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216 我們很快就能成功了
  為了維護和云巔的之間的關系,哪怕敘白明確表示霍謄不必過來走這一趟。

  但他人還是過來了兩次,畢竟人是在利達出的事情。

  他們能夠提供必要的援助,比如將他的遺體運送出去等等。

  穆斯利從副駕駛上下來,與他們擦身而過的車子上,他看清楚了后座上閉目養神的女人。

  他抬頭看了眼別墅大門的方向,夫人好靜,也不會喜歡人多的場合。

  按照她的性格,如果不是必要的話,是不愿意出門的。

  怎么會在郅淮過世之后來到這里。

  那就只能是過來見葉斐的了。

  “穆斯利。”霍謄只叫了一聲。

  他垂眸頷首,“先生。”

  霍謄當然也知道他剛剛看到了什么,只神色漠然的走在他前面入了大門。

  葉斐和清姨之間,就連霍域都能看得出來的細枝末節。

  更別想能夠瞞得住他們這些老家伙了。

  楚浠幾乎是和他同時進門的,看到人還十分禮貌的頷首打了招呼。

  “先生。”

  連著來了兩次都沒能見到葉斐人。

  楚浠和葉斐的關系他們都是知道的,霍謄也只能退而求其次詢問楚浠葉斐的情況。

  “您不用擔心,葉斐只是暫時還沒能接受這個現實而已,人總是要向前看的,她會走出來的。”

  楚浠說這話的時候臉上還有些悲戚,穆斯利看著她的神色有些不對。

  隱約像是猜到了什么東西。

  “葉斐小姐今天還是不想見人嗎?”霍謄開口問道。

  敘白上前禮貌回應,“請閣下見諒。”

  如今郅淮身死,葉斐沉迷,云巔的各種大事都由敘白調度決定,哪怕是霍謄也不能輕易沖撞質疑他。

  既然他人都這么說了,霍謄也只能作罷。

  “您真的關心葉斐的情況的話,可以回去問問請姨,清姨和葉斐單獨聊了半個小時呢。”

  霍謄穆斯利對視一眼,葉斐謝絕了和所有外人的見面。

  卻能夠單獨會面霍夫人。

  如果這其中沒什么關聯,只怕也沒人會相信。

  “夫人的性子柔和,就算是身邊的傭人家里出事了也會十分關心,更別說葉斐小姐還是她故人之女了。”穆斯利笑著說道。

  楚浠輕哼一聲,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說了句。

  “可也不是隨便什么人葉斐都能想見的。”

  如今這樣的局面,葉斐正在難過之中,她就連霍謄都不見,清姨能在這個時候見到葉斐,是真的挺奇怪的。

  霍謄心里也清楚,但奈何礙于身份有些話也只能藏在心里。

  穆斯利見狀將楚浠帶到一旁,他心里清楚,如今的局面只有楚浠最清楚。

  她和葉斐是好友,葉斐和她幾乎是同時回到的利達。

  這可不是巧合,況且穆斯利也看得出來她和葉斐這次來到利達是有目的的。

  葉斐的目的可能是元首夫人,而阿蒂亞則是為了自己父親的死因。

  這兩人目的不同,但卻是彼此最有力的助手。

  “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葉斐會愿意見夫人。”

  楚浠看了眼穆斯利,確定對方詢問的態度誠懇之后頗有興致的開口同他解釋。

  “郅淮的身體素質一向很強,身為云巔的首領,如果沒點手段是不可能走到今天的,能夠悄無聲息的給他下毒,只能是毫無防備的情況之下才能成功,這兩人除了和元首會面之外,就是和厲川了。”

  至于詳細的情況,楚浠知道自己不用多說,霍謄和穆斯利也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單憑郅淮過世之前葉斐和厲川曾經見過面,在那種危機關頭還能夠抽時間見面,厲川在這其中扮演的角色能夠猜的到了。

  “我這段時間在北軍基地修復網絡重塑系統的時候查到了很多東西,厲川從十五年前就開始籌建研究所,這項工作完全是在暗地里進行的,并且已經招攬了不少大佬級別的研究院,整個生物研究所已經運行了十五年了。”

  但是霍謄也并不是不知道,以利益結成的盟約。

  有些事情就需要他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這次郅淮中的毒在整個北洲的范圍之內都找不到解毒劑,元首的研究處也進行了相應的解毒分析,但是都找不到解救的辦法,我自認為如果連葉斐都解不了的毒,整個洲際怕是也沒人能有本事在短時間內做到。”

  聽著楚浠的話,穆斯利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毒是厲川下的。”

  幾乎是篤定,而非詢問的語氣。

  “不然在當時的情況下,厲川以什么資格能讓葉斐抽出時間和他談了那么長時間。”

