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191 帶走沈清梨的另有其人
  元首府內的情形陡然發生轉變。

  穆斯利失蹤,所有安保部門發生調動,對方踩準了他們換崗的時間節點發動了攻擊。

  不耗費一槍一彈就直接將整個元首府收入囊中。

  霍謄安靜的坐在辦公室內,他俯瞰下面訓練有素入駐的軍隊,整個人神態冷漠。

  大門被從外面推開,進來的人頭發花白,卻十分有精神。

  “霍謄,你還有什么想說的嗎?”

  他臉上已經滿是大權在握的怡然自得。

  “趁著我把穆斯利調出城外的機會發動攻擊,這也在你的計劃之中。”

  穆斯利這次出去帶足了人手,但是唯獨沒動元首府的安保。

  他能夠這么迅速的掌控局勢,除了兵貴神速之外,內部只怕也是出了問題了。

  “沒辦法,穆斯利這人本事不小,如果他寸步不離,我未必能夠有機會。”龔恒挑眉道。

  霍謄對于他的說法也是承認,穆斯利在元首府那么多年,替他掃清了多少障礙。

  “這么說來,這次NT的消息也是你放出來的?”

  龔恒聽著他的話輕笑出聲,“NT這事情可同我沒關系,我只是借了東風而已。”

  很快他轉而看向霍謄,“況且,NT的事情你是最清楚的,難道不是你給我下的套嗎?”

  霍謄折了一個穆斯利,他同樣丟了一個晉肅,兩人都沒討到什么好處。

  “你還真是賊喊抓賊,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背地里都做了什么。”霍謄反唇相譏。

  “你不用裝了,現在只有我們倆,你倒是說說,人呢?”龔恒開口道。

  NT計劃有幸存者,這是他們手上得到的第一手消息。

  了解赫斯的人都清楚,赫斯是不會毀掉所有實驗數據的。

  那是多少人畢生的心血,整個NT的理念就是造福人類,他們將這個信仰看的比自己的生命更重。

  將科研的成果看的比人命更重。

  只要能夠拿到他們手上的東西,就意味著他們已經有了能夠和整個世界相抗衡的底氣。

  “大選也沒多久了,你就這么沉不住氣,在大選之前攻入元首府,你想好后果了嗎?”

  龔恒不以為然,他敢在這個時候走出這一步,當然是已經想好了后果了。

  “這位置你都坐了這么長時間了,也該主動退位了。”

  可是這話聽在霍謄耳朵里,卻像是天方夜譚。

  “你在做白日夢吧。”

  預料之中的答案,龔恒將帶來的東西遞了過去。

  “你現在已經沒有選擇了,先不提晉明的死,你只怕也不敢告訴外界真相,要是東國那邊知道了當年的病毒和你有關系,只怕兩國之間的關系徹底毀了不說,你的名譽也要受到影響。”

  霍謄抓緊了桌上的文件,“你在威脅我?”

  龔恒臉上的笑意囂張,“這不是威脅,是警告。”

  他這次做了十足的準備,最重要的是阿蒂亞回歸,晉明唯一的血脈。

  那個孩子的身份會成為他們討伐元首的有利武器。

  更何況,晉明當年是為了霍謄才死在東國。

  所有的真相展開,針對的都是霍謄。

  “我不會退位,也不會放棄大選,我們可以光明正大的對決,你要是以為用這樣的手段能讓我屈服,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霍謄依舊不松口。

  龔恒想了想,換了個說法。

  “你如果現在退下去,你依舊是那個執政清明,政績優秀的好元首,可你要是名聲掃地之后被驅逐出去,可就不是這么個說法了,我可是為了你考慮啊。”

  兩人斗了這么多年,龔恒自己都承認,霍謄上臺之后推行的政策和規劃。

  對于提升K國國力有很大的幫助,他解決了邊境混亂,三年之內GDP翻了兩倍還要多。

  如果不是拿住了他的尾巴,龔恒也不會有把握能夠將他給弄下來。

  “我要是不答應呢?”

  龔恒看著他死鴨子嘴硬的樣子,只淺笑一聲。

  “你那位素來不出門的太太,正好被請到我府上做客了。”

  他話音剛落,霍謄臉上神色變了變。

  龔恒見狀笑出聲來,“你還真是個癡情種子啊!”

