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38 葉斐就是不予!(打臉葉言秋)
  黑色的保姆車行駛在寬闊筆直的路面上。

  剛從葉家出來沒多久,葉斐手機上便收到了好幾條消息。

  從她答應了葉言秋的見面請求之后,集團那邊也來了消息。

  執行董事已經點名將在江城的所有事務全權托付給她。

  尤其珠寶線的品牌大使她有決定權,對于后續的洲際代言人也會優先考慮她的要求。

  如今新一季的設計稿還沒交出去,她對代言人的選定有絕對的資格。

  況且那邊因為她比預定的交稿日期要晚了,而承受了一些不小的壓力。

  為了能讓她盡早交稿,什么條件都答應了。

  荊楚翻看著剛剛拿到的包裹,“老大,這個赫利小姐挺大方的啊,這些補品是給你補身體的吧。”

  一個個的高級禮盒堆放起來,大手筆啊。

  葉斐掃了眼,都是些提神補腦的,她這是巴不得她成天不睡覺的把這事兒給解決了。

  荊楚低頭擺弄人參的時候,司機一腳踩下了剎車。

  震得他差點沒整個人往前撲出去。

  “怎么了?”他咬著人參探頭看了眼。

  身穿墨藍色休閑服的少年摘下頭盔,動作帥氣的將文件夾從車窗遞了進來。

  “我們家先生給的。”

  剛準備開口罵人的荊楚頓住,表情有些呆愣的伸手接過他遞過來的文件。

  星墨偏頭,越過荊楚就看到了車上坐著的女孩子。

  側臉美艷,如果論相貌的話的確是無可挑剔。

  但他不覺得先生會是那種只看臉的人。

  “你們先生是誰?”荊楚問了句。

  星墨看了他一眼,“郅淮。”

  少年戴上頭盔,動作流暢的發動機車絕塵而去。

  荊楚趴在車窗上看著轟動出尾氣的黑色重型機車,流暢的車身,動聽的聲音。

  這么想著他眼巴巴的回頭。

  “不買。”

  拆著文件的人頭也沒抬的說了句。

  荊楚眼里的羨慕收起,再次看了眼遠處已經成為黑點的車子。

  那車子可是限量版的,三年只出了二十輛,光是聽聽聲音就能讓人心花怒放。

  可是老大不會給他買的。

  荊楚想到這里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樣蔫在座位上。

  文件袋內放著的是幾份陳舊的供述和兩份尸檢報告,上面的時間簽訂的是十五年前。

  另外還有一枚U盤,其余有關聯的案件恐怕已經都整理在里頭了。

  文件內最后掉出來了一張便簽,葉斐單手捏著看了眼。

  四個手寫的字體,肆意張揚卻蒼勁有力,看得出來是有些功底的。

  聘禮之一。

  葉斐腦中忽然就聯想到他寫下這幾個字時候的表情,必然是冷漠疏離,卻堅定有力。

  “速度挺快的。”葉斐笑了笑。

  尸檢報告便是當初葉清城的報告,最下方的家屬確認那里簽訂的是洛璨兩個字。

  葉斐指尖拂過葉清城三個字,腦海中那張永遠溫柔帶著笑意的面龐浮現。

  上面的落款后面跟著時間,同現在已經是相距甚遠。

  “原來都這么久了。”

  尸檢報告上顯示的一絲問題都沒有,斷定了葉清城的死因就是車禍。

  將這份滴水不漏的報告看完之后,葉斐翻查了當時司機的供述和所有尸檢人員的資料。

  U盤內給出來的是所有當時整理的資料,甚至于那段時間之內所有的同類型案件的對比。

  “老大,到了。”

  荊楚的話將葉斐從思緒之中拉回來。

  車子已經到了盛淮酒店門口,一路上暢通無阻,他們比預計的時間要早了十分鐘。

  Kopi安排過來對接的負責人早早的就等在門口。

  看到從車上下來的人,她微微詫異,核實了車牌號沒問題之后才上前。

  “不予小姐。”

  葉斐禮貌的伸手同她交握,“阮經理。”

  阮臻笑著將人迎入酒店包廂,她入kopi五年的時間,負責新品宣發工作。

  雖然不是什么高層決策機構,但kopi所有的宣發工作和品牌大使的對接工作都是由她負責。

  但這些年她也一直沒有機會見到被譽為設計鬼才的不予。

  沒想到會是這么年輕的女孩子。

  “葉言秋小姐還有五分鐘到,在此之前我想知道有關您的想法。”

  她知道有關代言人的選定,kopi是尊重不予的意見的。

  這次的藍寶石手串剛發布了成品預告,只有二十條的數量卻已經接到了過萬的預定。

  而且這些手串的價格都已經是超過百萬級別的。

  足以可見不予這個名字的號召力。

  “這些都是按照你的要求選定的代言人,也都進行了背調。”

  阮臻說著將帶來的文件遞過去。

  Kopi成立上百年,從未選過代言人,這次也是為了打入K國市場,所以才打算選定代言人。

  但是代言人的背景必須經過嚴格的調查,不能有任何塌房的危險。

  “阮經理,幫我個忙唄。”葉斐對著她眨了眨眼睛。

  阮臻愣了愣,緊跟著點頭,“您說。”

  …

  黑色的保姆車駛入盛淮酒店的地下停車場,這里對于客人的隱私性保護程度極高。

  因為名人往來眾多的緣故,所以會有專門的人員清理停車場,不會讓狗仔之類的混進來。

  葉言秋戴著墨鏡口罩下車,同經紀人周姐一起坐上了電梯往包廂去。

  剛從電梯內走出來,等候在旁的侍應生便走了過去遞給了兩人一張照片。

  “這是什么?”

  “里面的客人安排的。”

  周姐看清楚了照片上是葉言秋,是她拍橙汁廣告時候的照片。

  “這什么意思?”葉言秋皺眉。

  周姐在娛樂圈摸爬滾打這么多年,當然明白這是什么意思。

  有些為難的看了眼葉言秋之后,她還是將意思說的明明白白。

  “不可能。”葉言秋開口拒絕。

  她堂堂葉家大小姐,怎么可能受這樣的委屈。

  “不予設計師是個女的,也沒什么好避諱的,她沒準就是因為看到了你拍的這只廣告才選擇你做代言人的,如今想當面見見你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既然是女的,就不存在潛規則這樣的說法。

  況且,葉言秋背后靠著整個葉氏,誰敢潛規則她。

  “誰能確定她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葉言秋十分不滿。

  “你要分清楚孰輕孰重啊,我們能約到不予,說不定宋玥那邊也能約到呢。”

  周姐點名利害關系,現在那邊可是卯足了勁兒爭這個餅呢。

  一旦宋玥真的成了洲際代言人,葉言秋就真的是落后一大截了。

  聽了周姐的話,葉言秋狠下心點頭。

  反正有葉家在,不予再怎么厲害,也不敢在江城這個地方動她。

  十分鐘之后,換好衣服的葉言秋站在包廂門口,深吸一口氣之后拉開了包廂門。

  明亮的光線之下,她看到房間內坐著三個人。

  其余的兩人就罷了,坐在最中間的人,讓周姐差點沒倒下去。

  輪椅內的人空出來的手對著她揮了揮。

  “你好啊,二姐。”

  葉言秋瞳孔放大,整個人如同雷擊一般愣在原地。

  葉斐,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