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177 從江城開始找
  早餐過后,老侯爵遵照承諾將葉斐介紹給了霍謄。

  在老侯爵的介紹聲結束之后,霍謄十分禮貌的對著她伸出了手。

  兩人短淺交握,在小客廳落座。

  老侯爵只說了一句讓年輕人自己相處,就自顧自的出去了。

  只留下霍謄和澳然對著葉斐面面相覷。

  有了剛剛的經歷,澳然對葉斐更是有意見,不過他這人隱藏情緒的能力不是很好。

  有半點不喜歡都是放在表面上的。

  “聽老侯爵說,你這次是過來拉投資的,我能看看你的策劃案嗎?”霍謄率先開口道。

  葉斐將這個求職者的姿態放的很低,將隨身帶著的策劃案遞了過去。

  這東西她寫了半個小時,也沒仔細看。

  但多少也是用了點心的,畢竟能夠入這里的人,如果沒點本事在身上。

  反而會被懷疑。

  霍謄將她的策劃案看完之后抬頭看了眼對面的人,也難怪昨天澳然能夠夸獎她。

  如果這東西真的是她寫得,也是個有本事的。

  “你考慮和我合作嗎?”霍謄開口道。

  葉斐回復了手機內的信息之后抬眸,“我只考慮和元首府合作。”

  畢竟元首府的人才計劃才是如今所有人趨之若鶩的。

  既然要演,這戲就得做足了。

  “我也是元首府的人。”霍謄看著她笑出聲來。

  “但你不是元首。”

  葉斐這話說到點上了。

  澳然在旁嗤笑出聲,“她不打算加入。”

  這人能直接到他家來,直接面見老侯爵,就不可能會是能夠改變主意的人。

  霍謄將手里的東西放在桌上,“你的策劃案雖然是做的不錯,但是其中的可行性不高,真的實行起來恐怕需要很大的成本,所以你需要找個財力雄厚的,這點我可以理解。”

  畢竟就她項目里羅列出來的東西,都不可能是隨隨便便一個公司能夠做到的。

  “但是你要知道,如果要和元首府合作的話,他們可以面向整個洲際做出選擇,多的是有名有利有實力的人參加,你未必占優勢。”

  這是實話,這兩天他父親會見的人都已經在元首府住下了。

  每年國府那邊給出人才計劃的資金是有限的,能夠真正參與得到資助的人都是位處頂尖的人才。

  老實說她或許并不占優勢。

  “我這個人從來都是不到黃河心不死的,就算真的要失敗,我也不會退而求其次。”

  她的意向堅定,就是沖著元首府去的。

  既然如此霍謄也不是愿意強人所難的人,合作,就是要雙方都同意才行。

  “那好,便算是我的損失吧。”

  葉斐看著他滿臉惋惜的樣子不由好奇。

  這兩人年齡都比她要小,怎么都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樣子。

  霍謄隨身取出一張名片遞給她,“如果你改變主意了,可以隨時聯系我。”

  葉斐翻著看了眼,上面公司的名字看著還挺眼熟的。

  “我原本以為元首的兒子,最后走的路,也應該是復刻他父親的。”葉斐拿著名片說了句。

  似乎像是在感嘆一般。

  一旁的澳然不滿,“元首的兒子就得是元首啊。”

  外面多少人都是抱著她這樣的想法,他們這些人,似乎脫離了家族的光環,就什么事情都做不到了。

  “我可不這么認為。”葉斐忽然開口道。

  霍謄抬眸看向她,似乎在等著她接下來的話。

  “人這輩子不可能全然復刻他人的道路,他在父親的光環下的確是要比很多人看上去光鮮亮麗,但未必享受到的就都是便利。”

  澳然的話到了嘴邊咽了下去,原本以為她是想說些什么不好聽的話。

  霍謄手中的酒杯對著葉斐抬高。

  “就算成不了合作伙伴,我想我們也是能做朋友的。”

  她遠比看上去的要明事理,活得要通透。

  “一起喝杯酒也未嘗不可。”

  葉斐同他酒杯相碰,兩人的交流不多,但卻好像明白對方心中所想一樣。

  老侯爵坐在遠處的亭子里,將他們的動作看得一清二楚。

  一旁的牧云上前提醒道,“您真的打算讓元首見葉小姐嗎?”

  看這樣子,是打算從霍謄這兒入手的。

  “如果不見到元首,她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老侯爵心里清楚,這丫頭看上去一副好說話的樣子。

  可實際上卻未必好說話。

  “看上去她和霍少爺相處的還不錯啊。”

  老侯爵搖頭,“就算相處的再如何,從別人手里能拿到一千萬的投資,都不如從元首手里拿到的一百萬。”

  這點上,權衡利弊的很清楚。

  “昨天晚上對她下手的人,查清楚是誰了嗎?”

