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126 生日快樂,小天使
  臨近十二點,郅淮終于將生日蛋糕親手做了出來。

  雖然賣相不是很好看,但也是他費了心思的,用粉色的奶油勾邊,畫上了葉斐喜歡的圖案。

  最后將小天使玩偶放上去的時候,男人放下了手上的蛋糕刀,有種大功告成的既視感。

  “喜歡嗎?”他沖著對面人開口。

  葉斐輕笑著點頭,“喜歡。”

  最后這小天使的玩偶可是點睛之筆,雖然不是很精致很好看的蛋糕。

  但卻是十分有心意的蛋糕。

  郅淮將兩個數字蠟燭擺上去,點燃之后關閉了燈光。

  過生日,像模像樣的肯定是要許愿的。

  燭火搖曳,在她臉上跳動著溫暖的火光。

  她雙手交疊成拳,聽話的閉眼許愿。

  三個生日愿望,葉斐在閉上眼睛之后才反應過來自己心里好像也沒什么好求的。

  郅淮開口給她唱生日歌,男人聲音低沉性感,歌聲好聽的宛若天籟。

  這是她第一次聽到郅淮唱歌,眉眼微動之間,她輕笑著分開了手睜開眼睛。

  “吹蠟燭。”郅淮提醒她。

  同樣搖曳的燭光在男人臉上鍍上了一層溫柔至極的光芒。

  “你知道我為什么一定要蛋糕上有小天使嗎?”她忽然開口問道。

  郅淮搖頭,等著她接下來的話。

  “因為以前我過生日的時候,每次我爸爸買的蛋糕上肯定會有一個小天使,從一歲到五歲,年年如此。”

  那時候葉清城總是抱著不大的葉斐,說她是小天使。

  是老天賜予他的最好的禮物。

  所以在葉斐的潛移默化之中,要有小天使才能算是過生日。

  “我把第三個愿望送給你了。”

  她說著將郅淮的兩手交疊在一起,單手合上他的眼睛。

  “你也許一個愿望吧。”

  閉著眼睛的男人輕笑出聲,“真的打算送我了,今天怎么這么大方。”

  “不都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嗎,你是我丈夫,我過生日送給你一個愿望不是很正常的嗎。”

  雖然這愿望不一定會實現,但想想也是高興的。

  “好。”

  郅淮聽話的閉眼,十分虔誠的伸手許愿。

  房間內昏暗一片,燈光晃動在兩人臉上,烘托渲染出了曖昧的氣息。

  蠟燭熄滅,燈光重新亮起來。

  葉斐湊過去問他,“你許了什么愿望?”

  男人笑了笑,“不是說送我了,還帶要回去的。”

  “還不興問一問了。”她哼了聲。

  郅淮抬手,指尖點了點奶油抹在她的鼻尖上。

  “我希望郅太太,永遠開心快樂。”

  他許的愿望,也只和她有關系。

  蛋糕從中間切開,郅淮喂她吃了口。

  “好吃嗎?”男人眼中有隱隱的期待。

  甜膩的草莓味在口腔中散開,葉斐說不上來這是什么味道。

  但是她并不排斥,這很好吃。

  “你要嘗嘗嗎?”她開口問道。

  郅淮還沒說什么,下一秒女孩子便起身吻了過來。

  萬籟俱靜,整個室內聽不到任何聲音。

  廚房內琉璃臺面兩邊站著的兩人中間隔了蛋糕,女孩子踮起腳尖,單手勾住男人的脖頸吻了上去。

  郅淮眼中有一閃而過的詫異,可很快就化被動為主動。

  她閉著眼睛,掐住男人后頸的手越來越緊。

  天地顛倒之間,身材高大的男人將面前人打橫抱起往室內走去。

  柔軟的床墊抵住后背的時候,葉斐有了片刻的清醒。

  “可以嗎?”

  她輕笑著勾住了他修長的手指,“我是郅太太,名正言順的。”

  一夜未眠,已經忍耐多時的男人如同破籠而出的野獸一般。

  一夜過去,葉斐靠在他胸前,睫毛濡濕。

  她迷迷糊糊只聽到了男人最后在她耳邊說的那句。

  生日快樂,我的小天使。

  睡夢中的人嘴角輕勾,原來生日的時候有人陪伴,是這么好的事情。

  浴室內傳出來一陣水聲,已經整理完畢的男人走了出來。

  他身上只有下半身穿了條寬松的黑色褲子,健碩的上半身,后背上能看得到交錯曖昧的紅色劃痕。

  床上的人薄被蓋到肩膀,露出的肌膚上痕跡曖昧。

  他屈膝跪在床上,伸手將人撈到懷里。

  被動了一下的小姑娘哼了聲,嗓子有些啞。

  他將人抱起來,下巴蹭了蹭她的額頭。

  “帶你去洗澡,乖乖睡。”

