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02 懲治熊孩子 炆炆還是個孩子
  葉家,江城最早一批發展起來的豪門世家。

  雖然如今是葉斐的叔叔葉清遠當家,可偌大的江城無人不知。

  當初將葉家帶入如今頂峰的人,是葉清遠的哥哥葉清城。

  葉清城是江城十五年前當之無愧的商界傳說,如果不是出了意外死于一場車禍,想必如今的葉家會更上一層樓。

  葉老太太這會兒蹲在葉斐的輪椅面前,眼淚刷的一下就落了下來。

  “夭夭……”老太太聲音顫抖的叫出來,低頭抹淚的動作看上去倒是半點不帶虛假的。

  如果不是葉斐當年親耳聽到的自生自滅四個字,眼前當真是一副祖孫久別重逢的感人場景。

  “這些年你去哪兒了?奶奶到處找你都找不到。”顧芝抬手撫過葉斐的臉龐,眼中慈愛盡顯。

  荊楚挺好奇的,面對這樣老人落淚的場景老大會怎么做。

  要埋頭痛哭嗎?

  他還從來沒見過老大煽情的模樣呢,想想還有些小激動呢。

  輪椅上的葉斐很快綻放笑意,十分懂事的安慰老太太,“您別難過了,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一旁的葉言夏看在眼里,虛扶著老太太站起身來。

  老太太抬袖拭淚,“好,奶奶不難過,這是高興的事情。”

  不過這煽情的畫面也沒維持多久,很快便被打破了。

  “砰……”

  一輛兒童乘坐的玩具汽車不偏不倚的撞上了葉斐的輪椅,輪椅受力往后退了退,就被荊楚給擋住了。

  坐在車上駕駛的葉炆像是找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樣,又再次啟動撞了上來。

  荊楚差點沒忍住把這小子丟出去。

  這一看就是打少了。

  “炆炆!”顧芝將人提過來,“不能這么沒有禮貌,你要叫夭夭姐姐。”

  葉言夏見狀招呼傭人將葉炆帶過去,對著葉斐解釋道,“炆炆從小被寵壞了,你別放在心上。”

  “我理解,老來得子嘛,畢竟要多寵愛一些。”葉斐看上去十分善解人意的說道。

  這話不偏不倚,正好落入了進門的葉清遠夫婦耳中。

  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只看了她一眼,不做聲響的入了正廳。

  看著他不是很高興的樣子,一旁的荊楚差點沒笑出聲來。

  老大這話說的,哪個男人會喜歡聽這樣的話。

  “午餐還沒好,你先推著夭夭去花園里看看。”顧芝吩咐葉言夏,自己著急忙慌的往廚房去,“我去看看煲的湯好了沒有。”

  葉斐的記憶中,葉宅的后花園有一片十分漂亮的郁金香,每到花朵盛放的季節,當真是美不勝收,可現在那片花已經換成了張揚的玫瑰。

  如今正是綻放的時候,紅艷艷的一片,絢爛奪目。

  涼亭內葉斐靠著輪椅閉眼,四周吹來的熱氣拂過她的發絲,帶來了陣陣花香。

  她手中婆娑的藍寶石在陽光下發出璀璨耀眼的光芒,原石切割的邊緣十分圓潤,一看就絕非凡品。

  “老大,看上去葉老太太對你的歸來還是挺欣喜的。”荊楚倚坐在圍欄上說了句。

  葉斐將手中的寶石拋高接住,毫不在意地問了句,“你之前跟著溫嶠的時候,他難道沒告訴過你,識人不只識面的道理?”

  “您覺得那老太太有問題?”荊楚緊跟著翻身下來,“那還不簡單,把人捆起來問問不就行了。”

  簡單粗暴,是最管用的辦法。

  “你以為能問出什么來?”

  荊楚咔吧咔吧眼睛,換了個辦法,“把她捆起來倒吊在房梁上,不給吃不給喝,一個老太太也撐不住多久吧。”

  到時候想知道什么她不說。

  葉斐翻了個白眼,“我可要在這兒待半年呢,你這么快就把人給弄死了,我在這兒和誰玩?”