  誰不知道霍謄對自己那個小老婆幾乎是愛到了骨子里,為了她不惜和自己的母親翻臉。

  這么多年那個女人一直被他保護的很好,從來不在公眾場合露面。

  別說是公眾場合了,就算是私下的場合也不會一起出現。

  龔恒也只是曾經遠遠的見過一眼,在霍域滿月宴的時候見過。

  如果論相貌,真的是個頂漂亮的。

  可就是不知道用的什么辦法,能讓霍謄這么一個結過婚有過無數女人的男人都能沉溺至此。

  “我原本沒想用這個辦法的,但是你實在欺人太甚。”

  龔恒冷哼一聲。

  如今霍謄手上掌握了赫斯教授所有的研究成果,開設的人才計劃幾乎引進了大半個洲際有頭有臉的行業翹楚。

  他如果再不做相應的措施,永遠都不可能贏。

  “放了她。”霍謄只冷著臉說道。

  龔恒將放出來的視頻關閉,看向霍謄的眼中更是多了幾分強硬。

  “都知道她是你的軟肋,我怎么可能就這么放了這個軟肋。”

  龔恒一副抓住他尾巴的囂張。

  “龔恒,禍不及家人。”

  后者隨即大笑出聲。

  “當初霍域被綁架的時候我也沒看到你這么著急啊,你這兒子還不如你的老婆重要,果然霍元首是最癡情的男人。”

  門外的人看了眼,想要發送消息聯絡外圍的部隊過來接應。

  卻在按下通訊器的一瞬間,被后面沖出來的人死死按住。

  龔恒最后給了霍謄一個小時思考的時間。

  他這次破釜沉舟,是做足了準備,幾乎將所有能夠算計的都算計到了。

  有種不成功便成仁的決絕。

  霍謄坐在桌前,看著電腦上傳送過來的監視器畫面。

  帶隊過去的人曾經也是他的心腹,如今卻成了龔恒的人。

  他仰頭靠在椅子上,腦子里閃過無數種可能性。

  龔恒從辦公室出來,外面等候的人馬上圍了過來。

  “將人看住了,一個小時之后我再過來。”

  下面的人服從彎腰。

  霍謄坐在辦公桌前,透過窗戶能夠看到外面不斷巡邏的隊伍。

  預料之中的局面,龔恒走的每一步他都想到了。

  可唯獨沒想到,會有NT的幸存者打著赫斯的旗號,走出了這一步。

  這完全將他們的計劃打亂了。

  針對龔恒必然會發生的叛亂,他提前早就做出了部署規劃。

  整個計劃之中最為關鍵的就是穆斯利,他被扣下了。

  “閣下,我們已經被團團圍住了。”一旁的和部長匯報情況。

  不用他說霍謄都想得到外面是什么情況。

  “只能等厲川那邊了。”

  厲川如今帶著人在東山拉練,毫無信號的地方,只怕知道元首府出事也要在明天早上了。

  龔恒也是看準了這個時機才會在這個時候動手的。

  “那夫人那邊呢?”

  為了避免出現意外情況,他們提前將大部分的人手都調到夫人那邊了。

  可是今天這個時間段像是故意掐算好了的。

  不光夫人被關起來了,就連霍域也是一起。

  “不慌,再等等。”

  霍謄抬眸,熄滅的電腦屏幕上反射出他略帶冷意的面孔。

  如今已經是最后一步,他們不能著急。

  ……

  城東最高的建筑內,坐在監控攝像前將一切盡收眼底。

  云城敲了三下門之后走了進來,將新問出來的消息告知。

  “夫人,兩人都不承認和NT被屠的事情有關系。”

  穆斯利代表了霍謄,霍謄所有的事情他都知道,事無巨細,而晉肅哪怕和龔恒只是合作關系。

  他也能查到很多事情。

  這兩人給出的都只是知道NT的事情,可NT被屠殺和他們全然沒有任何關系。

  這可就有意思了,當年的證據全部指向K國,如果不是霍謄的手筆。

  那便是龔恒,除了這兩人之外再無其他。

  況且他們也是知道NT有幸存者存在的,所以才會這么著急忙慌的上當了。

  “夫人?”

  云城試探性的叫了聲。

  椅子上的葉斐低頭沉思,手邊還不住在紙上圈圈點點。

  他探頭過去看了眼,寫了好多名字出來。

  “要將人給放了嗎?”

  他們的審問手段可是一絕,如果連他們都問不出來的事情。

  那必然便是沒有了。

  葉斐忽然仰頭看著天花板。

  “暫時別放,等到天亮。”

  元首府那邊正折騰著,她也想看看最后會演變成什么樣子。

  “那需要安排人去將楚浠小姐給帶出來嗎?”

  現在楚浠可還和霍域一起被困著呢。

  “不用。”葉斐搖頭。

  楚浠那邊有荊楚盯著,必要的時候荊楚會將人帶出來的。

  云禹推門而入,將帶來的東西畢恭畢敬的遞過去。

  “夫人,有新發現了。”

  他們的人將穆斯利和晉肅所有可能藏人的地方都找了個遍,最后才確定了。

  沈清梨真的不在霍謄或者是龔恒的手里。

  帶走她的另有其人。

  但是能夠同時從霍謄和龔恒手里獲取消息的,整個利達并不多。

  “或許能夠換個思路呢。”

  葉斐看完所有的資料數據之后陷入沉思……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