  兩人這邊倒是折騰了半夜,郅淮倒是控制的很好。

  她年紀不大,未經人事,不能太過放肆。

  葉斐一覺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她睜開眼睛的時候,只感覺嗓子火辣辣的疼,渾身上下像是被拆開一樣。

  經歷了昨天的事情,她有種自己的四肢已經不屬于她的感覺。

  郅淮走進來的時候手里端了杯水,體貼的將人攬入懷中,他低頭給葉斐喂水。

  “有沒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

  正大口喝水的人沒搭理他,但是耳后泛了一抹粉紅色出來。

  “那,舒服嗎?”他又低頭問了句。

  葉斐被水嗆了一口,伸手掐了把他的腰腹。

  郅淮也沒再逗她,輕輕的伸手碰了碰她的小臉。

  “再睡會兒,我們下午啟程回江城。”

  老爺子那邊聽到了礦洞的事情,著急忙慌的打了電話讓他趕緊將人帶回去。

  既然礦洞都塌了,看到消息的人可不得直接嚇死了。

  況且如今葉斐需要好好的休養,人帶回江城才是最重要的。

  葉斐低頭看了眼,這些痕跡還真的是沒眼看。

  聯想到昨天晚上他那些沒羞沒臊的話,葉斐臉上帶著紅意。

  “餓不餓,還是要繼續睡?”郅淮低頭哄著她。

  “我今天還有事情要處理。”

  節目組那邊,送佛送到西,她也是總制片。

  現在出了問題總不能不管不顧,總是要和阮臻商量一下后續的錄制問題。

  石頭記自從開播以來熱度一直居高不下,關注度很高。

  如今到了最后一期節目了,能有個好的結尾是最好的。

  總歸這是欠kopi的人情,不能不還。

  荊楚過來敲門的時候,已經到中午了。

  郅淮將門拉開,看著門內站著的男人,荊楚愣了愣。

  郅先生今天怎么看上去和平時不太一樣啊。

  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是他的錯覺嗎。

  而且老大今天早上居然沒起床抓他一起去跑步,這可真是難得一見啊。

  “這個是老大的生日禮物,早上在門口發現的。”荊楚將手里的盒子遞過去,順便提醒了一句,“藍色的那個是我買的。”

  他也不懂女孩子喜歡什么,更不懂老大這樣什么都有的人能喜歡什么。

  所以就直接跑這里的原料場,買了塊水色極好的翡翠原料。

  想著讓老大自己做個鐲子什么的,這料挺貴的。

  花了他將近七位數,想想都肉疼。

  不過白色那個盒子他就不清楚是誰送過來的了。

  前臺的人說,是早上有人放過去的,而且點明了是要送給樓上葉斐小姐的禮物。

  荊楚將東西送過來之后,十分識相的轉身離開。

  就郅先生這樣子,他好像是隱約猜出來昨晚上發生什么事情了。

  還是別打擾人家了。

  郅淮拎著禮物盒子走進來,葉斐這會兒正坐在桌前吃飯。

  但她連抬手的力氣都沒有,所以握筷子的姿勢看上去有些別扭。

  郅淮將盒子放在她面前,伸手接過了她的筷子開始給她喂飯。

  葉斐拆開禮物盒看了眼,翡翠原料的水色極好,可是上等貨。

  這塊原料就超過了七位數。

  荊楚這小子這次可是大手筆了。

  “這小子,還真是挺用心的。”

  另外一個盒子拆開,葉斐看清楚了盒子里的東西。

  是個用檀木雕刻的長壽佛,可雕刻的手藝算不上頂級,有些磕磕盼盼的,應該是自己親手做的。

  禮物盒子里沒留名字,也沒寫小紙條什么的。

  “誰給的禮物會送到這里來。”葉斐挑眉。

  知道她生日的人沒幾個,千里迢迢到密市這地方來送禮物,還真真是挺用心的。

  “是不是你?”葉斐挑眉看著他。

  正在給她喂飯的男人往她嘴里塞了個蝦仁,挑眉看著她。

  “夫人是對我昨晚的表現不滿意了?”

