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29 豪門惡女葉斐
  這次的新聞波及面很廣,像是有預謀似瘋狂發酵。

  外界原本對于葉氏長房這個失蹤多年的大小姐就多了幾分好奇,如今爆出來的消息也讓人大跌眼鏡。

  甚至有報道一一數清楚了她回到江城這一個月都分別闖了那些禍。

  公眾場合讓保鏢打人不算,自從到了江城之后,她幾乎每天晚上都在各大夜場留戀。

  蹲守葉家別墅前的記者拍到的無一例外都是她清晨才返回葉家的畫面。

  一副將葉家長房嫡女壓入塵埃里架勢。

  葉斐自己倒不是很在意這些新聞,但葉氏這邊算是忙起來了。

  昨天半夜下了一場雨,清晨起床之后聞著樓下的草木香,葉斐坐在陽臺上吃早餐。

  視頻內楚浠穿著浴袍樂不可支,差點都沒直起腰來。

  “太損了,活生生的蹲守了你一個月,照片攢了一個月才放出來,這人挺有耐心啊。”

  葉斐慢條斯理喝了口咖啡,“你看上去好像很高興。”

  “你也不是什么公眾人物,不依靠名聲吃飯,而且就你這樣的性子,從來不在意別人看法的人,這人覺得能傷到你什么?”

  就算再看這些新聞也還是覺得好笑的程度,她當葉家這位明星小姐是憋了什么大招呢。

  搞了半天也不過是這樣不痛不癢的招數。

  “她要的是郅家對我的看法,而不是我的名聲好壞。”葉斐開口道。

  葉言秋對于嫁入郅家,有一股執著。

  “老大,這兩天你的工作郵箱里太多的郵件了。”荊楚端著電腦過來,“都是如今在江城的一些明星團隊發過來的,都想見你一面。”

  Kopi早就透出風聲去,所有珠寶的代言人如果想要敲定的話,必須經過設計師不予的同意。

  能夠成為kopi的代言人是能夠給藝人后續抬咖有幫助的,如今設計師到了江城的消息傳出來。

  很多好不容易和kopi接洽上的經紀人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葉言秋的經紀人倒是發的挺勤快的。”荊楚看著滿屏的郵件嘖嘖稱奇。

  光是她一個人就發了近數十條,每天一條算是做到了。

  “估計是那個叫什么宋玥的官宣之后著急了吧,得探探你的口風,要是你這邊直接把宋玥抬上代言人的位置,只怕她要瘋。”楚浠捏著端著紅酒杯抿了口。

  “告訴他們,我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在盛淮酒店。”葉斐咬了口三明治回應。

  荊楚點頭,回復了郵件過去。

  不過兩分鐘的時間,那邊就來了回復郵件。

  “這也太快了吧,是吃喝拉撒都等在電腦前面嗎。”荊楚詫異出聲。

  “哎,我一會兒能過去觀戰湊個熱鬧嗎,我比較喜歡看人吃癟。”楚浠的笑聲里多了幾分不屑。

  葉斐擦著嘴回了句,“你還真是什么熱鬧都喜歡看。”

  楚浠挑眉,慢條斯理的取了化妝品過來開始準備上妝,“說真的,新聞不打算撤了?”

  雖然她的確是不在乎名聲,但就這么掛著也不太好吧。

  “不用。”

  聽著對面人拒絕的聲音,楚浠瞬間明白過來她的意思。

  “我覺得這招可能沒用,他就是沖著你來的,你覺得這樣的人能被誰制住?”

  什么迫于家族壓力放棄她這個名聲狼藉的鄉野千金的畫面可能不太會出現。

  況且那人的性子一看便不是受管束的,走這一步,似乎并不算是好辦法。

  “不試試怎么知道。”

  葉斐說著戴上了墨鏡,閉上眼睛曬起了太陽。

  楚浠笑著關閉了電腦,這祖宗好折騰,她這趟算是來對了。

  看戲嗎,誰不想看近距離的。

  ……

  江城市中心,最繁華的步行街,此刻被數條警戒線圍出了一圈空地。

  無數聚集起來的粉絲舉著應援牌簇擁在四周等待著自己偶像的到來。

  今天有檔綜藝節目在這里取景,邀請的是當紅小花帶著PD實地進入商場購物。

  這些小花會隨機選中自己平時的一些愛用物介紹,最后會用自己購買的食材親手做一頓飯。

  而今天的嘉賓正好是葉言秋,她從來立的都是不依靠家里自立自強獨自打拼的人設。

  所以做飯什么的當然也不能在鏡頭之前出問題,肯定是個能做一手好菜的。

  黑色的房車早早的就到地下停車場,因為商場上面還需要一些時間做人員疏散,所以車上的人一直都沒下來。

  葉言秋閉著小憩等著入場,這兩天拍廣告和參加活動連軸轉,她整個人的狀態不是很好。

  “現在已經是實時熱搜第一條了,你這主意真的太牛了。”方梔子捧著手機笑出聲來。

  豪門大小姐豪橫欺負人,這恐怕是最容易火的詞條了。

  為了讓這新聞的傳播度廣一點,葉言秋甚至讓人發布的時候特地關聯了她的詞條。

  有女明星的效應加持,葉斐想不上熱搜都難。

  “是她自己自作孽,好好的在外面過日子不行,非要回來找不自在,以為回來了就能過上大小姐的生活,真是不自量力。”葉言秋冷笑一聲。

  “接下來再加點料進去,我就不信郅家能要一個這樣的人進門。”

  方梔子翻看平板內葉斐和不同男人的抓拍,雖然都是些錯位圖,但也足夠了。

  這個信息化的時代,圖片的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夠引起多大的風波輿論。

  對于一個女人而言,加上一個男人,就能徹底毀了。

  “讓你查的事情怎么樣了?”葉言秋問了句。

  方梔子合上平板,“我找過鯤園的人了,葉斐的確是和郅家二少爺一起吃的飯,但兩人并沒有一起離開,郅源是在她之前離開的鯤園。”

  聽到這里葉言秋一下子笑出聲來,“我就說郅源的眼光不會那么差,怎么可能就看上她了。”

  郅源畢業于整個東洲最好的大學,出身地位無一可挑剔的。

  這樣的人看人不會只看容貌那么膚淺,尤其還是挑選她的妻子這么重要的事情。

  “就是啊,她中途被郅源給拋下了,人家連一頓飯都不愿意和她一起吃完。”方梔子笑聲里滿是譏諷。

  葉言秋腦海里忽然閃過那張臉,睥睨冷漠的眼神,俊美絕倫的相貌。

  “郅家,郅源除了一個哥哥之外,還有什么其他的兄弟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