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194 所以她真的是葉斐的母親
  首都利達最大的星級酒店。

  半夜從山里回來之后,葉斐就回了這里蒙頭大睡,外面守著的人也都沒敲門打擾。

  一直到臨近中午時分,這里迎來了第一個敲門的人。

  楚浠按了半天的門鈴,里面才傳來了動靜。

  披頭散發的葉斐一把將門拉開,之后看都沒看門口的人一眼就轉身回了屋內,倒在了床上。

  “你倒是睡得挺香得。”

  楚浠站在床邊,看著松軟大床上的人。

  “大恩人,你那邊處理完了?”葉斐睡眼忪惺的問了句。

  楚浠在沙發上落座,“你接到電話了?”

  為了表示誠意,霍謄和夫人會親自給葉斐打電話邀請她去吃飯。

  床上的人裹著被子蠕動了一下,“好像是聽到響了兩聲。”

  楚浠挑眉,這祖宗睡覺的時候是沒人敢招惹的,她的手機估計也是震動了幾次之后她沒搭理吧。

  “霍謄夫婦邀請你一起共進晚餐,去吃嗎?”

  葉斐睜開眼睛從床上坐起來,“元首府的廚師做飯好吃嗎?”

  楚浠垂眸思索,似乎真的在想這個問題。

  “好像是挺好吃的,專門做國宴的,反正不會難吃。”

  她小時候也陪著接待過幾次外賓,反正菜做的好像是挺精致的,就是吃起來沒有那么驚艷。

  “吃吧,這可是元首的邀請。”

  葉斐開口道。

  楚浠挑眉,“你不是最討厭這樣的場合嗎?”

  也正是因為這個,這么多年南洄的對外業務都是溫嶠處理。

  葉斐不喜歡應酬,討厭酒桌上的虛與委蛇。

  楚浠看著從床上翻身下床的女人,她皮膚白皙,五官精致,哪怕現在現在剛起床,發絲凌亂,也絲毫不見邋遢。

  她就那么盯著葉斐的臉,一直越來越靠近。

  “你想干什么?”

  葉斐的聲音將她從自己的思緒里喚醒。

  反應過來楚浠才發現自己這會兒已經跪坐在床上了,距離葉斐是越來越近。

  “沒反應過來。”楚浠擺擺手。

  葉斐盯著她,一眼就看出來她這是心里有事情。

  “發生什么事情了?”

  楚浠搖頭,沒說實話。

  “沒事,我就是忽然覺得你長得真的挺好看的。”

  現在重新再去看葉斐的這張臉,真的是越看越像清姨。

  “你被打壞腦子了?是云禹去的太晚了?”

  楚浠白了她一眼,將人拖到衛生間洗漱。

  等著她整理的時候,荊楚和星墨敲門而入。

  注意到人在浴室里,荊楚湊到楚浠耳邊小心翼翼地說了句。

  “溫老大來了。”

  這個節骨眼上溫嶠到了。

  楚浠眼中一冷,她的猜想看樣子已經得到驗證了。

  “人在樓下大廳。”荊楚繼續說道。

  “怎么不上來?”楚浠挑眉。

  荊楚看了眼門外,“上不來。”

  人剛到大廳就被扣下了,要到葉斐所在的樓層是要乘坐專屬電梯的。

  電梯現在被云巔的人守著了。

  楚浠看了眼浴室的方向,正好她也有事情要問。

  葉斐不在也是正好。

  “你們在這兒等著,我去和溫嶠聊聊。”

  溫嶠很少入北洲境內,南洄和云巔界限清晰,不會互相干涉。

  這趟如果不是萬不得已的話,他也不會過來。

  楚浠下樓之后就看到了坐在卡座里的溫嶠,他兩邊站著的人依舊橫眉冷眼。

  “好久不見啊。”

  溫嶠放下杯子,看到過來的人輕笑,“你也在這兒呢。”

  楚浠到他對面落座,就聽到他開口。

  “恭喜你啊,回家了。”

  南洄的消息靈通,雖然不涉足北洲的事務,但也絕對不是消息閉塞的狀態。

  況且當年在葉斐將人帶入南洄的時候,楚浠的身世就已經是初現端倪了。

  他們都能猜得到,畢竟對于一個真的不修邊幅不管生長環境的人來說。

  楚浠身上的那股氣質,可不是隨隨便便什么家庭都能熏陶的出來的。

  “從來不涉足北洲事務的南洄,你已經是鮮少會跨入這里的人,更別說在如今政局混亂的K國出現了。”

  南洄的掌權者如果這個時候出現在這里,很容易被斷定為是牽扯到了哪一派的爭斗之中去。

  “你應該猜得到。”

  楚浠握著杯子,沉浸半響之后開口。

  “當初在江城你再三提醒郅淮,別讓葉斐到K國來,我原本以為你只是出于對葉斐人身安全的考慮,不想讓她追查當年的事情,沒想到還有這么一層。”

  溫嶠當然清楚,楚浠的身份是能夠出入元首府的。

  再加上如今兩人和霍域的相處也很不錯,只要她一直都是霍謄夫人的一天。

  他們就一定能碰得上。

  “他們見面了?”溫嶠看著楚浠,有些不太確定。

  楚浠搖頭,“如果真的見面了,現在坐在你面前的人就不是我了。”

  她不知道溫嶠到底是什么時候開始知道這個事情的,但是呢個狗確定的就是他知道的時間不短。

  “所以,她真的是葉斐的母親。”

  楚浠確定道。

  江城所有能夠找得到的資料之中,都沒有顯示葉清城夫婦照片的。

  可是楚浠見到過,在葉家的影集里,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雖然照片上的人當時年輕,而如今霍謄身邊的女人容顏老去,但也依舊能夠分辨的出來。

  霍謄身邊那個被他撿回來的女人,霍域的母親,就是葉斐的親生母親洛璨。

  “可是不對啊。”

  楚浠反應過來急忙叫停。

  如果清姨就是洛璨的話,她是怎么生出年齡只比葉斐小了不到兩歲的霍域的。

  這完全說不過去啊。

  無論從哪方面都說不過去。

  “傳聞,不一定都是真實的。”溫嶠看著楚浠開口。

  她愣了愣,恍然之間像是明白了什么。

  這事情的真相,只有霍謄自己清楚。

  “葉斐如今還沒見到人,還能有機會。”溫嶠提醒她。

  只要將葉斐帶離K國,一切就還有轉圜的余地。

  楚浠搖頭,“晚了。”

  葉斐也不是個傻子,很多事情,她循著蛛絲馬跡就能猜得到時發生了什么。

  如今霍謄的邀請已經過來了,明天那頓飯,她一定會去吃。

  況且,只要NT的事情不查清楚的一天,她也不會離開K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