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 第25章 再見克總,爺投官了
  一逃,四追。

  一盞燈籠,兩口飛劍。

  這熟悉的場景,不由得令他們想起當初追逐蜘蛛精的畫面。

  不過,現在換成高空追逐。

  “誰出手,把她打下來。”

  許尤正御劍載著祝旭年,頗有點摩的老司機的感覺。

  “我是近戰,沒學遠程技能。”祝旭年無奈道。

  確實,佛門目前能領悟的技能,全是加持狀態,亦或者武技之流,最多五米范圍攻擊距離。

  主要是副職業沒滿,終極職業都沒學,攻擊技能其實少得可憐。

  “我沒辦法。”秦太安坦然道。

  以武入道,近身廝殺方可展現威能。

  當然,他可以掌握弓手職業來彌補遠程空缺,但問題很明顯,使得整體職業規劃不合理。

  再則說來,將來等級境界上來,自然能擁有遠程道法。

  許尤正說道:“我的飛劍在載人,蠱豸又不會飛,攻擊距離短,夠不著她。”

  煉制的法器中,僅有飛劍具有遠程打擊效果,臂鎧和長槍都是按照近戰打造。

  “我來吧。”

  四人中,唯一具有遠程攻擊,僅有白沫一人了。

  真元指是煉氣境界過度技能,他更愿意用飛劍來射殺。

  劍指一點,赤鴻劍化成一道流光。

  嘭!

  -1

  飛劍精準命中前方逃竄的燈籠,僅僅掉一滴血。

  他們能看到燈籠外有一層灰蒙蒙護罩,將飛劍攻擊給格擋住了。

  嘭,嘭,嘭…

  -1,-1,-1…

  “挺皮實耐操,小白加把勁,扎破那一層膜。”許尤正吶喊助威道。

  “……”

  白沫已經習慣了,現在都搞不清是自己太污,或者許尤正就是老司機。

  奪命疾行中,夢天心欲哭無淚。

  如果上天給她一次重來的機會,保證終身絕不踏足安郡縣半步。

  一次炸出四位筑基修士,簡直出門撞上機緣的幾率還低。

  “求求你們不要追了,我保證不來安郡縣了。”

  夢天心出言懇求,真元維持玄陰護身術,格擋一次又一次攻擊,估算著逃不回老巢就要殞命途中。

  “我不信。”

  許尤正的回應頗有點傲嬌,三人嚴重懷疑他想解鎖隱藏職業亡靈騎士。

  不多時,追逐到齊郡縣。

  夢天心焦急想著對策,她不敢逃回天哭宗據點,生怕讓對方一鍋端了。

  “有了。”

  靈機一動,夢天心想起來妖仙門的八須真人近來躲藏在此,何不禍水東引,讓其給自己擋槍。

  遵循死道友,不死貧道的準則。

  夢天心毅然往八須真人藏身之地逃命。

  甚至,利用秘術將真元投入法器中來提升速度。

  此刻,泥濘潮濕的洞穴中,八須真人正躲藏在其中休養傷勢。

  上一次斷須求生的經歷,依舊記憶猶新。

  此仇此恨,絕不輕易平掀過,等待傷勢恢復,必定邀請來妖仙門眾修士卷土重來。

  最可恨是走得匆忙,來不及取走宗門資源。

  若不能尋回來,必定招來責罰,導致俸祿上扣罰縮減。

  妖仙門還不能大氣到,降罪于筑基修士,畢竟,靈氣復蘇在即,目前筑基修士可是主力,惹得叛走而出,很容易另投他宗。

  “八須道友可在,天哭宗游神夢天心前來拜訪。”

  洞穴外,傳來一道女子聲音,將八須真人給打坐中驚醒。

  “天哭宗?”

  八須真人疑惑道:“妖仙門和天魔六部素無往來,她登門拜訪有什么意圖?”

  天魔六部皆是鬼修,形式風格要殘忍過妖仙門。

  天哭宗無緣無故派出門中弟子害人,便能看得出偏向于邪魔之流。

  妖仙門,屬于半妖陣營,但做事有規章制度,經營各項產業,而非無端造成殺孽。

  “非常時期,或許能聯合此人,報斷須之仇,如此一來,便可對宗門上層隱瞞過錯。”

  再三考慮下,二者沒有利益上沖突,八須真人盤算著利用天哭宗。

  剩余七條觸須支撐起他上半身走出洞穴,臉上調整和善的面容。

  “道友有…,嘶!”

  遍體生寒,一股懼意透徹心扉。

  有個屁的夢天心,沼澤上方四對眼睛,直勾勾看著他,回憶起斷須求生的恐懼。

  這一刻,在八須真人心中,對夢天心生前祖宗十八代逐一問候個遍。

  方才,可是感應到屬于鬼修的陰寒氣息,現在卻是仇人相見分外尷尬。

  白沫等人很是意外,本來是追逐夢天心來著。

  結果,對方一個提速狂飆跟丟行蹤,又發現另一道熟悉的氣息。

  “克總,多日不見,分外想念。”

  許尤正賤兮兮的笑容,令八須真人懼意更濃。

  誰想見你,最好永遠不見,我不要報仇了,以后有多遠我躲多遠成么。

  仇敵逼近,八須真人欲哭無淚。

  上一回,人家手上還是凡兵,現在換成法器了,自己又元氣未愈,如何招架得住。

  “諸位道友且慢。”

  突然轉機發生,一名筑基女修趕來。

  “在下六扇門道門司主姜凌依,見過諸位道友。”

  姜凌依聽聞林縹緲匯報,立刻追趕而來,欲要招納四人加入六扇門。

  欒國新成立的衙門,正是缺人之際,得到上層示意,無論出身皆可接納修士。

  此事,自然是逃不過妖仙門耳目,在面臨危難時刻,八須真人決然投靠朝廷。

  “我愿意加入六扇門,請大人垂青。”

  “可以。”

  姜凌依不想錯過一名筑基境界屬下,而且,擁有相應控制來歷不正修士的方法,不擔心其事后反悔。

  “諸位,可網開一面,這一份恩情,我姜凌依記下了。”

  姜凌依要顧及四人組,冒然庇護下一人,必定是接下仇怨,想著仰仗身份能讓對方退讓三分。

  “你輕飄飄一句話,就想讓我們收手,未必有點官威壓人了。”

  秦太安是皇親國戚,可不在乎對方官威,但輕而易舉就放過八須真人,四人組感覺太虧了。

  “諸位,我知道天哭宗據點所在,愿意指引帶路。”

  八須真人再腦子轉不過彎,已然明白是讓夢天心給算計了。

  你不仁,休怪我不義。

  “沒問題。”

  四人欣然同意,對于殺不殺八須真人無所謂,主要是惦記天哭宗的資源。

  姜凌依同行前,在八須真人神魂上種下符箓。

  一念間,即可讓其神魂俱滅。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韭菜德芙包的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