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 第46章 戰偶,刀客、劍仆
  今夜羞辱之仇…

  算了,先讓他們欠著,他日十倍奉還。

  眼下,血道人只能忍氣吞聲,他上司白沫打不過,一定逮住機會在八爪魚身上出口惡氣。

  不出兩日,九幽派就來了。

  白沫便讓夢天心自由安排,等待盜墓賊到了,再守株待兔。

  “拿上此符。”

  取出兩張一次性傳音符,到時候方便聯絡。

  白沫手上資源富裕,小玩意兒就準備很多。

  一次煉制法器所得利潤,足夠他任性揮霍。

  “走了,有事找你們。”

  說罷,白沫踩上飛劍,化作一道流光往安郡縣而去。

  此刻,在場僅剩下八須真人和血道人。

  氣氛變得安靜。

  血道人直勾勾的望向八須真人,暗道報仇的機會來了。

  “蚊子精,咱們回安郡縣,做戲要做足。”八須真人渾然沒發覺情況不對勁。

  “蚊子精?”

  血道人耷拉著眼皮,陰惻惻說道:“剛才笑得挺開心。”

  “你想做什么?”

  八須真人終于意識到情況不對,不由得往后退步。

  “做什么,哼哼…”

  猛然間,血道人長發飛舞,殺氣騰騰的眼神,咬牙切齒道:“沒法殺你,但我能打到你吐沫子。”

  “夭壽啊,司主大人,蚊子精要殺我。”

  八須真人一轉頭就狂奔,八根觸須猶如八個輪子一樣在旋轉,嚇得墨汁都吐出來,形成一陣黑霧來迷惑視線。

  嗡嗡嗡……

  血道人背上一對蚊翼吹散黑霧,嘴中伸出一條利劍般的器官,徹底顯露出屬于半妖的部分特征。

  “受死吧。”

  頓時,血道人一個俯沖,如同一道箭矢,徑直扎向八須真人。

  啊!

  八須真人頓感兩股之間,泛起火辣又撕心裂肺的疼痛。

  悠長的痛吟聲,回蕩在夜空中。

  ……

  一回到花船,白沫第一件事就是煉器。

  分揀出需要上交的法器材料,剩余都是歸他自己。

  “我能拿四百斤的資源,其中有五十斤三階煉材,欒國可真能收集。”

  白沫不得不承認,一國之力能獲取的資源,絕對不是他一個人能媲美。

  當然,煉器不急于一時,一百件法器的工作量,白沫兩三天就能搞定。

  考慮到自身,即使金丹境界,依舊戰力沒多大變化,決定機關師入手。

  咱要造高達。

  當然,那是天方夜譚,在修仙界的學名是戰偶。

  機關師,前三個技能,大致上提供三條方向。

  機關、陷阱、戰偶。

  機關,顧名思義,需要場景來布置安裝,簡而言之限制太多,最多用途在建筑和器械上。

  白沫暫不考慮,主要是搞機關費材料。

  陷阱,屬于便攜式,走哪兒,放哪兒,誰踩中,誰倒霉,用在家宅防賊挺不錯。

  白沫直接掠過,一次性用品,還是比較浪費。

  戰偶,才是重頭戲,全稱戰斗傀儡。

  不過,戰偶類型多種多樣,白沫只能通過自身其他三門副職業來輔助。

  其實,戰偶學問挺多,千機宗收藏的戰偶圖冊中,可不止機械法寶樣式。

  還存在血肉傀儡樣式,但需要趕尸人職業,將尸體煉制成傀儡。

  白沫是名門正派,怎能搞歪門邪道的花活。

  “手上四百斤的資源,整出兩具戰偶應該不是問題。”

  翻出千機宗的底蘊收藏,找找能有什么值得入眼的戰偶圖譜。

  刀客、槍俠、劍仆、弓手……

  一共十八種,對應十八般武藝。

  以上皆是絕品法器級戰偶,可發揮出筑基期戰力。

  歸根結底是資源不夠,四階煉材可煉制靈器,估計現如今很稀少。

  “首先排除遠程,我的飛劍攻擊能彌補,整兩具近戰就行。”

  最終,選擇刀客和劍仆,另外,真元化絲升一級,兩根真元絲同時操縱兩具戰偶。

  直白來講,法寶機械類戰偶算是法器,一樣可以淬靈、賦靈、箓靈,白沫自然要全整上。

  戰偶如同仿生機器人,擁有眾多仿生關節組成。

  好在機關師已二十級,領悟出精巧和部件兩個技能,能讓戰偶表現出不輸于常人的靈活度。

  一縷真元絲在指間,控制著進行煉器。

  頭部,軀干,四肢,傳動部件,身軀外殼等部件。

  由于是法器級,不可能精細到十分夸張的地步,還是要修士來當場操控。

  靈器級戰偶,煉制過程更復雜,配置上靈氣爐,可獨立執行一些簡單指令。

  法寶級戰偶,能淬靈到覺醒器靈,猶如獨立的個體。

  通過真元絲來煉器,技能熟練度一點點累計,按照部件數量,足夠升到二級。

  一夜間,靜靜待在白沫身旁,呆呆看著他忙碌,主打陪伴人設。

  而白沫全身心沉寂在其中。

  【真元化絲lv2(0/500)】

  一根手指,滲透出一條真元絲,好似多出一雙手般。

  接下來是組合過程,關節部位著重加固,別到時候砍一刀,戰偶胳膊彈飛了,白技師丟不起臉。

  咔咔一頓組裝,好似在玩真人一比一模型。

  不過,戰偶的外觀,丑到原地爆炸,頭部就一個橢圓,雙手像叮當貓一樣沒手指。

  一具持刀,一具持劍,套上外衣,帶上斗笠,頗有點江湖俠客的味道了。

  “大功告成。”

  基礎屬性已是等同于正常筑基修士,還沒經過強化和附加屬性,要不然能吊打筑基初期。

  【淬靈+1】

  【技能經驗值+10】

  ……

  【淬靈+5】

  【技能經驗值+10】

  停手,五次強化足夠了,只不過是過度戰偶,沒必要過多浪費資源。

  符詔萃取。

  ……

  符詔:一階紫雷

  品質:綠

  效果:攻擊時,附加雷屬性,傷害*0.3基礎值

  提示:五枚符詔合成一枚符膽。

  ……

  陣紋萃取

  ……

  陣紋:一階雷步

  品質:綠

  效果:雷屬性技能,觸發陣紋提升速度。

  提示:五枚陣紋合成一枚陣痕。

  ……

  “難道是神通起到效果了,符詔和陣紋正好能搭配。”

  上次,白沫差點哭出來,一直懷疑分配到千機宗掌門身份,已經把自己運氣給用光了。

  戰偶是攜帶有技能,紫雷能轉化成雷系傷害,技能只要不斷,便一直能保持雷步效果。

  白沫決定給劍仆鑲嵌上,走敏捷刺客流,估計戰力直逼筑基圓滿。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韭菜德芙包的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