  況且,顧芝當年也不過是不想要她而已,還沒到那個地步。

  不過這人臉上的皮是戴上去的,能戴多久,自然就要看看她的忍耐力能到什么時候了。

  距離兩人不遠處,二樓陽臺上,單手撐著欄桿的葉清遠盯著亭子內的人。

  鏡片凌冽的反光之下,他微微瞇眼。

  “無論如何,必須將那人找出來,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隨著他掛斷電話,書房內進來的蘇藍將杯子放下。

  “你說這孩子這趟回來,會不會已經知道這事兒了?”

  她話音剛落,葉清遠轉身瞪過來,面色冰冷,“管好你的嘴,知道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

  蘇藍聞言輕笑出聲,她在這個家過了這么多年了,當然知道怎么說話。

  葉斐這邊正慵懶的曬太陽,荊楚鼓搗了自己的手機半天之后獻寶似地湊過來。

  “老大,我給你備了份驚喜!”

  “你能有什么驚喜。”葉斐閉著眼睛回了句,“我估計是驚嚇。”

  還沒等荊楚開口,一架仿真直升機直接飛了過來,距離很近也沒有轉彎的意思。

  螺旋槳轉速很快,遠處似乎還傳來了笑聲。

  荊楚眼疾手快,在玩具飛機距離葉斐的面門兩厘米的時候伸手攔下。

  “我靠。”他不由罵了句。

  葉斐抬頭,就看到了從遠處在傭人的簇擁下走過來的葉炆。

  “還給我。”

  他走到葉斐面前毫不客氣地攤開手,理直氣壯的態度。

  身后跟著的傭人跑的滿頭大汗,有幾個還能看出來臉上有青紫的傷痕。

  葉斐伸手從荊楚手里接過飛機,對著眼前的小孩子露出笑容,“在要飛機之前,你是不是應該和我說什么話?”

  葉炆哪里會管這些,直接踩上了葉斐身邊的石凳,居高臨下的吼了聲。

  “還給我!!”

  葉斐側目,這聲音震的她耳朵屬實是有點疼了,荊楚見狀單手將葉炆拎下來。

  傭人想要上前卻被荊楚一個眼神給嚇退,只能默不作聲地站在一旁。

  “我去告訴奶奶你欺負我。”葉炆忽然大叫一聲。

  葉斐臉上原本就燦爛的笑容此刻加深,當著他的面伸手,硬生生的將飛機螺旋槳給掰斷之后扔進了他懷里。

  “喏,還給你了。”

  葉炆錯愕的瞪大眼睛,他的飛機模型,壞了……

  他還是第一次被人這么欺負,等到反應過來之后就是嚎啕大哭。

  一旁的傭人有些手足無措,整個葉家誰不是讓著是小少爺的,這才讓他養成了混世魔王的性格。

  葉斐小姐這一來就把人給弄哭了,也不知道老太太會怎么說。

  很快葉炆的哭聲引來了其他人的注意,老太太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傭人言簡意賅的說明了剛剛發生的事情。

  顧芝看了眼還在哭喊的孫子,又看看葉斐。

  “沒事,是炆炆不懂事。”老太太還在安慰葉斐。

  一旁的傭人有些不可置信,這么多年還從來沒見誰招惹了小少爺之后不被老太太斥責的。

  葉斐小姐在老太太這里,是真的挺受寵的。

  顧芝看著被傭人哄下去的人葉炆,握著葉斐的手笑意溫柔,“你小時候性子也驕縱,真的哭起來也是誰的話都不聽。”

  葉斐似乎有感而發,順著老太太的話回了句,“小孩子的世界,總是些喜惡分明。”

  顧芝抬手,輕輕揉了揉她的腦袋,“現在都長這么大了。”

  花團錦簇之中,一副祖孫和樂的樣子。

  葉言秋下車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和樂融融的畫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