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 第45章 臥龍組,人數+1
  入夜,靜謐無聲。

  血道人通過同門令牌,一直追蹤到縣城外。

  城郊外,基本無人走夜路。

  血道人一眼望去,在官道旁的涼亭里,正坐著一人,手上提著燈籠等候。

  “你找我有事?”

  此時,血道人語氣不善,他正在享受進食,突然讓人給打斷,心中或多或少有點脾氣。

  原本血道人不在泰州,實際上并不認識八須真人,但能感應出對方身上的妖氣,以及同門令牌的指引,自然沒有對其身份產生懷疑。

  主要妖仙門的令牌,必須通過長老或者門主授予,外人即使撿到無主令牌一樣不能煉化。

  “八須真人,見過血道人,吾奉命前來輔佐道友。”

  八須真人早已撤掉大褲衩,實在四條觸須擠在一條褲管里膈得慌。

  “你就是八須,前段時間怎么回事?”

  血道人多少對八須真人有一點意見,要不是對方,他怎么可能調到泰州來,還需要聽命一個凡人。

  “此事說來話長。”

  “那就不要說了。”

  血道人完全將八須真人當成屬下,一點兒聽不進半句廢話,心想著再回鸞鳳樓飽餐一頓。

  “沒事改天聊。”

  說罷,血道人欲要轉身離去。

  面都見過了,亦沒有重要事情,待著難不成敘敘舊,談談感情。

  別鬧了,妖修之間都很淡薄,除非物種上相同。

  他一只蚊子,跟一頭八爪魚能有什么可談。

  “你可能走不了。”

  說著,八須真人緩緩走向血道人,燭光映照出其臉龐,正浮現出詭譎的表情。

  心頭猛然一驚。

  血道人不由自主退一步,大聲喝道:“裝神弄鬼,找死不成。”

  在筑基境界已久,他自認為足以碾壓筑基初期,倘若八須真人敢做出僭越之事,必定雷霆之勢擊殺。

  “死不死,可由不得你。”

  這時,一道聲音響起,黑暗中一道玲瓏身影走出。

  夢天心封住其退路,自然是一早設下埋伏,等待血道人送上門來。

  “鬼修?”

  “不錯。”

  夢天心介紹道:“天哭宗,游神之一夢天心。”

  頓時,血道人明白對方是天魔六部的修士,他又看向八須真人,著實搞不明白,二者怎么攪合在一起。

  一個海鮮,一個鬼魂,不要說物種上聯系,生命形態上都扯不到關系。

  “八須,你膽敢叛出妖仙門,投靠天魔六部,難道不怕三刑六罰之苦?”血道人正色道。

  妖仙門對待叛徒從不心慈手軟,從未有修士能挺過三刑六罰。

  當然,能堅持過一整套刑罰,便放其一條生路。

  如果,想要退出妖仙門,必須償還宗門對其的培養,一一還清,然后想投靠誰就投靠誰。

  “你省省吧,天魔六部也配我投靠。”八須真人不屑道。

  此話落入夢天心耳中,頓感十分不爽了。

  天魔六部怎么不配了,成立至今可追溯仙古,妖仙門的歷史底蘊才多久。

  現在不是內訌的時候,夢天心只能左耳進右耳出。

  “吾乃,六扇門,左道司,臥龍組組長。”

  八須真人說話間,中氣十足,仿佛覺得身為左道司臥龍組長很光榮,如同擁有無上榮耀。

  其實,心里表示很無奈,誰讓白沫在暗中盯著,總歸不能說出心聲。

  老子是被逼的,是被逼的,被逼的,逼的……

  “額…”

  血道人都無語了。

  這還不如天魔六部,至少人家勢力橫跨諸多國家,修士范圍遍及太洪天。

  加入俗世王朝的一個部門,你有什么可值得榮耀的。

  “你們是什么意思?”

  血道人臉色越來越陰沉,有預感今夜估計不能善了此事。

  對方都講出自己的秘密,還能讓他給安然無恙離開?

  八成,要么變成自己人,要么變成死人。

  “自然是誠邀你加入左道司。”八須真人直言道。

  “你做夢。”

  正當血道人三個字脫口而出,一股氣勢壓在他身上。

  金丹!

  怎么可能有金丹?

  一時間,血道人驚愕的神情呆滯,屬是腦子轉不過來彎。

  一個小小的安郡縣,竟然隱藏著金丹修士。

  而且,專門針對他而來。

  往深遠一點猜測,欒國有著金丹大能庇佑,如此一來,妖仙門可能要在欒國吃癟。

  “閣下架子很大嘛,我司兩員大將出面邀請都請不動,還需要本司主親自出面。”

  白沫閑庭閑步而來,氣勢逐漸增壓,令血道人額頭滲出冷汗。

  筑基對上金丹,絕對必死無疑。

  單單氣勢上壓制,便讓他發揮不出全部實力,正面交鋒能堅持上幾招。

  橫豎都是一死,根本沒有生還可能。

  噗通!

  “屬下血道人,拜見司主大人。”

  血道人一臉正義道:“妖仙門暗中為禍人間,我一直不敢茍同,終于能給我一次機會,執行正義的權柄,請大人務必收下我,要不然長跪不起,讓天地星辰見證我的決心。”

  八須真人:‘真不要臉。’

  夢天心:‘妖怪真沒節操。’

  “迷途知返,可塑之才,我可沒強迫你。”白沫滿意的點點頭。

  “什么強迫,哪里強迫,大人再這樣說,是對我的侮辱,我的一生是要奉獻給大義,誓要維護蒼生而活。”

  血道人不拍電影可惜了,影帝級演技,說入戲就入戲。

  “放開心神,我種下符箓禁制。”

  “這…”

  看著白沫表情逐漸冷下來,血道人立刻改口,說道:“大人來吧,但凡皺一下眉頭,我當場自裁。”

  虛空畫符。

  白沫抬手就繪制起符箓。

  在來之前,便研究過控制神魂的符箓,不止能控制金丹境界以下修士,更能壓制其修為增長。

  等待屬下筑基圓滿,屆時,白沫再更替掉原先的符箓,換上高階控制符箓。

  說實在,六扇門的符箓,還沒千機宗的符箓好用,白沫索性給八須真人和夢天心換過禁制。

  種下符箓,血道人歸入臥龍組。

  八須真人好奇詢問:“你真是太淵血蝠?”

  “不是。”

  血道人想糊弄過去,但八須真人追問道:“哪是什么血脈?”

  “蚊子。”

  哈哈哈……

  八須真人和夢天心當場就笑出聲來。

  白沫很給面子努力憋著,結果沒忍住,一起大笑起來。

  奇恥大辱,血道人蒼白的臉都漲紅,雙手不由得握緊。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韭菜德芙包的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