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201 郅淮被伏擊
  回去的路上一路安靜。

  車廂內,斜躺在男人大腿上的女孩子閉著眼睛小憩。

  郅淮伸手將毯子給她蓋好了,然后輕輕的揉了揉她的發絲,似在安撫。

  “覺得怎么樣?”

  葉斐聽到他的話,閉著眼睛回了句,“什么怎么樣?”

  男人修長的手指捏了捏她的腮幫子,“別以為我看不出來。”

  她從進入元首府之后面對清姨的一系列的行為舉止,似乎都有跡可循。

  “你覺得像是假裝的嗎?”

  聽著葉斐的質疑,郅淮輕笑出聲。

  “很難分辨,人是感性動物,在撒謊的時候都會有些下意識的反應,可是從她的行為舉止之中,探究不出來半點蛛絲馬跡。”

  葉斐睜開眼睛,從她這個角度看過去,他依舊是下顎線清晰分明,挑不出任何死角。

  “所以,她是真的失憶了。”

  從和洛璨的所有相處過程,從她的行為舉止,神態表情,葉斐都看不出來半點偽裝的痕跡。

  好像她本來就是那樣的。

  “她的眼神對你全然都是陌生的,只有喜愛和親近,可越是無懈可擊,越是大有問題。”

  葉斐蹭的坐起來,面對面盯著他看了半天。

  “所以你也和我的感覺一樣。”

  郅淮點頭,兩手捏捏她的小臉。

  “心有靈犀,誰讓我是你老公呢。”

  葉斐靠著他開口,“她不會忘記的。”

  在這個世界上最了解雙親的人,只會是她自己。

  她是這個世界上最知道洛璨和葉清城感情的人,洛璨幾乎到瘋魔的程度。

  在她的愛情里,哪怕寧愿失去性命,也絕對不可能選擇忘掉葉清城以及和葉清城有關的一切。

  所以哪怕再怎么不喜歡她這個女兒,畢竟也是和葉清城有血脈相連的人。

  她更不可能選擇忘記。

  “有些創傷如果太嚴重的話,也不是不會被忘記。”

  人腦原本就不是什么簡單的程序,開關都能一鍵控制,徹底打開徹底關閉。

  復雜的筋絡決定了人腦一旦患病的復雜程度。

  哪怕是受到重大的刺激,也有可能觸發應激反應。

  別墅內一片安逸,荊楚和星墨坐在院子內看著夜空。

  荊楚不由感嘆了一句。

  “北洲的夜空是真的挺漂亮的。”

  比江城的要好看多了。

  靠近北邊的風景真的沒得挑的。

  聽到車子的引擎聲響起,兩人同時起身,看到了車上下來的人。

  “老大。”

  這兩人自從加入元首府的人才計劃之后就一直沒怎么回來,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現在葉斐的面前。

  “你們倆最近不是挺忙的嗎?”

  荊楚湊到葉斐身邊,“是他忙,我才不忙呢。”

  他就是個打雜的,能有什么大事會找他。

  “你也沒輕松到哪兒去,這兩天整個計劃內的女工作人員你不是都處的挺不錯嗎。”

  星墨頭也沒抬得反駁了一句。

  “你亂說什么呢。”荊楚瞪了他一眼。

  這兩人都一起搭伙很長時間了,可還是有事沒事都在斗嘴吵架。

  “你們還真是……”

  “小心!!”

  敘白一把將郅淮推開,他剛剛站過的地方草皮被破開掀起來。

  男人面色一凜,伸手將葉斐護在了身下,四周保鏢迅速警覺起來。

  對方眼看著就沒了先機,收拾了武器迅速撤退。

  四周一片寂靜,郅淮帶著葉斐撤回了建筑內。

  “沒事吧。”郅淮上下檢查葉斐的情況。

  荊楚從門口撤回,李勛已經迅速調查完畢進屋。

  “根據彈道軌跡來看,對方的目標是先生。”

  星墨面色冷然,“這些不要命的狗東西。”

  還真是什么的人都能往他們云巔頭上潑水了,簡直不要太過分。

  “為什么目標會是你。”葉斐看向郅淮。

  后者挑眉,抬手敲了敲她的腦門,“聽上去不太服氣啊。”

  追出去的人去而復返,將捕捉到的信息一一列出來。

  “應該是元首府的人。”李勛開口道。

  一旁的云禹反駁,“不可能,霍謄沒那個膽子敢對先生下手。”

  霍謄不是傻子,今天敘白全程跟著郅淮,他們云巔對接北洲這邊的人就是敘白。

  在見到敘白的時候他也應該也就清楚了,郅淮的身份。

  “在北洲這地界,尤其是現在的K國,他需要拉攏云巔的勢力幫助自己坐穩那個位置,不可能在這個節骨眼上對先生下手,他沒那個膽子!”

