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21 人家為什么娶那個殘廢?
  餐廳內幾人討論的聲音越來越大,旁若無人,絲毫沒有避諱的意思。

  原本這個時間段吃飯的人就不少,大半的桌子都是坐了人的。

  這話的聲音不大不小,引得四周坐著的人頻頻側目。

  聽得出來距離葉斐他們這一桌還是挺近的。

  在聽到自己的名字之后,葉斐抬頭望過去,中間不過隔了一個魚缸的距離。

  那邊的圓桌邊上圍坐了三男兩女,都是二十出頭的樣子,光從身上的穿著來看,就知道家世不差。

  “老大,那幾個都是和葉家有生意往來的人家,最中間坐著的穿紅裙子那個女的叫方梔子,好像和葉言秋關系很好。”荊楚同葉斐介紹。

  入葉家之前,就葉言秋的人際往來,他可是查的清清楚楚。

  “她旁邊那個板寸頭叫孫鄴,另外一個藍衣服的叫林木。”

  荊楚之所以記得這些人,原因不外有他,這幾個似乎都是葉言秋關系不錯的朋友。

  經常混跡在一起的關系。

  那邊的人聲音也越來越大,說的話也越來越難聽。

  “現在葉家可是葉清遠當家,郅家真的要挑選兒媳婦也應該選他的女兒吧,放著葉言夏葉言秋的那樣受過良好教育的千金大小姐不要,偏偏要一個在外面流浪了這么多年的乞丐?”

  方梔子說著撩撥肩上的波浪卷長發,眼神毫不避諱地看向了對面坐在輪椅上的女孩子。

  挑釁的意味不言而喻。

  “一個坐著輪椅的殘廢,也真是沒有自知之明,這樣的人沒有在外面餓死就算了,好不容易回了葉家,就應該做小伏地,唯唯諾諾的活著,還敢這么出挑的搶人風頭,就不怕那天連手都被人給打斷了。”

  荊楚這暴脾氣剛想沖過去就被人給制止了。

  “慢點,你這性子怎么還是這么急躁。”楚浠漫不經心的抿了口紅酒。

  “老大,我去撕了他們的嘴。”荊楚沖著葉斐開口。

  這些人敢這么侮辱老大,他非得過去掐死他們不可。

  葉斐擺弄著手機,看來他一眼,“做什么事情都不能落人口實,教了你那么長時間,還是那么沖動。”

  聽了她的話,荊楚十分耐心的等在一旁。

  看到她不為所動的樣子,那邊討論的人聲音也越來越大,大有嘲諷宣告之意。

  似乎是掐準了她什么都不敢做。

  方梔子掏出手機對著這邊拍了個視頻發出去,眼神示意身邊的人繼續。

  “哎,不知道你們聽說沒有?”孫鄴身邊的人湊過來開口,“我聽說當年葉清城的死有蹊蹺,很多人都猜他并不是死于意外,而是死在了自己親兄弟的手上。”

  “是嗎?那葉斐還不得抓緊時間跑啊,她親叔叔能殺了她父親,難不成還會愿意把搶到的財產分給她,一個坐著輪椅的殘廢,指不定什么時候就被人給弄死了……”

  豪門之中,任何感情都可能在利益面前分崩離析。

  當年葉清城在如日中天的時候死去,已經足夠讓江城滿是流言蜚語。

  他的死亡雖然被判定為意外,可緊隨其后的是葉清遠迅速掌握了葉氏總公司。

  葉清城的妻子出走,女兒走丟,所有他名義上的繼承人全部消失。

  這案子也就成為了江城上流社會之中眾人閉口不提的案子。

  沒想到這么多年過去了,這節骨眼上,葉清城的女兒居然又回來了。

  這可不是太熱鬧了。

  “但我怎么聽說葉清城是被他老婆害死的?”

  此言一出,偷聽的沒偷聽的都驚訝了。

  方梔子看了眼對面的人,依舊沒動靜,她胸有成竹的給那邊的葉言秋發了消息。

  她就說吧,一個鄉下長大的沒見過世面的殘廢,就算被人騎在脖子上拉屎也只能忍著不動。

  “怎么個說法?”

  “葉清城當年死的蹊蹺,聽說是因為他老婆在外面有人了,所以才下手殺了他,后來他老婆不是都跑了嗎……”

  “真是水性楊花的女人啊,這有其母必有其女,這葉斐我看著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燈。”

  “長了那么一張臉,還是個殘廢,不知道這十五年在外面是依靠什么活下來的,保不齊啊就是個婊子了。”

  這些人的話越來越刺耳,說的也越來越難聽。

  這個世界上的人大多大同小異,傷口不在自己身上,是永遠不會疼的。

  孫鄴笑著抖了抖煙灰,慢條斯理的開口,“我要是她,我可不會回來,先不說會不會被葉清遠給弄死,回來了也得寄人籬下的討生活,丟人啊……”

  他對面的人笑出聲來,可很快就停下了,順著對面人呆愣的視線,孫鄴扭頭望去。

  挑染了銀色發絲的少年手里握著的棒球棍毫不客氣已經重重落下。

  “老子忍你們半天了,今天要不廢你們一人一只手,我這荊字倒過來寫!”

  頃刻之間杯盞碎裂,人員流竄喊叫地聲音不絕于耳,那些尖酸刻薄地聲音也都變成了驚恐的求救聲。

  剛剛說話的幾人被荊楚三兩下就撂倒在地上,就連來維持秩序的保安也無人幸免。

  楚浠見狀嗤了聲,荊楚可是實打實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哪兒是這些養尊處優的二世祖能比的。

  “你剛剛不是還說要忍一忍的。”楚浠望著正喝果汁的人。

  葉斐握著吸管攪了攪杯底的果肉,“我什么時候說過忍了?”

  楚浠對她比了個大拇指,她的確從來沒見過這祖宗息事寧人的樣子。

  這可是個睚眥必報的主,從來不是個忍氣吞聲的。

  荊楚一棍將孫鄴直接拍在地上,反應過來的幾個男的沖上來,手都沒碰到他就直接被踹了出去。

  “啊!!!報警報警!!”孫鄴捂著滿是鮮血的額頭叫喊。

  對面人的慘叫聲不絕于耳,濃郁的血腥味已經彌漫到她們這邊。

  周圍看熱鬧的食客都不敢上前,有的已經悄無聲息的遠離這個是非之地。

  方梔子躲得最遠,雖然荊楚不會動手打女人,但也架不住這樣的陣勢。

  她被倒地的同伴誤傷,兩只手都死死的壓在了碎玻璃上,血流如注。

  她疼的在地上大喊大叫,可是沒有人敢過來拉她。

  還沒等她掙扎著爬起來,就被迎面倒下來的人砸回地上,狼狽不已。

  荊楚這邊撂翻所有人之后將棒球棍重重的往地上一砸。

  “一群外強中干的草包,就你們也敢當著老大的面胡說八道。”

  要不是老大說了留他們的命,他非得弄死這些人不可。

  楚浠推著葉斐慢悠悠的過來,看著眼前的滿目瘡痍和不斷在地上抽搐的人她唏噓出聲。

  “臭小子,你這下手也太重了點。”

  孫鄴的位置距離葉斐最近,他掙扎著抬頭,坐在輪椅上的人只低頭看了眼他。

  輪椅上的人明明帶著笑意。

  可那雙明亮的眼眸之中,分明有暗流涌動。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