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 第41章 任務觸發,郎情妾意,3
  白沫的臥室內,群女環聚,正一臉崇拜的看向他。

  近日來,不打副本了,閑來無事就同花船上工作人員熟絡感情。

  曲四娘雙手合并攤開,正等待著白沫看掌紋算命。

  人家小白掌門是道士,能掐會算很合情合理。

  “四娘,你的感情很坎坷。”

  白沫話說一半,故弄玄虛的樣子,急得姑娘們像遇上不舉的客人,只能干著急,又無計可施。

  “小白道長,快說說,急死奴家了。”曲四娘不依道。

  “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先拉滿一波逼格,讓姑娘們感覺他有點東西。

  白沫一臉正色,開始胡編亂造:“雙手并齊的上一條掌紋對不上,說明你倆無緣。”

  曲四娘神情一頓,好似覺得很有道理。

  這不是廢話,混跡風月場所的女子,誰還沒跟幾個男人郎情妻意過,最終,能有幾個愿意出錢給贖身的,亦或者不計較過往經歷的大冤種。

  “你右手的很長,又分叉了,說明都是有緣無分的過客,雖然長,但衍生到左手又很短,無法善始善終,左手上掌紋末端又分叉一條細紋,可能有人還記掛著你。”白沫真是張口就來,完全圍繞一個點在轉悠。

  但不妨礙曲四娘相信。

  古人,很相信天命一說,所以,算命先生很有市場。

  “難道死鬼還惦記我?”

  曲四娘神情憂傷,好似勾起往事回憶。

  “但說無妨,我幫你分析分析。”

  一聽到有八卦,白沫肯定要深挖,他不追問到底,對不起身旁豎著耳朵的姑娘們,全指望點瑣碎隱私來消磨時間了。

  唉…

  曲四娘長嘆一口氣,眼神中不難看出眷戀之意,緩緩說道:“遙想當年,在一次機緣巧合下我倆相識,當時,我四娘風華正茂之時,而他正窮困潦倒之際,一來二去,在平郡縣傳成才子配佳人的美事…”

  才子配佳人?

  吶,自作多情了。

  讀書人最不要臉,被動技能就是拔吊無情。

  四娘,聽句勸,認真你就輸了。

  “李郎飽讀四書五經,一心報效國家,曾許諾奴家,他日金榜題名,便回來接我。”

  突然,曲四娘畫風一變,滿是怨氣道:“信了個邪,老娘把家底都給他了,整整十年了,別人媳婦熬成婆,我特么姑娘熬成媽媽桑。”

  “一點朱唇萬人嘗,怎配我這狀元郎。”白沫不由得接話道。

  “哼,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身旁,年輕的姑娘氣憤不已,著實將自己帶入進去了。

  白沫眼神斜睨,罵歸罵,別他一起帶上。

  “對不起,小白道長不是壞男人。”

  這姑娘立刻改口,她真沒法從白沫身上挑毛病,從始至終言行舉止保持中規中矩,沒做出任何僭越的舉動。

  【觸發任務(尋找李郎):調查李郎下落真相,了卻曲四娘心思,獎勵:未知。】

  這都能行!?

  系統能不能矜持一點,觸發程度隨便到超過花船上的姑娘。

  不過,獎勵未知,令白沫提不起興趣。

  “再來說一說事業線。”

  105、65、91

  哦喲,這事業線好深。

  白沫下意識通過木匠的精度計算技能,獲得曲四娘的維度數值。

  頭一遭看到三位數的,四娘大過三娘。

  “四娘,你的下掌紋線一直延伸到掌跟不斷,預示著事業上順風順水。”

  可惜,曲四娘已經沒心情聽他瞎扯,完全沉寂在過往眷戀悲傷中。

  這時,她手伸向衣領,取出一把陳舊的折扇,攤開看著上面的字跡。

  白沫不禁暗道,有容乃大,真能裝。

  不對!

  一縷似有似無的紅絲線,從折扇延伸而出,一頭銜接曲四娘心口,一頭向花船外延伸。

  “四娘,這扇子怎么回事?”白沫正色問道。

  曲四娘輕撫折扇,回應道:“這是李郎唯一留給我的東西。”

  莫非…

  白沫第一時間想到任務道具,說不定藉此能完成任務。

  “可否借我一看。”

  曲四娘小心翼翼遞來,白沫接過時,能感受到上面余溫。

  反復觀察一遍,真就是一把普通折扇,唯一奇特是紅絲線。

  姻緣線!

  難道曲四娘和李郎真心相愛?

  “四娘,還想不想見如意郎君?”

  吃人家的,住人家的,還給他銀子,白沫決定幫曲四娘了卻心事。

  “這…不好吧,十年了,我不想再打擾他,各自安好就行了。”

  曲四娘的情緒很復雜,先是充滿期望,隨后變成害怕。

  滿懷希望,擔心換來失望,內心再一次受到傷害。

  蝦米!

  你不愿意沒用。

  本掌門是NPC,做個任務還需要你個土著同不同意。

  “好的,包在我身上,我幫你把他綁來。”

  白沫手持折扇,提著太陰燈,一推窗戶縱身御空而行。

  “回來啊,小白道長不要啊,快回來,我不要見李郎,回來啊…”

  曲四娘趴在窗口哭喊著,眼眶里的淚水止不住落下。

  “不得了,小白道長會飛。”

  “小白道長是神仙,我居然跟神仙聊天。”

  “以后要喊小白仙師了。”

  ……

  姑娘們關注不在一個點上,全都震驚于能飛。

  畢竟,人對天空的渴望,從未停止過翱翔的念頭。

  白沫敢明目張膽御空飛行,主要金丹修士又不是見不得人的事,欒國都不禁止飛行,他憑啥要在地上跑。

  沿著紅絲線若有若無的痕跡,白沫直奔向紅線盡頭,仿佛開啟自動尋路一樣。

  “白掌門,在不在?”

  姜凌依和水月瀾登上花船,來到白沫房門前,禮貌性敲門詢問。

  她們帶來官璽,文書,官服等東西,說明太子成功說服朝堂群臣。

  當然,其中勢必做出一些退讓,比如白沫需要每月固定煉制多少法器之類小事,這不正合他意。

  一門開,是一名姑娘,解釋道:“小白仙師出門沒多久。”

  “去哪兒了?”姜凌依追問道。

  “我哪兒知道,人家是飛走的。”

  說罷,姑娘走出門回閨房。

  房間里有姑娘,姜凌依和水月瀾不由得對白沫人品打折扣。

  接下來一幕,她們三觀都要震碎了。

  一名又一名姑娘走出來,至少十多位數量,簡直是荒淫無度的無恥之徒。

  最后一個是滿面淚水的曲四娘。

  “老板娘,你怎么了?”

  能和仙人往來過密,必定不是招惹得起的凡俗,曲四娘道出原委。

  “原來如此,我們錯怪白沫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韭菜德芙包的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