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34 打贏了你真的會嫁給他?
  電子屏幕上標注金錢賭注的數字不斷往上攀升,越來越龐大的數額也讓下注的賓客的興趣高漲。

  尚蠻兩年前開始異軍突起,如今二十八歲的年紀,已經是洲際金腰帶得主。

  原本他是不會再回到南皇打拳的,但他本身就是從這里出去的,合約尚未履行完。

  南皇的總經理也是懂得利用的人,按照合約要求僅要求他一年回來打一場比賽。

  尚蠻如今已經保持了二十五連勝的記錄,他的比賽也成為每年南皇票價最高,收入最高的比賽。

  能夠給這里創收,自然會被老板捧高。

  不少拳手蟄伏一年的時間,就是為了能夠打敗尚蠻,一鳴驚人。

  但這個可能性不高,除了要有過硬的實力之外,想要上臺,拳手還需要有靠山往里砸錢才有上臺的資格。

  獎池內的金額已經積累到一億,看著這數值還在以驚人的速度增長。

  楚浠不由感嘆,“原來古人說的話是對的,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為了看場比賽這些人都能豪擲千金,嘖嘖……”

  葉斐不由側目,看著自己身邊正在嗑瓜子的女人,“你怎么過來了?”

  “那小子告訴我這兒有好戲看,我就過來了。”

  隨著葉斐的視線橫掃過來,荊楚默默的轉身背對兩人。

  是浠姐問他的。

  他也不能說謊不是。

  “你也別怪他,畢竟這種英雄為博美人一笑而廝殺的場面,我最喜歡看。”

  楚浠說著往葉斐身旁的沙發一倒,從她的角度能夠看得到女孩帶著冷漠的側臉。

  這張臉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是美艷驚人,雖然面上笑臉盈盈,但只有她知道。

  這小祖宗的心,是正兒八經的冷硬,不然的話也不會將基地里那些五大三粗的男人管的服服帖帖的。

  “看什么?”葉斐偏頭,臉上的笑意燦爛。

  楚浠擺擺手,同她一起雙手環胸等著下面的人上場。

  為了讓自己力捧的拳手有和尚蠻一戰的機會,幾乎所有的賓客都卯足了勁往里砸錢。

  拳手排名靠近尚蠻的名次隨著下注的獎金不斷變化。

  最后停頓在兩億的時候,下面的人都扯著嗓子開始吶喊。

  這已經是南皇創立至此出現的最高的獎金,這便意味著,只要將尚蠻打敗,就能夠得到兩億的獎金。

  金錢是最能夠凸顯人性的,吶喊聲一句蓋過一句。

  下面披著金色披風坐在椅子上的人正閉目養神,氣定神閑的姿態。

  倒計時閃現最后一秒的時候,忽然停頓,下一秒兩億的數值直接變成了十億。

  沸騰聲停止,在場的人愣了愣神,緊跟著爆發出更加瘋狂的叫喊聲。

  “十億??”經理急忙聯系后臺追問。

  是不是下錯了。

  來這兒的人誰會下出十億的賭注,別是系統出錯了。

  看到數字前面對應的字樣,楚浠興趣越發濃厚。

  “挺大方啊。”

  豪擲千金也不是這么個浪費法,這要是他輸了,這十億可是進了別人的口袋了。

  “挺舍得花錢的。”葉斐隨聲回了句。

  看到她不為所動的樣子,楚浠心里的好奇可是越發濃郁了。

  這丫頭平時挺愛財的,這次有人豪擲十億提親,看上去反倒沒那么高興了。

  這么看來倒也并不是什么時候都財迷啊。

  臺下的人聲音越來越大,都在等著豪擲十億的選手上臺。

  男人戴著紅色的拳套拉開繩索跨了上去,修長的身形背光而立,宛若神降。

  四周瘋狂的叫喊聲越來越大,燈光四射之下,站在臺上的人沐光仰頭。

  看向了樓上亮著燈的包廂,葉斐同一側包廂內的看客們看清楚那張臉之后不由感嘆。

  四目相對之下,葉斐分辨的清楚他眼中的堅定和氣定神閑。

  身披金色褂袍的尚蠻上臺,看著站在自己對面的男人,恍惚之間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那張臉好像是在哪兒見過一般,他不太想得起來了。

  “哎,這場的獎金可是十億!十億!你給我打起精神來!!”經紀人站在擂臺下提醒他。

  這場打完拿了這些錢他就能直接退休,可不能馬虎了。

  尚蠻回過神來,眼神充滿堅定,肩膀往后一抖,身上的披風落地。

  訓練有素的身體上沒有一寸肌肉是多余的,他活動了筋骨,看向對面男人的眼中隱約閃現過幾絲不屑。

  來到南皇他見過各式各樣的拳手,對面的男人哪怕沒有兇狠的表情,可那股富有侵略性的氣息讓他不敢怠慢。

  但和尚蠻對比起來要瘦弱一些,郅淮要顯得瘦弱一些,有幾分細皮嫩肉的感覺。

  聯想到這十億的獎金,他心里隱約有了答案。

  估計又是哪家的少爺出來體驗生活的,花錢買個樂子。

  那他也不必下手太狠,點到為止即可。

  隨著裁判一聲令下,尚蠻率先發動了攻擊,每一拳打下來都用了十足的力道。

  但卻都在擊中之前被郅淮一一化解,往后退了兩步之后,他開始反擊。

  不過兩分鐘,他便被擊倒在地。

  尚蠻起身迅速,揉著唇角的傷口,他回過神來。

  眼前的男人雖然體型和他相差較大,但卻是個不容小看的對手。

  每一圈落下都是十足的力道。

  震得他腦袋疼,看樣子不能輕視他。

  尚蠻重振旗鼓,攻擊如同颶風一般猛烈過境。

  郅淮應付的毫不費力,抬手擋住的空隙抓住時機反擊,再次將人擊倒在地。

  尚蠻趴在地上吐了口血沫出來,場外人的吶喊聲讓他腦袋越來越迷糊,震得越來越暈。

  口腔里帶著濃郁的血腥味,他一口血沫吐了出來。

  “他今天打的和前幾天不太一樣啊,好像今天要認真很多。”荊楚開口道。

  對比起前些天逗貓一般的態度,今天開局肉眼可見的打的挺認真的。

  “好歹是來提親的,態度總是要有的。”楚浠沖著荊楚眨眨眼。

  這要是上了臺還是吊兒郎當的,快到手的老婆還不直接跑了。

  看到眼前人不為所動的樣子,楚浠看著她認真的側臉開始詢問。

  “打贏了你真的會嫁給他?”

  她可不是會被脅迫的人。

  “你覺得呢?”葉斐笑意狡黠。

  楚浠也明白過來她這是什么意思了,從來耍人不帶眨眼。

  “不如我們打個賭,看看你在他的攻勢之下,能不能扛得住。”

  葉斐側目看向她,眼眸微彎滿是笑意,“激我呢?”

  楚浠聳聳肩,看了眼她的腿,“畢竟前車之鑒后車之師,看看你敢不敢了。”

  荊楚一臉吃瓜的表情站在兩人身后,畢竟老大可是因為和溫老大打賭輸了才到江城來的。

  而且這腿就是在打賭過程中才斷的。

  楚浠等著她的答案,畢竟葉斐,可是出了名的十賭九輸,還偏偏愛賭的。

  如果不是來了南皇,老大有那么點看人的眼光。

  才能每一場壓中的拳手都贏,否則的話光是憑借運氣,她還真是不行。

  就她這性子,想看她談戀愛。

  有的時候還是需要用點激將法才有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