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20 嫁給ker這世界上沒有你得不到的數據
  為了接待從北州遠道而來的楚浠,葉斐選了江城十分有名的夢幻餐廳。

  這家餐廳雖然開業的時間不長,但是以其獨特的裝修風格迅速成為年輕人之間的打卡圣地。

  夢幻兩字,關鍵就在于如夢似幻的海洋元素,除了關鍵部分的承重墻其余的墻面都由玻璃構成。

  餐廳連接了一到三樓,最中間放置了兩層樓高的巨型玻璃杠,水中暢游著各式各樣只有在深海才能看得到的美麗魚類。

  整個室內采用的裝修風格獨特,四面環繞的墻壁分成了一個個豢養魚類的魚缸。

  水紋波動的美感和魚類暢游的美麗交錯,讓這里成為江城年輕人之中最為炙手可熱的餐廳。

  最靠近C區的卡座內,葉斐撐著下巴看著玻璃后面游來游去的花紋魚和海龜。

  這地方真的每天往來的人都挺多的,熱熱鬧鬧的。

  她對面坐著的女人面容姣好,一件湖藍色的露背裝將她玲瓏有致的身材展露無遺,大半露在后面的美背白皙細膩。

  任誰也不會知道,這樣一個明艷綻放的美人,會是洲際黑客榜上大名鼎鼎的xliya。

  聽了葉斐的話,她攪動咖啡杯的手停了下來。

  雙眸輕佻之間,笑容燦爛。

  “祖宗,你是真傻還是假傻?”

  葉斐懶洋洋的看了她一眼,“你想說什么。”

  楚浠放下勺子靠近她,明艷的眼角都往上輕勾了一個弧度,“他話都說的這么明白了,ker這樣的人,能當著你的面自爆身份,你就從了吧。”

  作為榜上數一數二的黑客大佬,楚浠知道ker這個身份意味著什么。

  Ker是洲際黑客榜上蟬聯多年的榜首,只要他出手,沒有攻克不下來的系統。

  更重要的是,他從未接受任何組織的招攬。

  身價過億,卻從沒有人見過他的真實面目。

  看到面前人不為所動的樣子,楚浠繼續說,“還想呢?他不都把條件擺出來了,你嫁給他,整個洲際沒有你進不去的系統拿不到的數據。”

  人家這都已經是司馬昭之心了,還想啥呢。

  葉斐咬著勺子,腦子里不由自主地就想到了郅淮昨天臨走之前的那個眼神。

  大家都是聰明人,有些事情也不用說的太明白。

  “可就為了這件事情就讓老大出賣身體,好像不太合適吧。”荊楚第一個提出抗議。

  況且這以后要是回了南州,讓“南洄”的兄弟們知道了,老大的臉還往哪兒擱。

  楚浠慢條斯理的點明重點,“是她當初和溫嶠打了賭的,輸了就到江城待半年,這半年內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她的身份,也不能動用南洄的人脈,就連賬戶上的錢都沒得用……”

  聽著這扎心的事實,葉斐打斷她的話。

  “你是真的沒辦法進入系統了?”

  楚浠十分肯定的點頭,沒有半分避諱,“我雖然自認為實力不弱,在榜上也從來沒有下過第二名,但說句實話,我和他這第一名的水平,的確不在一條線上。”

  她曾經也懷疑過ker這人恐怕是有七八個腦子,否則的話哪兒能那么面面俱到的。

  但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只能認慫。

  葉斐往后靠在椅背上,仰頭看著頭頂的玻璃上不斷游過的魚類,“連你都跪了。”

  她還真的是沒什么選擇了?

  楚浠可從來沒見過她低頭的樣子,幸災樂禍的問了句,“怎么,那你要打破約定嗎?”

  正看著八爪魚游過去的葉斐忽然一下子坐直了身體,“就這么打破約定,以后我還怎么管理手下的人!”

  她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的形象還不直接丟到外太空去了。

  這太丟人了。

  “老大穩住,就是要這么有骨氣!”荊楚瘋狂打call。

  楚浠也料定了會有這么一出,做了黑色亮片美甲的手指單挑起了眼前人的下巴。

  “嘖嘖……就你這張臉,別說ker看上了,我要是個男的我都得把你娶回家了。”

  葉斐一把拍開她,“一邊去。”

  玩笑歸玩笑,這趟過來楚浠也是抱著解決問題的態度來的。

  “其實這事兒沒什么想不通的,你打算查清楚當年的事情,就需要在江城停留,但畢竟是十五年前的事情,哪怕是動用南洄的關系網,強龍壓不過地頭蛇,也不會能面面俱到的,再加上你言出必行的賭約!所以你只能自力更生。”

  說到言出必行的時候,楚浠加重了語調。

  這點葉斐并不是完全想不通,她這個人并不是那么死腦筋,很多事情能夠走捷徑她是不會認死理的。

  如果和郅家聯姻,能夠更加方便在江城的動作,查清楚當年的真相,她并非全然不能接受。

  可有一點,她總不可能是相信那個隱藏極深的男人,會是真的喜歡上她了。

  “你們不是小時候認識嗎?”楚浠緊跟著問了句。

  葉斐點頭,說出了自己的推測,“所以我這兩天一直在想,我以前哪兒得罪他了。”

  最后得出的結論,以前他們倆的相處是真的挺不愉快。

  這人別是記仇了,等了這么多年來報復她的。

  “是什么你試試不就知道了,正好也趁著這個機會談談戀愛吧,你也得和普通的小姑娘一樣不是。”

  可還沒等到眼前人肯定的答案,他們身后傳來了幾聲男女的高談闊論。

  “要我說,郅家和葉家這次聯姻可是板上釘釘了,郅家二少爺和葉家長房那個剛回來的大小姐約會的事情可是在圈內都傳遍了……”

  一道男聲毫不避諱的傳入了他們的耳中。

  楚浠和荊楚同時看向了一言不發的葉斐,這可是吃瓜吃到自己身上了。

  “胡說呢吧,難道不是和葉言秋嗎?”

  “整個江城誰不知道吧現在葉家的當家人是葉清遠,郅家就算要聯姻,難道不是應該挑他的女兒嗎,選個坐著輪椅的殘廢做什么?”

  這樣的話自從葉斐回了江城之后就傳的沸沸揚揚的。

  起初沒有人會在意這個坐著輪椅回來的殘廢女兒,他們心里都清楚。

  如今的葉家已經是葉清遠當家,葉斐回來了也不過是茍延殘喘,仰人鼻息。

  可沒想到,郅葉兩家聯姻,居然在葉斐回來之后被提起。

  從各種消息來看,郅老爺子似乎十分滿意葉家的女兒,甚至單獨提出了讓郅家二少爺多和葉斐來往的要求。

  據說是因為葉家這個走丟的長房大小姐,幼年時曾經和郅遠鴻有過幾面之緣。

  也是這樣的緣分,讓郅遠鴻對葉斐格外青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