  牧云想起來這轍,自己也有些無奈的看著老侯爵。

  “是小少爺。”

  昨天晚上的事情完全是因為小少爺耍性子了。

  他到是記得老侯爵教的禮數,面對面的時候可是有要多體面就有多體面。

  暗地里就找人給人家使絆子。

  那人說了,澳然吩咐他,不允許傷害葉斐,但是要好好的嚇嚇她才行。

  “那小子這么多年,還真是一點長進都沒有。”

  老爺子聽到這話都不由嘆氣。

  “他也沒什么壞心眼。”牧云笑道。

  老侯爵看向遠處,隨即取了手機過來,撥通了那邊的電話。

  很快牧云也按照老侯爵的要求,到了還在聊天的三人面前。

  “元首府那邊送來了一份請帖,邀請老侯爵去茶會,葉斐小姐您可以看看。”

  元首每天日理萬機,能夠抽出時間見面就不錯了。

  但過來求見的人也不少,所以為了能夠最大限度地利用時間。

  接下來這三天他會利用下午的時間開茶會,以便于接待各方人才。

  “告訴老侯爵,我會過去的。”

  看到葉斐收了東西,牧云笑著點頭。

  “你們都是年齡相仿的年輕人,老侯爵的意思是,希望這兩天小少爺能好好的照顧照顧葉小姐。”

  按照老侯爵的待客之道,他老人家腿腳不便。

  和葉斐這樣的年輕人又有代溝,總不可能隨時隨地都將人帶在身邊。

  所以由他老人家的孫子來接待,是最合適不過的。

  “為什么交給我?”澳然不滿道。

  “這是老侯爵的意思。”

  牧云這神情,擺明是用爺爺來壓他。

  澳然忍住了這口氣,看向葉斐。

  “好,我這兩天一定好好招待葉斐小姐。”

  這話說的可十分的不甘心。

  偏偏葉斐不是個省心的,聽了他這話,唇角輕勾的看著眼前的人。

  “好啊,正好我今天挺無聊的,不知道澳然小少爺能帶我去哪兒逛逛。”

  這話說的還真是一點都不客氣。

  澳然忍了口氣,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沖著眼前的人開口。

  “好啊,就是不知道我去的地方,葉小姐敢不敢跟著我去了。”

  霍謄放下手里的杯子,看到澳然這副神情。

  他清楚這人是想做什么。

  剛打算起身離開,就被他開口叫住。

  “一起啊,人多熱鬧。”

  只要拽著霍謄一起,到時候就算折騰的葉斐掉眼淚,祖父也不會罰他的。

  “我暫時沒空。”

  霍謄對這些事情不感興趣,可還是被葉斐給叫回來了。

  “霍先生,你剛剛不是還說,要和我做朋友的?”

  這話都說出來了。

  他再走就顯得有些不合適了。

  霍謄只能陪著兩人出門去了。

  牧云看到三人同乘一輛車離開莊園,笑著回到了老侯爵的身邊。

  她其實也有私心,如果葉斐能和澳然成為朋友,那么阿蒂亞回來的事情肯定也就簡單了很多。

  他們年輕人之間或許能夠相處出和他們不同的火花。

  老侯爵如今身體不好,也不知道還能撐到什么時候,能夠見阿蒂亞一面,是他老人家一直以來的心愿。

  這位葉小姐雖然用這和老侯爵做了交易,但沒有給出必定的答案。

  她只說了,會勸勸阿蒂亞,可最后會成什么樣子,誰都說不好。

  “牧云。”

  晉澤的聲音從她身后傳來。

  牧云回頭,禮貌的同他打招呼。

  “晉澤先生,您沒出門?”

  剛剛三位先生的車子都已經出去了,早上都在元首府附近有工作。

  沒道理晉澤還能留下來。

  “我掛念家里的情況才返回來。”晉澤說著上前一步,有些刻意避諱的意思,“那個葉斐,你查清楚是什么來歷了嗎?”

  牧云笑著點頭,“都查清楚了,您放心吧。”

  底子很干凈。

  “她是從什么地方來的?”

  牧云隨即回答,“是東國人,剛剛從江城過來的。”

  不過葉斐的身世倒是簡單,可她的經歷復雜,一時半會也很難說清楚。

  “她長居江城?”

  牧云對他的關注點有些奇怪,卻還是回了句。

  “好像是,她的丈夫也是江城人。”

  當初查到葉斐已婚的事實的時候,牧云也覺得挺驚訝的。

  這么小的年紀,也才二十歲,就已經結婚了。

  后來看到她丈夫的照片,牧云才明白。

  婚姻這個東西,不看早晚,只看是不是真的遇到了合適的人。

  牧云離開之后,晉澤對著身后人吩咐。

  “從江城開始找。”

  如果葉斐來自江城,和阿蒂亞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那么從江城開始,就一定能找得到她的蹤跡。

  等了這么多年,如今時機已經成熟了。

  不能有任何的意外出現。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