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150 你知道NT嗎?先從這里講起吧
  南皇地下拳場。

  歡呼聲越來越大,戴著藍色拳套的拳手被一擊擊倒。

  隨著他口中吐出來的血沫,血腥味帶動了圍觀群眾越來越熱烈的嘶吼聲。

  食肉動物在聞到血腥味的時候會無比興奮,好斗的人本質上來講,和野獸也沒什么太大的區別。

  一直到裁判高高舉起了郅淮的手,臺下的歡呼聲更是刺激熱烈。

  最高處的包廂內,將整場比賽盡收眼底的人面色淡然。

  但是握著杯子的手指在杯壁上輕輕婆娑。

  祁桑知道這是溫先生在思考時候的慣性動作。

  “祁桑。”溫嶠忽然叫道。

  祁桑點頭,“您說。”

  “剛才郅淮的身形,有沒有覺得眼熟?”

  這么一提,祁桑倒是想起來了。

  好像剛剛郅淮的幾個身形,挺眼熟的,像是在什么地方見過。

  “北洲……”

  聽著溫嶠呢喃出的地名。

  北洲是整個洲際四大洲之中最為混亂的,那里最多的就是各式各樣的地下拳場。

  從北洲走出來的拳手,格斗能力和綜合指數也是整個洲際最強的。

  祁桑杵著下巴,“斐小姐從前就喜歡打拳,他們會不會是在哪個拳場上就見過了。”

  從前葉斐閑著無聊的時候也會自己在南洄擺個擂臺和兄弟們打幾場。

  “她可不像是會因為興趣盲目崇拜一個男人的人。”

  溫嶠帶著祁桑出了包廂。

  這兩天祁桑跟著他將整個江城走遍了,葉斐走過的地方他幾乎都走了一遍。

  就連郅一科技的大樓先生都去了一趟。

  “其實我們可以好好和斐小姐聊一聊,將利害關系都說明了,斐小姐從來都是個顧全大局的人,她不會不聽話的。”

  祁桑跟在溫嶠身后,這兩天先生的所作所為他倒是都看在眼里。

  他心里的別扭,其實祁桑能看得出來是為什么。

  “大局?她要是知道了真相,還有什么大局。”

  祁桑雖然不清楚溫嶠口中的到底是什么事情。

  但是溫先生總是不會害斐小姐的。

  “那我們接下來怎么辦?”祁桑問道。

  “你覺得呢。”溫嶠看著他反問。

  只一眼,祁桑就明白了先生的意思。

  “可是這里是在東國。”

  不是在南洲,如果想從這里悄無聲息的帶走一個人,原本就不容易。

  再加上帶走的還是葉斐。

  原本斐小姐就不是個聽話的,她要是鬧起來,天都得翻過來不說。

  她身邊還有郅淮。

  郅家在江城只手遮天,想從郅家的眼皮底下將人帶走,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堡壘都是先從內部瓦解。”

  聽著溫嶠的話,祁桑明白過來。

  先生這是早有計劃了。

  可是要怎么從江城瞞過所有人的眼睛,將人給帶走。

  “那,您還去見沈清梨嗎?”

  這一趟,不光有斐小姐,還有個沈清梨啊。

  想到這里祁桑自己都覺得混亂,江城什么時候成了他們的向往之地了。

  一個個的都往江城跑。

  “楚浠看的跟眼珠子一樣,就不去湊熱鬧了。”溫嶠不以為然。

  祁桑聞言嘆了口氣,先生也不是什么豺狼虎豹,楚浠小姐未免防范的太過了點。

  幾乎是前后腳,葉斐和郅淮出現在停車場內。

  她盯著手中那張薄薄的紙片上的名字發呆。

  前兩天池偃交給她的東西,上面有當初江城司法部部長來往的人際關系。

  病毒的來源牽扯到了掌管外交的部長。

  而那位部長,在病毒泄露之前,曾經接待過K國大使。

  如今名單上的幾個人,都是出現在池偃給的資料之中的。

  這趟K國,是不得不去了。

  “想走?”郅淮看著她。

  葉斐將紙張折疊起來放進口袋里。

  “要走也要等到這兒的事兒了了。”

  她還有些事情沒處理。

  “好,那我們過段時間再走。”

  葉斐看他這樣,忽然停下步子盯著他。

  “你不留在這兒?”