  況且人還在利達動手,霍謄不會做這么蠢的事情。

  “不是霍謄,那還能是誰?”葉斐挑眉反問。

  一旁聽了半天的池偃回了句,“那便是沖著葉斐來的。”

  可是彈道軌跡都證明了剛才的人目標就是郅淮,不是葉斐。

  “你是什么時候來的。”葉斐盯著他眨眼。

  這人到利達了?

  池偃的工作性質應該不是能夠隨便出國的。

  “我這次是有專門的出國申請的。”池偃瞥了她一眼。

  郅淮沒等她和池偃聊下一句,帶著人上樓休息了。

  “等等啊,先確定一下那些人是什么來頭。”葉斐探頭對著敘白叫了聲。

  敘白笑著回答,“夫人放心。”

  敢對先生下手,就別想能夠全身而退。

  回到房間里,葉斐被放在床尾,她等著男人洗漱的同時倒在床上問了句。

  “你有沒有覺得厲川看你的眼神不對?”

  厲川畢竟也是和霍謄同時期的掌權者,大權在握這么多年,哪次霍謄接待貴客的時候他不在。

  能夠看出點什么東西也是正常的。

  “這兩年K國這邊負責對接的都是敘白,我從來沒在利達露面過,但是厲川在北洲峰會見過我,所以他是知道我身份的。”

  葉斐看著頭頂絢爛的水晶燈回了句,“那對你下手的就應該不是厲川的人。”

  厲川不會傻到在如今K國內憂外患的時候對郅淮動手,增加不必要的麻煩。

  “那是龔恒嗎?”

  葉斐猛地坐起身來。

  正好洗完澡擦著頭發走出來男人站在床尾看著她。

  從葉斐的視線看過去,入目便是健碩的腹肌,水滴順著他的發尾落下,從男人精致的鎖骨往下,最終消失。

  “你這是打算勾引我?”

  葉斐伸手,指尖在他腹部清晰的人魚線上戳了戳。

  “那夫人受不受我的勾引?”

  郅淮大手握住她的指尖捏了捏。

  “今晚允許你侍寢,你可要好好表現。”

  她笑著攤開手掌。

  男人低頭,鼻尖輕點她的,“小的保證,能讓女王陛下滿意。”

  夜涼如水,掩蓋滿室旖旎。

  同這邊不同的是,最靠近元首府的地方,一片森冷。

  隨著人才計劃的推進,元首府已經挑選出了最后確定能夠加入中計劃的人選。

  楚浠站在元首府最中間的噴泉邊上。

  這個時間點,噴泉內的燈光亮起,水柱四射。

  楚浠揉了揉眼睛,站在原地深呼吸。

  從辦公室內走出來的人將杯子遞給她。

  “阿蒂亞小姐,這是最新的數據分析報告。”

  系統修復已經進行了一個星期,他們這批人將整個元首府的網絡系統重新做了一遍。

  估計明天早上這工作就能完成了。

  這兩天懸著的心也終于能夠放下了。

  “我們接下來要做什么?”助理開口問道。

  雖然只是跟著楚浠這幾天的時間,但他們都清楚眼前的女孩子有多么通天的本事。

  再混亂的數據到她這里都是井然有序沒有任何問題的。

  “調令下來了,我們馬上要啟程去北邊,北軍基地。”楚浠看著他開口道。

  助理眼中一亮,“是厲將軍的隊伍嗎。”

  厲川是整個利達最為重兵在握的將軍,也是霍謄的左右手。

  他的基地網絡就是整個K國最關鍵重要的,他們能夠對那里的網絡進行加固,足以可見對他們的看重。

  “是,告訴他們收拾行李吧,明天早上啟程。”

  助理歡天喜地的回去告訴所有人。

  楚浠站在原地,抬眸看到了一直沒回去的澳然。

  這小子今晚上是打算住在這里了,霍域住的院子也一直都有他的房間。

  “我有事情要問你。”

  楚浠挑眉,“姐姐都不叫。”

  澳然湊近喊了句,“阿蒂亞,你告訴我,葉斐是不是清姨的女兒。”

  “你還在糾結這個問題呢。”

  楚浠轉身,這小子的思緒還真是一直都停滯不前。

  兩人一前一后的在花園里散步,楚浠在前,澳然緊隨其后不放。

  他可是得了霍域的命令的,一定要從楚浠口中問出有用的話。

  既然葉斐的嘴閉得死緊,那楚浠這邊總是能有有用的信息的。

  “你就別纏著我了,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呢。”

  楚浠剛走出兩步路,就看到了不遠處坐在湖邊的霍謄和清姨。

  “不得不說,霍叔叔夫婦還是挺恩愛的。”

  只要清姨出現的時候,他的視線永遠都是在清姨身上的。

  “可不是嗎,這時候都還在談心。”

  她接受到了有關葉斐的消息,郅淮在利達境內受到伏擊。

  對方想要的就是郅淮的命,可是郅淮的死,會引起的后果波動太大。

  霍謄不像是會做這種事情的人。

  可是如今利達的局面如此,霍謄和龔恒的斗爭落下帷幕,郅淮的死,百害而無一利。

  對方到底想做什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