  她就連霍謄的面子都不給,更別說是和自己毫無瓜葛的厲川了。

  “可是他為什么要對郅淮下手。”穆斯利呢喃道。

  如今的局面得罪了云巔對他們任何人都沒好處。

  不過是平白樹了個敵人而已,并且還是十分龐大的敵人。

  厲川不傻,不會想不通這點。

  “如今他的研究所已經運行了十五年的時間,如果說早些年是因為威脅不到自己,所以閣下不過多關注,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話,現在情形變了,我想閣下還是應該將這個事情放在心上。”

  穆斯利聽著楚浠的話,臉色越來越沉。

  如今這些事情都串聯起來,也由不得他往更深層次去想了。

  “你都知道了些什么?”

  楚浠笑著搖頭,“我原本不想管這些事情,可是如今牽扯到葉斐我也不得不多在意了,你往南邊去,他研究所里的東西會告訴你答案。”

  從前他們沒懷疑過厲川的忠誠度,他和霍謄是年少摯友,一起風風雨雨的走過了很多年。

  他相信自己這個朋友,相信他無論如何都不會做出損害國家利益的事情。

  可是如今他真的是對郅淮動手的人,那就意味著挑起云巔和K國之間的戰爭。

  云巔占據大半個北洲,是當之無愧的北洲之主。

  郅淮的死,必然會引起他們的瘋狂報復,這是肯定的。

  “我會按照這條線查下去,如果厲川真的是害死郅淮的兇手,元首肯定能給葉斐小姐一個公道的。”

  楚浠看著穆斯利堅定的眼神,其余的話她沒再多說。

  如今的情況,最為節省力量的,就是讓霍謄處理厲川。

  他這個人雖然給了厲川絕對的信任,但也不是個眼睛里能揉沙子的人。

  ……

  從郅淮和葉斐所在的別墅一直往西,出了整個首都城之外的范圍。

  私密性很高的私人山莊之內,上次厲川和葉斐會面的同等位置。

  如今這個位置換上了其他的人。

  空中陸陸續續的飄起了小雪,亭子內的四面被安裝上了擋風用的竹簾。

  這地方布置的挺有意境的,雪天圍爐煮茶,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生活狀態。

  只可惜厲川這人生長的環境不同,這么多年了也沒能學的好。

  洛璨看著他倒茶的動作,輕聲笑道。

  “你握壺的手勢就不對,當然倒茶的時候會潑出來。”

  厲川將半杯茶遞過去,絲毫不在意對面人的控訴。

  “姿勢對不對的倒出來的茶不也是還能喝的。”

  洛璨接過杯子抿了口,眉頭微挑。

  “你從小生長的環境就不同,洛老爺子是出了名的書法大家,收藏的好茶葉當然是不少,自然不是我能比的。”

  聽著厲川的話,洛璨長嘆一口氣,“茶道意在深遠,禪坐靜心才能悟出其道,我的心從來就沒靜下來過。”

  厲川盯著眼前低眉品茶的女人,氣質嫻靜溫和,一副純良無害的樣子。

  “我一直沒想通,你既然已經說了她是你的女兒,她能夠了解把你的痛苦,那你為什么還一定要讓郅淮死?”

  那可是葉斐的丈夫。

  自己的親生母親害死了自己的丈夫,只怕換做任何人都不會能夠輕易和解的。

  “只有感同身受,才能和我一樣痛,不然的話她身上的潛能永遠都無法發揮出來。”

  洛璨放下杯子,慢條斯理的說了句。

  “你將計劃說出來,她或許會幫你也說不定呢。”厲川說道。

  洛璨搖頭,十分篤定的語氣。

  “她是不一樣的,葉斐幼時跟著我父親去過一段時間的寺廟清修,她是我見過的最能夠靜得下來的孩子,也是完全將我父親靜修己身,不怨他人的理念繼承了下來。”

  就算再怎么痛,她都能在一定的時間內重新站起來。

  只要能夠抓住一點希望,葉斐就如同藤曼一樣能夠瘋狂的開始生長。

  所以要想讓她贊同自己,只能夠砍掉她所有向陽而生的可能性。

  “幼年喪父,母親拋棄,之后志同道合的朋友全數被殺,如今深愛的人也死了,我只怕,她會徹底崩潰了。”

  厲川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自己都覺得不太忍心。

  葉斐如今,也不過才是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

  很多女孩子在這個年紀都還是父母的掌中寶,呵護疼愛有加。

  “她不會消沉下去的。”

  洛璨看向遠處開口,“將實驗設備準備好了,我想我們很快就能得償所愿了。”

  葉斐的腦子里有NT所有的實驗數據。

  有了她的加入,一切都能夠加速推進,幾乎就能夠宣告成功。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