  男人聞言挑眉,將人按在懷里。

  “我說過吧,你要是始亂終棄,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葉斐看著他的眼神堅定,只能松口答應他。

  這場表演賽是在早上舉行的,從里頭出來之后,正是該吃午飯的時候。

  正準備去餐廳吃午飯的時候,荊楚過來將平板遞給了葉斐。

  上面一則新聞引爆全網。

  商弦拍戲時威亞斷裂。

  人緊急送醫,目前情況不明。

  粉絲們都快瘋了,瘋狂的在打聽有關商弦受傷的事情。

  “商弦受傷了。”葉斐有些疑惑。

  以商弦的咖位,無論是參加任何節目還是劇組的拍攝。

  所有人都會捧著他,最基本的安全是能夠保障的。、

  這個節骨眼上威亞斷裂人掉了下來。

  新聞上還附有清晰的現場畫面,人看得出來掉下來之后給抱著小腿翻滾。

  “老大。”荊楚叫了句。

  葉斐將平板放下,“先去楚浠那兒。”

  自從戳穿楚浠和阿梨認識之后,葉斐一直都沒有機會再見到阿梨。

  那天從廣場回來的時候,商弦給了她一樣東西。

  說是希望她再見到阿梨的時候,能夠將那東西給她。

  這承諾總是要履行的。

  葉斐看向郅淮,“你要陪我去嗎?”

  男人伸手揉揉她的腦袋。

  “我回公司,晚上一起吃飯。”

  葉斐點頭應下來,男人在她唇角親吻之后放人離開。

  眼看著她離開,郅淮將吩咐身后的敘白。

  “安排人看好郅泊和郅源。”

  敘白明了,“那夫人這邊需不需要再增派人手?”

  如今葉斐身邊也就只有一開始就安排保護她安全的星墨一個人。

  現在江城的局勢不穩當,溫嶠虎視眈眈而來,他們也需要有應對。

  “不必。”

  郅淮否定的很迅速。

  敘白也隨即點頭,“是啊,夫人是不會跟他離開的。”

  郅淮坐在車上,看了眼手邊的圖紙。

  圖紙上戒指的紋樣已經初現,等到材料到了,也就能完成這件一直放在心上的事情了。

  “她最喜歡的,還是藍寶石。”

  郅淮看著圖紙笑了笑,取出車上帶著的筆改了兩筆上面的紋樣。

  ……

  楚浠的所選擇的城郊別墅距離葉斐當初安置林昌的地方不遠。

  大隱隱于市這個道理她們都明白。

  如果找的是個千里曠野之中唯一一座房子,反倒是很容易引人懷疑。

  溫嶠來到江城之后,楚浠為了防止他做出不必要的事情。

  直接從酒店搬到了這里和沈清梨同住。

  反正現在葉斐也都猜出來了,沒什么好隱藏的。

  但是也不能全部都說,所以這兩天楚浠一直都在和沈清梨編故事。

  希望降低這件事情對葉斐的沖擊。

  可是兩人想了一天一夜,也沒想到到底要用什么樣的辦法將那些故事說出來。

  才不會刺激到葉斐。

  結果就是沒有。

  對此楚浠也很頭疼。

  結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商弦的新聞對于沈清梨來說,是另一個炸彈。

  “等會兒我讓葉斐打個電話問一下商弦的情況,你先別著急。”楚浠安撫她的情緒。

  不過沈清梨也只是看到新聞的時候愣了一下。

  沒有驚慌失措,甚至沒有任何害怕的神色。

  不過楚浠也能理解,經歷了那么多的生離死別,她早就能看開了。

  “首先要弄明白,到底商弦受傷是意外,還是有人設局引我過去。”

  她的頭腦很清醒,分析的也很清楚,就連楚浠都在心里夸了句。

  “這里是江城,商弦不是岌岌無名的小角色,身邊多的是人保護。”

  最后這話,像是給楚浠的解釋。

  楚浠揉揉眼睛,她一共也沒見過沈清梨幾次。

  但是這次見她和第一次見她的時候,是變化了很多。

  “商弦沒事。”葉斐帶著荊楚進門,在兩人對面落座,“他的小腿骨折了,需要休養一段時間。”

  “事故原因清楚了嗎?”楚浠繼續問道。

  葉斐搖頭,“商弦不愿意透露太多,劇組那邊也只說是機器老化,威亞的鋼絲用了太久了斷了。”

  這理由,怕是正常人都不會相信。

  “你想去看看他嗎?”楚浠看著沈清梨問道。

  她能為了商弦再次回到江城,就是想離他近一些,不會不想見他。

  沈清梨低頭,“想,但是不用了。”

  她身后跟著不知道多少人,如果那些人找到她的軟肋是商弦,后果不堪設想。

  “要不然,還是讓葉斐帶你去見一面吧。”

