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 第37章 左道司主,佛門司主
  六扇門,下轄六司。

  道、佛、鬼、左、妖、魔,基本涵蓋修仙界各類修士。

  其中,姜凌依是道門司主,水月瀾是鬼門司主。

  剩下,妖魔二門已有主,擔任司主一職皆是本土宗門勢力的掌門宗主之流人物。

  而佛、左二門正處于空缺狀態。

  首先要搞清楚欒國境內,佛門修士勢微,目前暫無筑基境界佛修,尋常道修又不愿意趟佛門渾水,所以,導致一直處于閑置。

  但左道司主一直有人在競選,目前未塵埃落定。

  “欒國上下,難道找不出多余筑基修士,為何左道司空缺?”

  白沫覺得事情有蹊蹺,說不定是燙手山芋,萬一坐上左道司主的位置,心里想著白領工資,結果成為眾矢之的就麻煩了。

  “事情很復雜。”

  姜凌依欲言又止的樣子,著實令白沫不禁想給她兩拳。

  話說一半,吊人胃口,真討厭。

  “簡單說。”

  白沫就要打破沙鍋問到底,不問清楚心里難受。

  “我來講。”

  水月瀾講述道:“直白來講,朝堂上君王和太子間博弈,君王主張儒道治國,妖魔二司是陛下任命,太子由于生母是世襲勛貴,背后依靠著權貴階級,而我倆出生勛貴家族,算是太子陣營,現在二對二保持平衡,佛門司由于鄰國尊佛家,擔心任命道修上來,引發兩國紛爭,因而關鍵在于左道司的塵埃落定。”

  噠咩,這事不興干。

  白沫意識到自己要當上左道司主,不就成兩頭被捶的地鼠。

  “吶吶吶,我還年輕,還沒給白家留后,還沒重振千機宗,我不想死得太早。”

  當然,白沫的理由,任何角度來看都很牽強。

  “這事好辦。”

  姜凌依給出方案:“白掌門同伴中,萬安寺主持請來擔任佛門司主,而你入駐左道司主職煉器,保持中立的同時,順便履行義務。”

  白沫臉上寫滿失望和淡然,聽到上一句時,還以為姜凌依要給他傳宗接代,原來打著買一送一的算盤。

  果然,職場的女人都唯利是圖。

  “這要等祝旭年來再表態,他要是同意擔任佛門司主,我就同意擔任左道司主。”

  白沫能肯定祝旭年是不會答應,等于變相拒絕。

  ……

  入夜,花船掛上燈籠,預示著開門營業。

  鄉紳商賈,官宦吏役之流登船消遣。

  血道人隨波逐流登上花船,即使生活再不如意,依舊要吃飽飯,迎接生活中諸多挑戰。

  輕門熟路,專找來月事的姑娘。

  只要錢砸到位,沒有他喝不到的血。

  尤其,今天吸得格外用力,一滴都不剩。

  血道人意猶未盡,感覺僅有七分飽,轉念一想,要不要走一趟鸞鳳樓碰碰運氣。

  沒走出幾步,血道人僵在原地。

  正面走來兩人,令他汗毛炸裂。

  禿驢!庸醫!

  真算是冤家路窄,大晚上結伴逛窯子撞上。

  其實,血道人是在畏懼祝旭年,白天感受過對方的佛法本事,正好對其克制,真要動起手來,真心沒把握全身而退。

  “原來是你啊。”

  許尤正率先發現血道人,熱情上前打招呼,問道:“我開的藥是不是嘎嘎猛。”

  “嗯,猛。”

  補腎的藥早讓他給扔了,鬼曉得有沒有效果。

  “注意節制,年紀輕輕要多多養生,別老來望穴空流淚。”許尤正善意提醒道。

  “善哉善哉。”

  祝旭年說道:“施主,紅塵亂凡心,多出門走走,冥想感受天地自然,即可讓心靈升華。”

  啊!

  血道人驚恐握住耳朵,見鬼般瘋狂奔向離得最近窗口,毫不猶豫一躍而下。

  噗通的落水聲,驚動花船上的人。

  曲四娘趕忙招呼手下入水救人,再整出人命,花船不要開門營業。

  正當準備下水,血道人浮出水平,撲騰撲騰泛起水花,徑直往岸上游,速度一點都不慢于在陸地上奔跑。

  一上岸,血道人回頭一望,看到窗口禿驢和庸醫直勾勾望向他。

  好似逃出鬧鬼的古宅,一回首,厲鬼在窗口不甘的看著自己一樣的感覺。

  驚恐萬分鉆入人群,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許尤正摸著下巴,以醫生專業角度分析道:“反應那么大,看來還是敏感體質。”

  “善哉善哉。”

  人沒事,他倆不再關心,徑直走向白沫所在房間。

  在聊天頻道中,白沫已經詳細說明房間位置。

  許尤正一推門,一眼掃過立刻關上門。

  “小白不干凈了,他房里有三個女人。”

  “善…”

  祝旭年話鋒一轉,瞪大眼睛忍不住好奇:“我瞅瞅,白沫還是悶騷胚,看不出挺生猛的。”

  許尤正出手阻止,勸道:“別打攪人家好事。”

  “進來。”

  這時,白沫沉著臉看向許尤正,全聽到門外的交談,再不出面制止,改天花船上傳他一人戰三男都有可能。

  玩笑適可而止,許尤正閉上嘴不再多言。

  進入房間,一看是兩位熟人,他覺得更尷尬了,覺得玩笑有點開過頭了。

  “鬼門司主水月瀾,見過兩位道友。”

  來之前,姜凌依提及過,在安郡縣有四名筑基修士,而且互相間相識,是值得拉攏的對象。

  確實,水月瀾覺得精通三藝的白沫,不可能降低身份同煉氣修士打交道。

  “萬安寺祝旭年,見過道友。”

  “散修許尤正,見過道友。”

  簡單一番介紹,直接進入主題。

  “祝道友,可愿加入六扇門擔任佛門司主。”水月瀾直言詢問。

  很多事情不需要拐彎抹角,以免令人心生猜忌。

  “可以。”

  祝旭年吐出二字。

  白沫在一旁幫腔道:“二位不要強求,我等過慣了閑云野鶴的生活。”

  他渾不知將可以聽成了不去,全因心里篤定祝旭年會拒絕,都不需要經過腦子就接上話了。

  “我是說,可以。”

  祝旭年重復一遍,糾正白沫理解錯誤。

  “二位請靜候佳音,我倆回六扇門上報給太子,必定能順理成章批下來。”

  事已至此,水月瀾何嘗看不出來,白沫是不想加入六扇門,豈料踩坑了,沒猜到祝旭年的真實想法,立刻起身告退,擔心多待一分鐘對方耍無賴。

  直到三女起身離去,白沫一直保持目瞪狗呆的表情,久久不能回過神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韭菜德芙包的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