  葉斐眨眨眼,怎么就把話題拐到這上面去了。

  “我昨晚送給夫人的大禮,你如果還是不滿意的話,我晚上再接再厲。”

  葉斐打了個手勢,“打住。”

  越說越沒正形了。

  “不是楚浠給你的?”郅淮提醒道。

  楚浠也在這里,她送禮物給葉斐也算是正常。

  葉斐搖頭,十分鄭重其事地說,“你信不信她甚至都沒記住我的生日。”

  對于楚浠的性子散漫,葉斐還是挺了解的。

  楚浠這人不拘小節,如果不是要命的事情,一般不會放在心上。

  況且葉斐的生日,她自己每年都是草草略過,也沒什么好慶祝的。

  楚浠就更不可能記住葉斐自己都不關注的事情了。

  再加上那人,不說是粗枝大葉也沒好到哪兒去,就算送禮物也不可能給她送個長壽佛像。

  肯定是能換錢的東西才對。

  “再吃一口。”郅淮給她夾了塊肉。

  門鈴再次響起來,這次來的人是楚浠,身后還跟著池偃。

  看到開門的男人,池偃抬手打招呼。

  “驚喜不?”

  他回來了!

  “有事?”郅淮斜靠在門邊神情冷淡。

  池偃眨眨眼,對著好友開口。

  “我回來了!”

  難道見到他不應該是情緒激動的抱住他嗎,這男人怎么就能這么冷淡。

  看著眼前的男人,楚浠翻了個白眼。

  還真是個不聰明的。

  她抬手將禮物盒遞過去,禮貌開口。

  “這是給葉斐的生日禮物,我就不進去了,麻煩郅先生交給她。”

  池偃也隨手將買的東西遞過去,好歹是陪著楚浠去逛商場。

  還是葉斐的生日,空著手過來始終不太好。

  他就隨便買了條女孩子喜歡的手鏈,聽說是什么限量款的,應該挺受女孩子的喜愛的。

  看著要關門的男人,池偃笑瞇瞇的伸手攔住。

  “不請我進去坐坐?”

  他好歹是傳說中能靠近郅淮的唯一一個好朋友,這么無情的嗎。

  “不方便。”郅淮睨了他一眼。

  楚浠翻了個白眼,這個大傻子,就沒看到郅淮敞開的領口露出的鎖骨上面曖昧的指甲印。

  人家這是正濃情蜜意的時候,他們進去湊什么熱鬧。

  “我們先走了,麻煩郅先生跟葉斐說一聲我們來過啊。”

  楚浠說著伸手將人直接拽走。

  “進去聊聊啊。”

  池偃的聲音慢慢遠去。

  看到被郅淮拿進門的禮物,葉斐挑眉。

  她就說那不是楚浠送的吧。

  將楚浠送過來的禮物盒子打開,她果不其然看到了躺在里頭的三根金條。

  郅淮拿起掂了掂,笑著夸了句。

  “挺重。”

  葉斐握著五百克的金條毫無意外,她就說楚浠送禮物可是十分簡單粗暴的。

  貴重永遠不會出錯的東西,在她那里才是最有用的。

  盯著手里的雕塑佛像,葉斐眼里的疑惑越來越大。

  這東西肯定是親手做的,而且做它的人還不熟練。

  “去前臺調監控不就知道是誰送的了。”

  郅淮接過她手里的東西,“不會是哪個野男人送的吧。”

  葉斐挑眉,十分認真的想了想,“還真有這個可能。”

  郅淮將人摟入懷里,鼻尖親密的蹭了蹭她的。

  “氣我呢。”

  懷里的小姑娘洋洋得意,“誰知道呢,我可是很受歡迎的,萬一是哪個暗戀者呢。”

  郅淮將人抱到腿上,面對面吻上她的嘴角,動作親昵。

  “我的人,沒人敢搶。”他說著舌尖舔舐過她鎖骨上的吻痕,“夫人要是休息夠了,我們可以繼續了。”

  葉斐小臉一紅,單手撐著他的胸口將兩人的距離拉開一些。

  “你昨晚上沒聽進去我的話。”

  她都說了不要了,可還是被纏的沒辦法。

  “對不起,我下次一定注意。”男人眸光柔和,抱著她輕輕的哄。

  “可我這次不滿意,你最近都別想碰我。”

  她下巴一抬,傲嬌的從鼻孔出氣。

  “哦。”郅淮抱著她笑出聲來,薄唇蹭了蹭她的耳朵,“下次一定讓夫人滿意。”

  小姑娘面色停滯,他不是不努力啊,是太努力了。

  “不如趁著還有時間,我們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