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 第52章 災厄許愿樹,君君許愿
  咚咚咚!!!

  “水姨,快開門,趕緊出來見掌門。”

  君君控制古繭不停撞著一扇禁忌收容室的大門。

  遠處,四人組緊繃神經,一點都不敢動,真的不敢動。

  這孩子瘋了,找禁忌串門。

  “水姨,人很好的,常常跟我做游戲。”

  “做什么游戲?”

  嘭!

  沒等君君回答,大門猛然從內向外開啟,由于發力過猛,古繭整個像皮球彈飛。

  收容室內,涌現出方才追趕眾人的黑水。

  “跑…”

  頓時,四人組亡魂大冒,驚恐的向來時方向甬道逃離。

  白沫沒邁出幾步,頓感一股吸力,回首一看發現黑水已粘附在背后。

  “救命啊!”

  下一秒,黑水吞噬掉四人,仿佛掉進粘稠的膠水里,無論怎么用力都無法擺脫困境。

  “救我…,啊,好癢,那里不可以。”

  許尤正冒出一個頭,先是驚恐的呼救,然后表情一僵,隨之而來是滿面羞紅。

  “大家不要慌,沒有掉血量,沒有生命危險。”

  白沫關注自身的血條,依舊是滿狀態樣子,自然是平復內心的情緒。

  身處在黑水中,感覺非常奇怪。

  稍過片刻,許尤正一臉沉醉適應在黑水中。

  白沫面色通紅,辛苦堅持忍耐異感侵襲。

  秦太安鎮定如常,他有一項技能,降低身體的感知度,說得通俗一點,能屏蔽觸感。

  說來很正常,人家是坦克,在前面扛怪,稍微差破點皮,哭天喊地要送醫院,晚一點傷口愈合了,還怎么成一名合格的坦克。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平生般若波羅蜜多……”

  祝旭年直接念誦經文,一副寶相莊嚴的模樣。

  “我回來了。”

  君君翻滾到黑水之上,說道:“水姨是不是人很好?”

  “好得不能再好了,噠咩!”

  許尤正眼神都迷離了,一臉玩壞的表情。

  “讓你水姨停下。”

  白沫都已經紅得發紫,再不結束要步了許尤正后塵了。

  “水姨,別玩了,掌門要生氣了。”

  古繭翻滾著進入收容室。

  不多時,黑水真撤離了。

  四人組終于松一口氣,白沫大口喘氣著氣,秦太安和祝旭年沒多大感受,很快恢復往常的表情

  祝旭年是專業僧人,一般不茍言笑,但從贊言中聽出是嘲笑意思。

  君君又滾回來,匯報道:“水姨休息了,大家不要吵到她。”

  合著,剛才禁忌在休眠,原來是你撞門給吵醒的。

  算了,沒發生危險,便不過多計較了。

  走進收容室,正中位置擺放著一塊漆黑奇石,外形線條來看,像極一名豐潤的女性,頭部位置有七個孔,好似對應七竅一般。

  “有一本圖冊。”

  秦太安在一旁找到本冊子,小心翼翼的翻開。

  “墮欲之母,正常情況下保持沉睡,外界驚擾下孔洞溢出黑水將打擾的生物包裹,放大受困者的感知,直至沉淪消弭意識,靈魂成為黑水中亡魂。”

  “來歷未知。”

  “無法銷毀。”

  “建議封存。”

  嘶…

  他們差點沒命了。

  看似黑水人畜無害,原來真能奪走人性命。

  若不是及時讓君君勸住墮欲之母,最先沒命必定是許尤正,緊接著肯定是白沫,他都不能保證能堅持多久。

  至于秦太安和祝旭年表面上沒事,但一樣是耗不過禁忌。

  墮欲之母,能從仙古存活至今,他倆能活幾年。

  這時,許尤正雙腿發顫走進來,貌似余感未退,像極身體掏空的樣子。

  “我劈了你個破石頭。”

  祝旭年一步上前,一把握住其嘴巴,使勁往外拽,生怕再將禁忌給吵醒。

  一無所獲,退出收容室。

  禁忌真不符合常理的存在,又沒任何價值。

  也不能隨意搬運走,萬一發生點岔子,他們可承擔不起責任。

  “掌門,要不要見見愿叔,向他許愿可靈了。”

  君君滾來滾去,提議看下一個禁忌。

  “有沒有危險?”白沫慎重問道。

  “愿叔,不吵不鬧,只能向他許愿。”君君解釋道。

  四人組對視一眼,決定看一看再走,實在滿是禁忌,真沒有價值的天材地寶,索性當成仙跡一日游。

  越過多間收容室,君君向他們介紹,收容在內的禁忌很暴躁。

  七零一收容室。

  推門而入,映入眼簾是一株盆栽,樹干長得像老者仙翁形態,垂下的一根根枝柳,宛如頭發絲扎成的小辮子。

  “大家要不要許愿,很靈驗的。”君君吵吵繞繞道。

  確實,該禁忌是一動不動的植物。

  找出對其介紹的冊子,四人幸虧沒聽熊孩子許愿,否則災厄纏身。

  “災厄許愿樹,任何生靈都能向此禁忌許愿,在三日之內,愿望必定實現,但七日之內,付出生命代價。”

  “來歷未知。”

  “無法銷毀。”

  “不可接觸。”

  許愿付出生命代價,果然,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

  許尤正豁然想道:“君君有問題。”

  此言一出,四人眼神齊刷刷投向古繭。

  沒錯,確實十分可疑。

  許愿要命,還讓他們許愿,簡直居心可誅。

  “問題,真要害我們,剛才為什么要救我們?”白沫提出疑惑。

  方才直接讓墮欲之母困死他們不就得了,何必再套路他們前來許愿。

  而且,收容室里有書冊,明確說明禁忌的注意事項,照理來說,要加害他們,必然先處理掉冊子才對。

  “有沒有可能,這個君君屬于禁忌之一。”秦太安提出猜想。

  這就說得通了,或許禁忌無法殺死禁忌,但可以利用對方的規則。

  再則說來,君君具有意識靈智,在禁忌之中算是特殊的存在。

  “我許愿,我想要一具身體,永遠守護在掌門身邊。”

  “住嘴!”

  但已經來不及了,君君許愿完成。

  同時,災厄許愿樹發出縷縷光輝,似乎在回應收到愿望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韭菜德芙包的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