  楚浠也是由衷的心疼她。

  沈清梨依舊搖頭,笑容中帶著酸澀。

  “不了。”

  葉斐將她的神情盡收眼底,隨手將帶來的東西放在了她面前。

  是個紅色的小盒子,戒指盒大小。

  “商弦讓我帶給你的。”

  沈清梨猛的抬頭,眼中滿是震驚。

  “他為什么會……”

  她從來沒有正面碰上過商弦。

  一切的蹤跡也隱藏的很好,為什么他會知道。

  “你在廣場被追趕的那天,他到了廣場。”

  沈清梨反應過來,也就是她被楚浠安排的人救了的那天。

  “他為什么會到廣場去?”

  那天是商弦的生日,他應該在工作室給他準備的生日派對上。

  怎么可能好端端的一個人跑到廣場上去。

  “是宋玥在前一天見到了你,她和商弦是好友,而且宋玥說你想尋死。”

  這也是他們在等待沈清梨返回的時候,商弦告訴葉斐的。

  一聽這話楚浠立馬看向沈清梨。

  這丫頭雖然現在看上去是一副愁云慘淡的樣子。

  可尋死這個是不是太勁爆了點。

  她看著人這么多天,怎么就沒發現這人還有自殺傾向呢。

  “你真的要自殺!”

  沈清梨急忙搖頭,“沒有,我沒有想自殺。”

  可是楚浠對她的話不是很相信。

  所以回到距離商弦最近的地方,是想在死前見他最后一面。

  這不就能解釋清楚她為什么會冒著危險待在江城了。

  沈清梨想起來了那天的事情,那個將她從橋上拉下來一直守著她的女孩子。

  當時她的眼神滿是震驚,沈清梨還以為是她自己看錯了。

  現在看來,她的情緒是真的。

  “所以,那個女孩子她認識商弦。”

  葉斐點頭,“商弦將你送的手表隨身帶了這么多年,他的錢包里一直放著你的照片,所以和他親近的人是知道他有個深愛多年的女孩子的。”

  宋玥又是商弦圈內為數不多的異性好友。

  這樣的異性好友,通過細微的觀察能夠察覺到對方的很多秘密。

  “她告訴商弦,讓他到廣場上,有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但是全程宋玥都沒說過自己見到了沈清梨。

  她將分寸感把握的很好,所以商弦也是在碰到了葉斐之后才猜出來發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現在商弦已經知道了她在江城了。”楚浠分析局勢。

  那就有可能,是商弦為了引沈清梨出現而故意受傷。

  可是人現在是真的傷了,這點毋庸置疑。

  沈清梨一直低著頭,外套的拉鏈都要被摳壞了。

  葉斐端著茶杯喝了口,她自己也一直在組織語言,就是不知道要怎么開口。

  “我們之間是什么關系?”葉斐看著沈清梨,“我能替你去幫商弦,我們之間肯定關系匪淺。”

  這點上,葉斐還是很有自信的。

  楚浠早就知道瞞不住,再加上現在溫嶠已經到了。

  葉斐這人,從來就不喜歡被人欺瞞。

  沈清梨盯著她,唇角的弧度輕勾。

  “你確定要想起來嗎?”

  那些過去,還是忘了最好。

  能夠有新的生活,新的開始,還能懷抱新的過往。

  “我不喜歡帶著疑惑生活。”

  看到葉斐堅定的眼神,沈清梨笑出聲來。

  她怎么會認為葉斐會是安于現狀的人。

  “你還記得NT嗎?”

  葉斐腦子里浮現出這兩個字母,但是關聯的記憶卻是什么都沒有。

  沈清梨見狀輕笑,“你現在的情況,說明了我們的試劑還真是有用。”

  當初溫嶠消除葉斐的記憶,用的就是她們已經通過三次測驗的試劑。

  還未投放到市面上正式生產的試劑,能夠封住葉斐的記憶近三年的時間。

  她還是有些驕傲的。

  “NT,我們就先從這里講起吧,可我不敢保證你的記憶一定會恢復。”

  畢竟當初他們做這試劑的時候,雖然經過臨床試驗成功。

  可是沒有對應的如何解決試劑喚醒記憶的辦法。

  就算是沈清梨研制的試劑,她也沒有辦法能夠喚醒葉斐的記憶。

  楚浠吩咐傭人給切了兩盤水果過來。

  她早就知道,當初溫嶠做的決定根本就是錯的。

  葉斐要是接下來蘇醒記憶了,不一定會感謝做主消除她記憶的人。

  她得先想好措辭才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