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199 你就是葉斐吧
  因為葉斐生病的緣故,原定的晚餐也就推遲了幾天時間。

  這幾天有郅淮的照顧,葉斐的病眼瞅著就好了,其實楚浠也看出來了。

  葉斐的問題不在身體上,而在心里,有郅淮的陪伴,她相當于有了依仗。

  如今情緒平復下來,那邊是要處理這件事情的時候了。

  她所有能夠查到的有關霍謄夫婦的資料都送過去了,包括霍域的身世也一起。

  如果她們的猜測沒錯,清姨就是洛璨的話,那便是十五年前離開的江城。

  霍域的出生便不可能那么早。

  她們的確也查到了一些東西,霍域是陪著霍謄夫婦在邊境待了到了十歲。

  霍域十歲的時候,霍謄成為了元首,他隨著父母返回了利達,并且入住元首府。

  在他十歲之前的所有資料和生活對于外界而言都是保密的。

  就連霍域的存在也是在他年滿十八歲之后才公布的,眾人也才知道元首有個兒子。

  用餐的地點選在了元首府,這里有整個利達最為優秀的廚師。

  為了照顧葉斐的口味,在前一天晚上霍域特地打電話詢問了她的喜好。

  既然是誠心誠意的請人吃飯,那么就尊重客人的口味。

  霍域站在門口,他整個人穿的很正式,領結打的一絲不茍。

  澳然也被作為賓客宴請過來,畢竟他和葉斐霍域一起被關起來那么幾天的日子。

  多多少少也算是朋友了,楚浠自然也是在列的。

  “差不多快過來了吧。”

  澳然看著遠處說了句。

  昨天他們去找葉斐也沒能見到人,被她老公給擋回來了。

  所以想問的事情也沒能問出來,霍域這會兒也還是滿頭霧水。

  澳然靠近霍域,小聲的說了句,“一會兒要是葉斐公布清姨的身份,你可得忍住了。”

  如果清姨真的是葉斐認識的人,或者和葉斐是關系匪淺的。

  那霍域和葉斐就是親戚啊。

  能有葉斐這么個姐姐也挺不錯的,更別提她老公了。

  “公布什么身份?”楚浠湊過去。

  澳然看了她一眼,再看看霍域,湊近楚浠開口,“你沒發現葉斐可能和清姨認識嗎?”

  “為什么這么說?”

  澳然沖著她解釋,“那天葉斐看清姨的眼神明顯不對啊,你難道沒發現嗎?”

  楚浠滿意的點頭,這兩小子也不算太笨啊。

  “她們的確是有點關系,清姨很像葉斐多年前失蹤的阿姨。”

  霍域聞言看向了楚浠,這么說來,葉斐和他真的是親戚。

  “真的?”澳然瞪大眼睛。

  他原本也只是猜測而已,這么看來這是真的了。

  “詳細的情況你們一會兒可以問問。”楚浠開口道。

  剛見到清姨的時候是葉斐太過激動,拋棄自己而去的親生母親十五年之后以這樣的方式再見。

  只怕換做誰都接受不了,可葉斐也不是沒經過大風大浪的人。

  她這些年什么樣的事情沒經歷過,只怕如今和清姨同坐在一張桌上面對面用餐。

  也不會引起她多大的心理波動。

  “葉斐是怎么和你說的?”霍域看著楚浠問道。

  素來冷臉的少年此刻也有了情緒波動。

  “具體是什么,我不是當事人,不能說太多。”楚浠只能點到為止。

  不過這兩人也不傻,如果說當初第一眼看到葉斐的時候覺得眼熟。

  現在也應該是越看越覺得兩人長得像了,當然了,見過葉清城照片的楚浠到現在都還是覺得葉斐的長相,其實更像父親。

  霍謄夫婦從正廳出來,身旁還跟著厲川。

  約好的時間是晚上七點,車子到的時間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車上先下來的人是敘白,后車門自動彈開,他站在車前等著。

  郅淮先下來之后整理了身上的衣服,單手扶著妻子下車。

  楚浠看到葉斐身上那條絲絨材質的長裙輕笑,這個從來不喜歡穿裙子的人,今天穿的倒是挺正式貴氣的。

  兩人相攜而來,高大俊美的男人低頭伸手替嬌美的妻子別過碎發。

  美的如同一幅畫一樣。

  霍謄夫婦往前一步,清姨倒是上次驚鴻一面,而霍謄是第一次見到葉斐。

  楚浠提著裙擺走過去,走到四人中間介紹。

  “閣下,這是葉斐同她的丈夫郅淮。”

  霍謄微微頷首,對著郅淮伸出手掌。

  “郅淮。”

  “霍謄。”

  清姨穿了挑暗紅色的長裙,一塊金絲編織的披肩顯得貴氣十足。

  “你就是葉斐吧,上次我們也沒能說上話。”

  清姨動作親昵的上前握住她的手,掌心傳來的觸感讓葉斐不由低頭。

  握住她的那只手掌心柔軟,保養得當,絲毫看不出來有任何做過苦力的蒼老。

  “您好。”葉斐頷首。

  一旁的楚浠捏了把汗,時刻警惕兩人之間的動靜。

  生怕下一秒就出了任何的問題。

  就連澳然和霍域也是死死的盯著葉斐和清姨。

  可是兩人表現的無懈可擊,真的像是第一次見面一般。

  “我們先進去吧,別在這里站著了。”霍謄開口道。

  一行人往餐廳內去,跟在最后面的厲川視線掃過郅淮。

  他總有種眼前人似曾相識的感覺。

  反應過來什么之后,厲川整理袖口輕笑。

  這下可是有意思了。

  這次接待葉斐夫婦,元首府的餐廳可是花了大心思的,基本上就是按照最高規格來接待了。

  霍謄坐在主位上,下方依次便是葉斐夫婦和霍域清姨等等。

  “這些都是按照葉斐的口味做的菜,你們不必拘束,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樣。”清姨看著葉斐笑道。

  她從見到葉斐開始,所有的表現都是從善如流,沒有絲毫的不對勁。

  且眼神和從前一樣,依舊是和善而溫柔。

  這么看來,她是真的不認識葉斐。

  “對于在城東別墅救我的人于水火之中的葉斐小姐,我從一開始就想見一面,沒想到會是這么年輕的小姑娘。”

  厲川的聲音自桌尾傳來,他身上的制服筆挺,人也十分精神。

  忽然被點到名字的葉斐同時抬眸,兩人視線對接,她微微頷首。

  “厲將軍,久聞大名……”

  名震K國的厲川,可不是任何人都能見得到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