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217 母親為什么會這樣
  霍謄和穆斯利在楚浠的點撥之下回了元首府。

  有些事情當初沒被霍謄放在心上,那么如今也應該被重視起來。

  臨走之前楚浠還特地將星墨在別墅內拍下來的,被厲川束之高閣的那把匕首的照片給了穆斯利。

  有些話她不好直接和當事人說,總是能夠通過其他人的嘴說出來的。

  至于接下來要怎么聽怎么信,就只能看霍謄最后到底能夠自己查到什么東西了。

  楚浠站在房間門口屏住呼吸,給自己做了很長時間的心理建設。

  這次的情況和以往都不相同,從前哪怕經歷了NT全滅的慘劇,葉斐也沒有這么失意過。

  永遠都是最親近的人刺中的那一刀,是最痛徹心扉的。

  無論洛璨當年如何,她始終是葉斐的母親,在葉斐的心里占據了不一樣的地位。

  她所作的一切事情葉斐這個女兒都不可避免地會去在意,會難過。

  楚浠也是幼年喪母,母親在她的世界里也并不是全然缺失。

  至少她知道母親是帶著對她的愛離開的,可是葉斐的這位母親,無論是在她身邊還是不在她身邊。

  似乎都沒透露出來過多少對這個女兒的喜愛或者是關切。

  甚至于在她離開葉斐的這些年,將領養來的霍域視如己出的疼愛。

  不清楚這其中有沒有演戲的成分在,但對葉斐是十分不公平的。

  “你確定要進去嗎?”楚浠看了眼后面的霍域和澳然。

  霍域點頭,他現在必須見葉斐一面。

  有些細枝末節的東西需要他再確定一次才行。

  楚浠看著他,心里不由嘆了口氣。

  人永遠都是這樣,明明知道真相傷人,卻還是義無反顧的向前沖。

  房間門打開,沒有意料之中的位烏煙瘴氣。

  早上還不愿意見任何人的葉斐如今已經換好了干凈的衣服,渾身上下整理的干干凈凈。

  除了眼中無法忽略的紅血絲之外,才短短幾天的時間,她整個人眼瞅著臉小了一圈。

  她這會兒正站在陽臺上,似乎在遠眺對面的風光。

  “我讓下面給你做了碗蟹黃,你現在應該是有胃口的了,多少吃一一點。”楚浠站在她后面勸道。

  這幾天她都沒怎么吃東西,送進來的東西幾乎是原模原樣的又端回廚房去。

  霍域站在楚浠身后,看著她手中捧著的面碗。

  這兒的廚師都是頂級的水平,哪怕只是一碗面都能夠做出山珍海味的感覺。

  雖然這樣,他看了眼楚浠。

  為什么楚浠就能夠斷定葉斐這會兒會想吃東西呢。

  陽臺上的人回眸,目光同兩人對接。

  楚浠解釋了一句,“他說一定要見你一面。”

  如今霍域的立場有些尷尬,他將洛璨當作是親生母親尊重了這么多年。

  這個節骨眼上知道他不是洛璨的親兒子就算了,還冒出了葉斐這么一個親身女兒。

  如今想要問的問題一大堆,估計也是無從開口。

  葉斐往藤椅上落座,楚浠見狀上前,將面碗放了上去,筷子塞進了她手里。

  “你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這碗面給吃完,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楚浠說著將面碗往她面前推了推。

  楚浠話都說在這里了,霍域當然也不會說什么打擾葉斐吃東西。

  她如今的情況能夠吃進去這碗面已經是萬幸了。

  葉斐倒是也聽話,握著筷子開始吃面,她的動作很緩慢,雖然在將東西往下吃,可卻看不出來有多少食欲。

  楚浠坐在葉斐對面,給她倒了杯水。

  霍域則站在一旁,安靜的等著她吃東西沒有。

  差不多吃了半碗面下去,葉斐握著筷子開口,“你過來找我,想問什么?”

  霍域看著面色憔悴的女孩子,想說的話卻堵在喉嚨中。

  可是人都已經走到了這里了,哪怕再提起當年的事情會往她的心上扎刀子,他也還是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問。

  “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你父親過世之后,你就走丟了?”

  葉斐看著他唇角帶著笑意,“你其實是想問我,我是不是真的被她拋棄了吧。”

  畢竟在霍域的眼睛里,洛璨扮演了太多年好妻子好丈夫的角色。

  如今形象顛覆,他是第一個覺得崩潰的。

  “她連你這個親生女兒都拋棄了,那我算什么呢。”

  母親在照顧他的這些年,到底存了幾分真情實意。

  “推己及人,你不能因為她對我的態度就否認了她對你一切的好,你有自己的判定標準。”葉斐只淡淡的說了句。

  楚浠隨即開口,“當年霍老夫人極其反對洛璨進門,而霍謄到北境就職多年,霍老夫人對他在北邊的情況也不是很了解,后來是兩人帶回了已經半大的兒子霍域,才讓老夫人松口答應了下來。”

  這點在元首府也不是什么隱藏的秘密了。

  當時霍謄身邊的人,就連厲川都做主承認,洛璨陪著霍謄度過了那段最艱難的時光。

  且兩人還有個兒子,這也就坐正了她霍夫人的身份。

  這些年也沒有人仔細地去追查過當年霍謄在北邊到底經歷了些什么。

  兩人的相知相守又是如何開始的。

  “但是我,我始終想不通,母親為什么會是這樣的。”

  他的臉上有固有認知被推翻的崩潰感。

  這么多年疼愛自己疼惜自己的母親,搖身一變成了冷酷無情的人。

  她可以冷眼看著自己的女兒經歷風霜痛苦,甚至變成那個一手將她推入地獄的人。

  霍域如今都還沒能想明白,到底是為什么。

  “你是霍謄的兒子,他可定會盡自己所能的教導你養育你,你的識人斷物都是他教的,能夠走到今天,他不是個繡花枕頭,你也不是,所以你能有自己的判斷。”

  霍域垂眸,這些年母親從來沒有和霍謄在公共場合公開露過面。

  哪怕兩人再如何親近,她都沒有松口答應過住進元首府。

  似乎在某種意義上,她將自己和霍謄,和元首府劃分的涇渭分明。

  她的態度,似乎早就明了了。

  “比起她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你更應該關心的是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楚浠在一旁提醒道。

  雖然對這孩子殘忍了點,但有些話還是不得不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