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 第19章 克總,不,是八爪魚
  山峰延綿,天字一號老巢隱藏在人跡罕至的群山之中。

  設立在各郡縣只是接受委托的聯絡點,隨時都可以斷尾求生。

  驕陽升起,眾人趕至山林。

  “大人,這就是第一峰。”

  瞎子乞丐指著眼前最高一座山峰。

  沿途,兩名金牌殺手不是很老實,暗中布下標記,必然是給天字一號傳遞信息。

  當然,全都落在白沫等人眼里,殺手們聚集起來,省得他們一一尋找了。

  堂堂四大筑基修士,還能給一群凡俗妖修給打敗了,那真就是沒臉見人了。

  “上山需要特殊方式,第一峰植被茂密,根本無法攀爬。”胡夫人給出解釋。

  確實,山峰覆蓋密集樹木,以及雜草藤蔓遍及,人是無法穿過,況且,土質松軟容易踩空。

  沿著一條隱蔽小道,登上附近的山峰,瞎子乞丐尋出一根鐵索,以機關轉盤收緊鐵鏈,一條繃直的鐵索橫穿銜接兩座山峰。

  “挺講究,搞得蠻有儀式感。”

  許尤正第一個踏上鐵索,緊隨其后是秦太安。

  然后,瞎子乞丐和胡夫人押上鐵索。

  后方,白沫和祝旭年壓陣。

  “小心。”

  “啊!”

  突然,許尤正蹲下,秦太安下意識照做。

  一支毒鏢徑直命中瞎子乞丐的胸膛,從他面色痛苦不難看出,劇毒已在全身蔓延。

  頓時,瞎子乞丐墜落下鐵索,身影消失在叢林中。

  “我來開道。”

  秦太安輕輕一躍,落在許尤正之前,一根長槍如一道屏障,阻斷來犯偷襲,順利護送眾人登上第一峰。

  當眾人登上一刻,鐵索斷裂墜入山峰之下。

  很顯然,天字一號早有預謀,故意切斷后路,要將他們一網打盡。

  “幸會幸會。”

  這時,走出一名面帶青銅面具的男子:“在下天字一號坊主,平生頭一次遇到有人敢攻打我們。”

  說話間,一道道身影撤下偽裝,殺手們布下天羅地網,舉著弩箭對準他們。

  白沫問道:“是誰買兇殺人,好讓我們死個明白。”

  “這不合規矩。”

  坊主話鋒一轉:“罷了,告訴你們無妨,是秦懷仁。”

  在天字一號老巢,可謂殺手云集,白沫等人在他眼里已經是死人,告不告知雇主是何人無所謂了。

  【天字一號:已完成】

  【獎勵:100000經驗值】

  輕松十萬經驗入賬,心里說不出的美滋滋。

  不過,要屬白沫最開心,全因連帶著迷途旋渦任務進入第二環。

  【迷途旋渦(二):從天字一號口中得知秦懷仁的買兇殺人信息,請繼續探索更深層次勢力。】

  【獎勵:50000經驗值】

  十五萬經驗可不少了,至少能將一門進階職業升到二十級。

  “送他們上路。”

  隨著坊主一聲令下,數以百計的箭矢向他們射來。

  真元護體。

  煉氣巔峰就能掌握的一項真元運用手段,更不要提已是筑基境界的四人。

  箭矢接觸到一層真元保護膜,便紛紛彈飛。

  “啊。”

  一聲慘叫,四人看向胡夫人,渾身插滿箭矢,她終究是一個煉氣境界的修士,防御層面如同凡人差不多。

  “煉氣圓滿?”

  坊主雙目圓睜,仿佛看到不可思議的事情。

  真元覆蓋身體表面防御,至少煉氣圓滿的修士能做到。

  暗殺目標之前,必然要收集詳細情報,查得很清楚是普通人而已,怎么就成煉氣圓滿修士,二者間,可是天差地別。

  【擊殺目標經驗+100】

  【擊殺目標經驗+100】

  【擊殺目標經驗+100】

  ……

  許尤正放出三頭金蟾蠱,舌頭一舔,死一個殺手。

  他們往原地一杵著,經驗就往上累積,論掛機還待看御獸流。

  經歷過副本的經驗爆炸體驗,一百點經驗的小嘍啰,四人內心毫無波瀾。

  “撤,速速請仙師!”

  片刻時間,殺手死亡過半,坊主再無法保持鎮定,命令幸存殺手撤退躲避。

  “仙師?”

  白沫恍然道:“這里有修士坐鎮。”

  “土著修士難得一見。”

  他們穿越以來,真就沒見過修士,半妖是看到不少。

  有修士,說明存在坊市,正好能解決材料問題。

  踏著輕快的步伐,追逐坊主的身影,走向天字一號建筑內。

  隱蔽在山體內的天然溶洞,改造成具備各種功能的洞室。

  四通八達,真要逐一排查,肯定很耗費時間,索性待在溶洞寬闊的空地,等候所謂仙師降臨。

  “何方宵小,膽敢冒犯本座庇護之地。”

  人未到,聲先至。

  溶洞特殊的結構,還帶有回音效果。

  沿著聲音方向,正走來一名身著道袍的男子。

  不過,袍下擺動的不是雙腿,而是一根根觸須。

  克蘇魯?

  觸須是克系生物的特征之一。

  “本座八須真人,念爾等初犯,可愿拜入我門下當童子。”

  八須真人已然浮空,彰顯出超然本事。

  能飛就是筑基修士,放在當下修仙界,絕對是一方老祖級別大人物。

  見到白沫等人沒帶法器,又身著一席凡物,便篤定是沒有根腳的散修之流,順便收入座下當苦力。

  “原來是八爪魚,我還以為是什么物種。”許尤正不屑道。

  “不識好歹。”

  八須真人聽到有人道出自己來歷,頓時臉上溫怒,正要出手敲打一番,下一秒表情變得不可思議。

  四人組一起浮空,展示出筑基修為。

  四個筑基修士!

  八須真人著實想不通,什么時候筑基境界不值錢了,都成批次出動。

  “你招童子,需不需要精通樂器。”

  許尤正一臉笑意,就是喜歡看到對手從囂張到驚慌失措。

  “一場誤會,天字一號殺手組織冒犯諸位仙威,罪該萬死,我去將他們抓來謝罪。”

  八須真人自認有八條觸須,亦不敢托大以一對四,便找一個借口遁走。

  凡俗殺手組織沒了可以再培養一個,保住身家性命何愁不能東山再起。

  秦太安喝道:“休走。”

  “墨云彌天!”

  八須真人張口噴出漆黑如墨的云霧,企圖迷惑視線乘機逃走。

  八爪魚吐個墨很合理,但吐出是滾滾黑霧就離譜了。

  “中。”

  “哎呀。”

  秦太安猛然擲出長槍,穿透重重黑霧,隨之而來響起一聲慘叫。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韭菜德芙包的全民NPC:門下玩家三千萬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