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157 沈清梨是不是你帶走的!
  如果說要想悄無聲息的離開江城,自然就不能走公共交通。

  從江城到臨近的青市走水路離開,這是最安全的法子。

  如今葉斐是郅淮的老婆,而郅淮如今已經是外界公認的郅家掌權人。

  想要悄無聲息的將葉斐從他的勢力范圍內給帶走,還需要經過嚴密的計劃才行。

  南洄的勢力范圍不在這里,強龍壓不過地頭蛇,他們再如何,也得顧及郅家。

  所以只能先到另外的地方,再繞路前行。

  祁桑帶著葉斐馬不停蹄的往青市趕。

  從江城去往青市,這條路是最難走的一條路,半環山公路。

  基本上都會在出行方案中被否決掉的一條路,如今這個點了,這條路上就只有這么一輛車子在往前行。

  祁桑看著聯通數據,他們相同的四輛車子走了不同的四個方向。

  目的就是混淆視線,讓對方不知道他們真正的目的地是去哪。

  時不時的連同的耳麥還會傳來其余四輛車子的情況。

  后車座上負責照看葉斐的人時刻觀察荊楚和葉斐的情況。

  生怕這兩人半路醒過來鬧騰起來。

  不過還好,這藥的劑量下的挺大的,到現在兩人都還沒有醒過來的意思。

  “桑先生,我聽說普通的麻藥對斐小姐好像是沒什么用的啊。”

  這些在南洄也不是什么秘密。

  葉斐本身就是藥物研究員,本身就具有一定的耐藥性。

  再加上整個南洄的成員都進行過耐藥性的訓練,普通的迷藥是沒辦法放倒他們的。

  其中葉斐應該是最不容易被放倒的,但是這次未免太容易了點。

  祁桑握著方向盤轉了個彎,“她可不光只是吸入迷藥那么簡單。”

  “是嗎。”

  后面的人來了興趣,可是眼看著祁桑沒有詳細說明的意思也就沒在詢問。

  車子轉過一段環山公路之后,祁桑的耳麥里傳出來那邊的匯報聲。

  “距離目的地還有七十公里。”

  “距離目的地還有三十五公里。”

  “距離……”

  那邊的匯報聲被一陣尖銳的響聲打斷,是輪胎在地面上緊急剎車的尖銳的響聲。

  緊跟著就是車輛碰撞的聲音,耳麥徹底斷了和那邊的連接。

  “怎么回事?!”

  等不到回答。

  另外兩個小組的依舊在頻道上呼喊,奈何那邊已經徹底斷了聯系。

  祁桑一腳將車子踩停,四目荒涼,整條環山道上只有他這么一輛車子,安靜的有些可怕。

  “桑先生。”后面的人叫了聲。

  祁桑反應過來,“出事了。”

  四個小組之中有一個小組被伏擊,聽得出來對方是直接下了殺手。

  “那現在怎么辦啊?”

  如今就只有他們一輛車子停在這兒,要是真的出事了,可是孤立無援啊。

  祁桑再次發出聯絡信號,手機卻怎么打不出去了。

  專業的設備也無法再發出任何信號。

  “糟了。”

  祁桑抬頭,手里的信號干擾設備顯示這附近有異常。

  “快帶著人下車!”

  后面的人聽話,急忙帶著人下車。

  身后傳來轟隆隆的響聲,這樣的聲音,是山上的石頭滾落的動靜。

  兩人扛著昏睡過去的人拼命的往兩邊跑。

  距離這個位置的不遠處,塵土飛揚之間,拿著夜視鏡的人輕笑著將眼鏡收了起來。

  “先生,需要去找找嗎?”

  活要見人死要見尸的那種。

  “不必。”

  這么大的動靜,人肯定是活不了了。

  “這消息明天天亮就放出去吧,記掛著她的人,總是要知道的。”

  不然的話,她的死亡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山谷內一片靜謐,使用多年的環山公路此刻被從山頂沖下來的泥土掩蓋了大半。

  方才行駛在路上的車子車身被泥土掩蓋,徹底沒了剛才的模樣。

  ……

  江城這邊,楚浠不放心葉斐和荊楚。

  收拾了東西之后駕車往城外去追趕他們,可是才跑了三十分鐘。

  信號徹底消失,就連荊楚和葉斐都聯系不上了。

  “一定是出事了。”

  楚浠握著手機思索了半天。

  葉斐剛剛也動用了郅淮手里的人,郅淮那邊肯定是知道些相關的內幕的。

  她給郅淮發了消息,時常跟著葉斐的那個少年想必已經將詳細的情況告訴了郅淮。

  如今當務之急,是查清楚沈清梨的去向。

  她聯想到一種可能性,直接將車子調頭,駛向了市中心。

  市中心的七星級酒店,溫嶠來到江城之后的落腳地就選在了這里。

  楚浠沒有停頓,直接上了頂層的總統套房。

  守在門口的人看到她還十分詫異。

  “楚小姐,您這個時候怎么會過來?”

