “我不信。”

  白沫淡定說道:“萬一給了靈石,還是不過放過我們,來個一魚兩吃,我找誰說理去。”

  “既然被你看穿了,那就拿下你,靈石照樣是我們的。”

  靈妖不再掩飾,惡狠狠一步步逼近。

  “叔叔,不要傷害我們好不好。”

  君君橫在靈妖面前,撲閃著眼睛,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這個禁忌又不知道要干嘛,反正,白沫和兮兮靜靜的看戲就好了。

  “小鬼頭,要怪就怪自己不該亂闖,不是什么地方都能瞎晃蕩的,下輩子記得注意一點。”

  嘭!

  下一秒,正準備伸手的靈妖,在一股恐怖到難以想象的巨力沖擊下,整個身體四分五裂。像似碎石塊一樣散落在地。

  同伴突如其來死無全尸,一旁的靈妖都沒來得及反應過來。

  “桀桀桀桀……”

  君君保持出拳姿勢,嘴里發出怪笑聲,開始一本正經說道:“我這么可愛,你們都沒同情心的嗎?還好搶先出手,保住自己的小命,果然,壞妖怪必須死。”

  不要給自己強行加戲啊。

  你這邏輯道理講不通的。

  “我投降,我沒想害你。”

  另一頭靈妖高舉雙手,表情害怕到極點。

  開什么玩笑,這是孩子嗎,簡直就是怪物。

  嘭!

  一拳秒殺。

  君君自得道:“想要蒙騙天真善良的我,你還不夠資格。”

  不要給自己亂加標簽,天真善良不符合你。

  白沫是無力吐槽了,但靈妖帶來經驗值,更令他感到無語,一共才兩百點,跟普通人精銳士兵一個檔次,名字上帶妖字,真是在侮辱妖怪。

  “兮兮,給你靈石。”

  兩頭靈妖掉落少得可憐的靈石,看成色是下品靈石,分量都不到一兩。

  兮兮拿一半,君君拿一半,就沒了。

  “這就不對了,靈石不應該給我的嗎?”

  白沫越想越不對勁,他凈得點經驗值,最有價值的靈石倆小家伙給平分了。

  君君理直氣壯道:“兮兮提供照明,我負責打架,掌門在干嘛?”

  “……”

  說得好有道理,白沫無言以對。

  沒有過多關心靈石問題,兮兮和君君平時都需要靈石維持,他沒想過操控她們。

  不過,想通過靈脈礦里刷怪升級,已經不現實了。

  給的經驗值太少,根本就是杯水車薪。

  白沫考慮著,要不給玩家當試煉副本,順利渡過前期。

  不止能清理礦坑,收集的靈石,可以通過其他辦法來回收。

  此時,世子府。

  韻律急促的琴聲在府內回蕩。

  兩旁,等待伺候命令的丫鬟們,面紅耳赤,嬌艷欲滴的看向撫琴人。

  正經樂師,自然不會讓丫鬟們看得想入非非。

  問題,這個樂師不正經。

  秦懷仁和心腹陳東東驚得合不攏下巴,目不轉睛看向撫琴的血道人。

  嘶溜!

  吸溜口水的聲音。

  血道人停下演奏,謙虛道:“獻丑了。”

  獻丑?

  你是在炫技。

  世上再找不出第二個用舌頭彈琴的琴師,還是欒國琴譜中最難的沙場點兵。

  八須真人暗道,蚊子精有點本事,難怪鸞鳳樓的姑娘們,對他愛得要死要活的。

  “酒菜撤下,下人都退下。”

  “是。”

  不多時,撤掉酒宴,秦懷仁要講正事。

  “二位高人,可有結果?”

  秦懷仁問的事,自然是暗殺白沫三人。

  暗殺個嘚,他倆筑基修士想殺金丹修士,搞得像財神爺找孫猴子單挑,有來無回的結果。

  再則說來,他倆明面上是反派人士,真實身份已是正道修士。

  白沫還是頂頭上司。

  “此事,需從長計議,世子莫要操之過急,必然有一個交待。”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韭菜德芙包的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