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37 你以為我是那些不入流的野模?
  葉家人都歡天喜地的準備兩家見面的事情。

  就連葉清遠都被顧芝叫了回來,他雖然什么都不必做,但既然是葉斐的婚姻大事。

  他這個做叔叔的也得親歷親為,才能堵住外面的悠悠之口。

  知道了葉斐要嫁的人不是郅源之后,葉言秋倒是歡天喜地的離開了。

  既然不是她在意的人,葉斐的婚事和她也就沒有任何關系。

  她現在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和不予見面才是最重要的,其余的都能向后排。

  顧芝這會兒已經拉著蘇藍開始挑選婚禮的酒店和討論嫁妝的事情。

  葉斐百無聊賴之下,讓荊楚推著他去了后院吹風。

  “老大,您真的想嫁給他啊。”荊楚低頭疑惑道。

  出了客廳迎面而來的風吹的葉斐舒服的瞇上了眼睛,“不行嗎?”

  “不是,總覺得不太現實,您不是說只在江城待半年嗎,怎么還結了個婚呢。”

  也許是他們所在的世界太過復雜,他理解不了一向肆意張揚的老大忽然就變成了要洗手做羹湯的妻子。

  葉斐曬著太陽忽然回頭看了他一眼,一只眼睛閉著,另一只眼睛卻十分有神。

  “我結婚,和半年之后離開江城有沖突嗎?”

  荊楚一下子反應過來,合著老大這是以退為進啊。

  “高!實在是高!”他不由豎了大拇指。

  兩人往亭子里去,剛剛坐定就看到了不遠處偌大的泳池邊上穿著短褲在傭人簇擁下玩水的葉炆。

  除去頑劣的時候,他身上還是有小孩子的童真,這會兒套著游泳圈玩的正歡。

  陽光明媚,歡聲笑語,一片歲月靜好。

  可沒一會兒,和諧的畫面就被打破了。

  泳池邊傳來了傭人的叫喊聲,以為有人溺水,葉斐順著叫喊聲看過去。

  入目的畫面便是葉炆將院中養的一只銀漸層小貓直接丟到了泳池里。

  小貓掙扎著想要爬上來,卻被他一次次用手推回去。

  “小少爺。”傭人哄著他將貓抱起來,“這泳池打掃一次很費勁的。”

  “又不是我掃,你們拿了我家的錢,就應該干活!”葉炆抱著水槍趾高氣昂的喊了句。

  傭人看不下去,彎腰蹲下來想要將貓抱上來。

  可還沒等碰到貓就被葉炆從背后推了進去。

  “你就和貓呆在一起吧,晚上才能上來!”葉炆說著還補了一句話,“誰讓你不聽我的話的,哼!”

  將一切盡收眼底的荊楚委實不是很喜歡這個二世祖。

  “葉家以后要是交到這小子手上,還不如現在就毀滅,就他這個性格,肯定為富不仁。”

  葉炆這邊似乎還不滿意,自己跑回了客廳,將養在籠子里的兩只鸚鵡提了出來。

  “小少爺!這可是老太太最喜歡的鸚鵡!”

  哪怕傭人再著急,也還是勸不住這二世祖。

  泳池里的貓已經浮上來了,葉炆直接抓住了鸚鵡的脖子往下按。

  還沒等手碰到水,就直接被人給抓住了。

  “小兔崽子,我看你是真的少教,今天我就好好教訓教訓你。”荊楚忍了半天了。

  小小年紀就這么惡毒,長大之后還得了了。

  葉炆被他單手拎起來,手里的鸚鵡也掉下來落在地上。

  “放開我放開我!!!”葉炆雙腳拼命的掙扎。

  一旁的傭人想要上前阻止,可奈何真的不是荊楚的對手。

  “葉斐小姐。”傭人沖著葉斐喊了句。

  這意思便是希望她能制止荊楚,誰不知道這少年只聽她的話。

  “別玩死了。”葉斐只懶洋洋的說了句。

  得到葉斐允許的荊楚下一秒動作利落地將人丟了進去。

  一群人大驚失色,急忙跟著跳了進去。

  可剛剛將葉炆撈起來,還沒等他們站穩了,下一秒荊楚又抬手將人丟了進去。

  “救命啊!!”葉炆大聲呼喊。

  這動靜吸引了葉言夏的注意,她從偏廳過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傭人將葉炆從水里撈起來的畫面。

  她回頭看了眼坐在客廳內和蘇藍說話的顧芝,將玻璃門合上之后走了過來。

  “發生什么事情了。”

  傭人看到她出現,一副如釋重負的表情。

  “葉斐小姐把小少爺給丟進水里了。”

  葉言夏看了眼如同落湯雞一樣的葉炆,再看看抓著他衣領沒松手的荊楚。

  “他還只是個孩子,不必太苛刻。”

  葉斐拇指勾過額前輕浮的發絲,“我既然是他姐姐,那么就有資格教育他。”

  葉言夏并未不滿,“他年紀還小,就算要教訓也要注意方法。”

  “我看未必,既然他是二叔的老來子,那么以后葉氏是要交到他手上的,如果現在不好好教育他的話,將來整個葉氏敗在他手里,我也無顏見我父親了不是。”

  聞言,葉言夏眼眸微瞇,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

  “你為什么要嫁入郅家?”

  葉斐毫不在意地開口,“當然是老太太的安排,這么算起來我也是個十分聽話的孩子了。”

  聯想到郅泊同她見面的時候說過的話,葉言夏心里那股不安越來越強烈。

  還沒等她再開口說什么,葉斐叫住了準備第三次丟人的荊楚。

  “時間到了,該走了。”

  荊楚將嚇得瑟瑟發抖的葉炆丟給了傭人,擦干凈手上的水之后推著葉斐的輪椅往前廳去。

  約定的時間是一點,可不能遲到了。

  接送葉斐的車子和葉言秋的保姆車并排停放。

  荊楚推著人到車前的時候,正好碰上了準備出門的葉言秋。

  她打扮的十分精致,從頭到尾都挑不出一絲毛病,可想而知為了這場約會有多努力。

  “你不好好在家待嫁,坐在輪椅上總是往外跑做什么。”葉言秋鄙夷的看了眼她身下的輪椅。

  知道她嫁的人不是郅源之后,葉言秋對她的鄙視更上一層樓。

  果然是個沒見過世面的,這么好的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都不懂的抓住。

  果然一輩子都只能是下層人。

  “你這套衣服不好看,你拍那個果汁廣告的時候穿的那套就挺好看的。”

  葉斐上下打量她一眼之后開口。

  葉言秋眼中的鄙夷之色更加,“那樣的衣服適合正式的場合穿嗎?你以為我是那些不入流的野模?”

  那條廣告上的衣服十分清涼,抹胸加超短褲。

  這樣的穿著放在平時沒什么大問題,可是用作重要場合就不行。

  她見的可不是普通人,不能這么草率。

  “我已經提醒過你了,這是你最后的機會。”葉斐忽然說了句。

  葉言秋皺眉看著她上了車。

  “不知天高地厚。”她冷哼一聲。

  以為到了江城,就能飛上枝頭變鳳凰了,真是讓人好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