  一般來說楚浠這個非南洄的編外人員,平時是不會和先生有單獨見面的時候。

  就算見面,也是有葉斐陪著,更不會在這個點出現。

  “溫嶠呢?”楚浠語氣著急。

  看門的人回了句,“先生在開會,不能打擾。”

  可是楚浠可管不了那么多,直接上去一腳踹在了門上。

  看守的小伙子反應過來才急忙伸手拉住她。

  “您不能這樣,先生還在開會。”

  楚浠如今可管不了那么多,一腳一腳的踢在門上。

  “溫嶠!!開門!!”

  “溫嶠你給我開門,我有事找你!”

  下一腳踢出去的時候,門被從里面打開。

  男人低頭看了眼險些踢到自己褲腿上的腳。

  “什么意思?”

  楚浠站直了身體直接發問。

  “沈清梨呢?人是不是被你帶走了。”

  她了解溫嶠,如果說整個江城,沈清梨不是被那些人帶走的。

  那么很有可能的就是溫嶠。

  下一秒,男人身子一側。

  楚浠看清楚了坐在里面的沈清梨。

  “很長時間不見,我找她聊聊天喝喝茶,有什么問題嗎?”

  男人鏡片反射出冷硬的光,依舊是一副風光月霽的溫潤模樣。

  “那葉斐呢?”楚浠隨即反問。

  溫嶠好看的眉頭微皺,“葉斐不見了?”

  楚浠有種人被他給帶走的感覺,可是如今他這樣,自己反倒不是那么確定了。

  “你不知道葉斐不見了?”

  溫嶠搖頭,“她一個成年人,能跑到哪兒去,是不是又貪玩了。”

  楚浠看他這樣子,也知道問不出什么來。

  這個人嘴嚴起來,可不是能輕易問出東西的。

  這么想著楚浠走進房間內拉著沈清梨又走了出來。

  “我告訴你,葉斐要是出事了我饒不了你。”

  還沒等走出兩步,就被溫嶠給叫住了。

  “你總得告訴我到底怎么回事。”

  “你自己猜去吧!”

  楚浠頭也沒回的帶著沈清梨離開。

  溫嶠轉身回了屋內,單手摘了眼鏡擦拭。

  “人呢?”

  “祁桑已經順利接到斐小姐了,一個小時之前就來了消息。”

  溫嶠點頭,走到吧臺那里給自己倒了杯威士忌。

  明黃色的液體在水晶杯內開始冒泡泡。

  “按照計劃來。”

  門口的人看到他這樣,低頭退出了房間。

  楚浠將沈清梨帶到了門口,上車之后她開口問道。

  “你是被溫嶠帶到這里來的?”

  沈清梨顯然還在剛剛的場面內沒回過神來,反應過來點了點頭。

  “我出去散步的時候他來找我,說是和我聊聊。”

  楚浠追問,“他都跟你說什么了。”

  溫嶠的意思很清楚,當初的事情葉斐已經忘記了。

  那段痛苦的記憶她最好還是不要想起來的好。

  而遺忘最好的辦法,就是不接觸從前的人和物,對于葉斐來說。

  沈清梨就是那部分不能接觸的人。

  這些都說的很清楚了。

  “溫先生希望我能離開江城,離葉斐遠遠的。”

  楚浠顯然不信,“只有這些?”

  沈清梨點頭,“只有這些。”

  溫嶠從一開始就直接點明了來意,他要將葉斐帶離江城。

  所以沈清梨在不在江城這對葉斐而言沒有絲毫的影響。

  “他拿走了你的什么東西?”

  問出這話的時候楚浠就后悔了。

  那追蹤器是她悄悄按的,沈清梨是不知道的。

  “拿走了我的手機。”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她才沒能及時聯系楚浠,告訴她自己的去向。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沈清梨反應過來急忙詢問。

  剛剛楚浠踹門的動作不小,她當時沒反應過來,現在算是反應過來了。

  楚浠也沒有隱瞞她的意思,只回了句,“葉斐失蹤了。”

  她在追查的時候發現了可不止一股勢力想要帶走葉斐。

  現在溫嶠人在這里,她一時間也確定不了人到底在什么地方了。

  “難道是被他們給抓走了。”沈清梨臉色一白。

  可是那些人想要認出葉斐的可能性基本為零。

  “現在也不確定,但是人聯系不上了,荊楚也找不到了。”

  如果兩人都失聯了,八成是被人給困住了。

  “那我們去找找她啊。”

  沈清梨被楚浠拽住了。

  “你先回去藏好了,那別墅目前是安全的,還不確定帶走葉斐的到底是什么人,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萬一要是葉斐找回來了,沈清梨再失蹤了,她可沒辦法交代。

  “那你呢,你打算去找誰?”

  楚浠想了想,如今能找的葉斐的人,沒準就只有他老公了。

  當務之急是找到郅淮。

  可是找人的時候她能確定,這次的情況比較復雜。

  還是要做好兩手準備才行。

  “我先去找葉斐,我們隨時保持聯系,如果找不到我了,你就去池家找池偃,明白嗎?”

  沈清梨點頭,看著楚浠上車離開。

  她面色著急,但是這個和節骨眼上還是不要給他們添亂了,只能按照楚浠的吩咐返回別墅等消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