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 第31章 血道人,逛花船,吃飽了
  爆!

  兮兮往小怪堆里一扎,瞬息清空魔靈。

  一時間,陰差數量多達二十三名,上一次圍攻魔靈王的時候,戰死兩名陰差。

  無所謂,只不過是一群沒有靈智的召喚生物而已。

  “兮兮,控制陰差圍攻魔靈王。”

  隨著白沫一聲指揮,兮兮攜帶著陰差們群攻一頭魔靈王。

  在場,一頭魔靈君主,兩頭魔靈王,十頭魔靈頭目,主要是魔靈王相對而言比較麻煩。

  魔靈君主善于精神攻擊,但發現他們躲在太陰之光覆蓋范圍,自己便等同于一個擺設。

  眼下,只需關注魔靈王即可,而魔靈頭目不過是用來觸發召喚五病臨門。

  “臣子們,殺死這一群愚者。”

  魔靈君主一旁干著急,試過多次群體精神攻擊無效,只能充當啦啦隊屬下吶喊助威。

  魔靈頭目,魔靈王在太陰之光范圍,不斷遭受幽冥效果傷害。

  不多時,又召喚出一組陰差,無疑是提高橫推副本效率。

  “陛下救我。”

  魔靈王不甘戰死,雙目滿含恨意,是在責備魔靈君主為何不出手。

  魔靈君主頗為無奈,他要能起到攻擊效果,不至于在一旁動動嘴皮子。

  而且,進階成魔靈君主,其實物理層面攻擊削弱得差不多同于基礎魔靈水平,屬性全轉移到精神上,平常都是依仗精神力來壓制屬下。

  在第一頭魔靈王戰死,魔靈頭目們不堪幽冥效果侵蝕一同共赴黃泉。

  轉而圍攻剩下另一頭魔靈王,變得簡單得多。

  秦太安和祝旭年是近戰,根本擠不進攻擊距離,全是陰差圍住,一根根雞毛撣子噼里啪啦抽打。

  白沫和許尤正操縱飛劍普攻,往往魔靈王逮住一名陰差時,便遭遇他們集火猛攻。

  人面蛾不斷扇動雙翅,白皙的鱗粉粘附一層,三頭金蟾舌頭持續附毒。

  “陛下,我恨啊。”

  另一頭魔靈王臨終前說出遺言,最終爆出一地書籍碎片。

  這時,一雙雙目光投來,魔靈君主感覺寒意撲面而來。

  “你們不要過來啊!!!”

  ……

  嗡嗡嗡……

  夜空中,一道身影翱翔劃過,徑直往安郡縣的方向趕赴。

  “該死的八須真人,怎么就把天字一號給整沒了。”

  御空而行的修士,嘴里不停自言自語嘀咕道:“妖仙門的長老們,腦子里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讓我血道人來調查,不就是一個初入筑基的修士,一批可有可無的資源。”

  血道人心里是一百個不樂意,在他看來泰州就是貧瘠之地,完全沒有自己老家乾州來得富饒。

  在泰州設立據點,根本是在浪費人手。

  說起來,妖仙門中筑基妖修越來越多,他要敢表現出吃空餉的意圖,肯定是落不得好下場。

  畢竟,修仙界很內卷,競爭壓力多大。

  靈氣復蘇,各方無一例外都想著搶占先機,甚至俗世王朝都下場了。

  血道人此行,需要見一人,再調查八須真人的行蹤,若是查不到就駐扎蟄伏在泰州。

  臨近安郡縣時,少數兩條燈火通明的街道,吸引起他的注意。

  一條是鸞鳳樓門前的路,另一條是通往安江港口的路,主要是港口停著花船。

  “見人隨時都可以,先填飽肚子再說。”

  血道人稱號上,帶一個血字,必然修煉關于鮮血的功法。

  他又是低調行事,自然不能隨便逮一個人就咕咚咕咚吸血,很容易暴露行蹤,招來六扇門的追殺。

  近日來,六扇門在欒國動作頻繁,旁門左道,妖修鬼修波及不少。

  正面上聯合不少正道宗門,他們目前不想觸其鋒芒。

  將目光鎖定在花船上,血道人降落在無人小巷,走出來時,換上商賈的裝扮,閑庭信步走向花船。

  “爺,里面請。”

  曲四娘熱情招待,滿面笑容道:“爺是新面孔,今兒是想玩文的,還是來玩武的。”

  “當然是玩武的,玩文的還不如在家待著。”

  血道人自然聽得懂行話,文的是喝酒聽曲,那就跟此行目的違背。

  “爺,隨我來,給你介紹介紹姑娘們。”

  曲四娘扭著腰肢,風情萬種不輸曲三娘。

  “小翠,小柳,白娟,雯雯,來爺了。”

  “媽媽,我們來了。”

  四名正值青春靚麗的姑娘出來迎客。

  結果,血道人懶得多看一眼:“沒興趣,貨色不行。”

  “爺放心,姑娘慢慢挑。”

  曲四娘最煩就是難伺候的客人,生怕遇上要求多,又不肯花銀子的主。

  換過三四批人,皆不入血道人眼界,不耐煩道:“我自己逛逛。”

  隨你個便,愛挑誰挑誰,曲四娘轉身照顧其他客人。

  血道人走到樓道中,經過一間間閨房。

  突然,他停住腳步,看向門前掛著未點亮的燈籠,預示著閨房中的姑娘來月事不接待客人。

  一推開房門,血道人踏步而進。

  “抱歉官人,月兒身體不適,今兒不做營生。”

  床榻上女子坐起身,臉上多少帶著不悅。

  啪嗒。

  一錠銀子擺在桌上,頓時,月兒眉開眼笑。

  旋即,血道人關上房門。

  “官人,不要急嘛。”

  “官人,不可以。”

  “啊…”

  一盞茶功夫動靜消停,房門再度推開,血道人意猶未盡走出來。

  “喂,你下次還來找我嗎?”

  月兒滿面紅潮,卻衣衫完整,眼神中春意不斷,依偎在門口,期待等著回應。

  “我不叫喂,我叫楚玉迅。”

  血道人瀟灑走向下一名來月事的姑娘門前推門而入,如法炮制開始用餐。

  在妖仙門中,血道人在筑基境界排得上名號,同門僅僅知道其修煉血道功法,而不清楚真身血脈的情況。

  大多數猜測他是仙古太淵血蝠的一絲血脈,可謂是神獸級別,即便僅有一絲,將來前途不可限量。

  當然,血道人沒有反駁,亦沒有承認,主要說出來祖上來歷,怕同行妖修笑話。

  他真實血脈溯源是一頭母仙蚊,說直白一點就是蚊子精。

  該族誕生,亦是十分戲劇性,始祖欲要吸食一名仙人血液。

  結果,吸血不成,反遭挨炮,然后不可救藥愛上這一名仙人。

  但仙人卻是不愛她,而和各種妖修仙子亂來。

  血道人在族譜古籍中看到過此仙人名,悲風。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韭菜德芙包的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