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139 我送你一份禮物
  世間人,都會為了這樣或者那樣的理由活著,這些理由或許微不足道。

  但對于一個人來說,都會是支撐下去的理由。

  葉言秋身敗名裂只在一瞬間,圈內有太多人等著看她的笑話。

  一個資源咖,硬生生依靠資源圍起來的甜美小花,靠著賣清純甜美人設吸粉。

  可圈內和她合作過的人都無一例外不喜歡她的為人處事。

  這個人太囂張,依靠葉家的資源和權勢橫行霸道,不將所有人放在眼里。

  這樣的人無論走到哪里都不會走的太遠。

  如今塌房是所有人意料之中的事情,再加上現在葉氏自身難保。

  葉言秋的靠山倒了,自然也就不會有人再慣著她。

  業內下水踩她的人不在少數,資源也開始被其他小花瓜分出去。

  最為難過的就是向利導演的劇組,原本是看在郅源的面子上給了葉言秋女二號的角色。

  現在拍攝到三分之二,葉言秋塌房了。

  劇組這邊只能緊急開始尋找合適接盤的小花,最后電話成功的打到了宋玥這里。

  她接到信息的時候人在酒店等著綜藝的錄制。

  經紀人都快高興瘋了,這可是向導的角色,之前他們努力了那么長時間。

  現在可算是接觸到了。

  可是宋玥的態度卻讓經紀人大跌眼鏡。

  “你說什么?”

  經紀人驚訝詫異的聲音響起。

  “這可是向導的角色,我們前面接觸了多久你不是不知道啊。”

  現在好不容易到手了,她不要了,開的什么玩笑?

  正在看手機的宋玥瞥了她一眼,低頭繼續刷手機。

  “這節骨眼上接她的資源,你當我是不被網友罵嗎?”

  經紀人抓了抓頭,“罵就罵,哪個當紅女星不被人罵,影帝都還有黑粉呢!你怕什么!”

  這個圈子,怕的不是被人罵,怕的是無人問津。

  她混到現在不會不懂這個道理。

  “如果我接了她的資源,那么我所有的行為都會被認定是為了她的資源,是為了把她這個人踩下去。”

  那么她說的話,就會被人當成別有用心。

  她不想那樣,她所做的每件事每句話都是事實。

  “祖宗,你是真不接?”經紀人再次懇求,“這可是爆火的機會。”

  “不接。”宋玥說著補了句,“不僅不接,她所有的代言項目找到我的一律推掉。”

  經紀人扶額,雖然無可奈何,但是也只能順從她的話。

  宋玥從入圈開始她的性格經紀人就十分清楚。

  她不會挑資源,只要找上門的沒什么問題都會接下來。

  但是只要涉及到底線問題,她不可能妥協。

  這人不是軟柿子,也有自己的想法。

  “好。”經紀人最后是被氣走的。

  宋玥咬著棒棒糖看著自己被頂上熱搜的博文。

  從前被葉言秋霸凌過的人都開始發文控訴。

  她盯著那些字字血淚的話,深吸一口氣關閉了手機。

  她知道那段日子是難熬的,否則的話那個人也不會就那么跳了下去。

  毅然決然,沒有片刻的留戀。

  如今葉言秋的報應來了,她知道有葉家在,葉言秋不會出什么大事。

  可是她做錯的錯事,也應該讓人知道。

  “叩叩……”

  助理推門而入。

  “我們準備出發了。”

  今天圈內有個小型的宴會,邀請的都是圈內大佬和當紅小花。

  地方在兩樓兩底的私人餐廳,很多資源和商務都是在這樣的地方喝出來的。

  宋玥回來的時候晚宴早就開始了,她和幾個影視公司的老總喝了幾杯。

  自己找了個清閑的地方坐著休息,這樣的場合她不喜歡,但是不得不來。

  準備掐著時間離開的時候,商弦端著杯子走了過來。

  “心情如何?”

  宋玥抬頭看了他一眼,手中酒杯同他相碰,“還可以。”

  兩人相識于微時,商弦也是唯一一個知道她和葉言秋有什么樣過節的人。

  就連葉言秋都不知道為什么宋玥一直針對她。

  “我以為你早就想通了。”

  宋玥笑了笑,回應他,“那你呢,你想通了嗎。”

  她知道校園暴力這樣的事情很難界定,況且事情已經過去了這么多年。

  就算能夠證明真的是葉言秋冷暴力,也定不了她得罪。

  她依舊可以逍遙自在。

  死去的人是真的死去了。

  但宋玥依舊放不下。

  她眼睛掃過商弦手上的表,那塊表這么多年都沒摘下來。

  但他保存的很好,一看就知道是精心養護過的。

  商弦被幾個商業合作伙伴叫走了。

  宋玥這邊找幾個合作商喝了兩杯之后就準備離開了。

  她喝了酒,打算到附近的廣場吹吹風。

  江邊的風吹的很大,宋玥一個人裹著毯子走在路上。

  這個時間段小攤販們開始出來擺攤,因為孩子多的緣故,到處都是賣玩具的。

  宋玥下車之后戴著帽子口罩走在路上,江邊的風吹的很舒服。

  她時不時能夠聽得到身邊的人討論有關葉言秋的新聞。

  如今她人設崩塌,已經是人人喊打。

  宋玥想笑但是笑不出來。

  明明應該是件好事,可她總是笑不出來。

  沿著江邊走了一段路之后,她裹緊了身上的披肩,準備返回的時候跨江大橋上有道身影吸引了她的注意。

  橋上的圍欄邊上站著一個人,披頭散發,是個挺漂亮的女孩子。

  背影修長,她低著頭看著橋下。

  那動作,看準了就是要跳下去的架勢。

  宋玥隨即沖了上去,肩上的披肩落地。

  在人快要墜下去的那一分鐘,她一把將人拉了回來。

  “你干嘛!”宋玥幾乎叫出聲來。

  她看得沒錯,這人就是要跳下去了。

  阿梨回頭看著她,“我不是那個意思。”

  她只是想看看下面的河流,江城這條江在這里流淌了這么多年。

  到底是個什么樣子。

  沒有跳江的意思。

  宋玥扣著她的手腕,滿臉的不相信。

  她剛才看到的就是想要跳下去的動作。

  “我真的不是想尋短見,你放心吧。”阿梨笑了笑。

  不過這姑娘倒是挺心善的。

  這年頭能夠看到見義勇為的人已經不多了。

  “你確定?”宋玥依舊存疑。

  阿梨搖了搖頭,十分堅定的否認,“我只是想看看下面的河,沒有其他的意思。”

  燈光從頭頂灑下來,宋玥這才看清楚面前人的相貌。

  標準的美人尖,雖然不是很出眾的相貌,但是放在人群里也絕對不會普通。

  這張臉雖然有些變化,但是那雙眼睛,她記得很清楚。

  “我先走了。”她對著宋玥道謝準備離開。

  人轉身之際,宋玥一把扣住她的手腕。

  “等等。”

  指腹觸碰到她手腕上有些磨損的表帶,宋玥更加肯定眼前人的身份。

  “我能留你個電話嗎?”

  阿梨有些詫異的看著她。

  宋玥下一句話打消了她的疑慮。

  “你剛剛都要跳下去了,要是你走了到別的地方尋死我怎么辦,所以我要確定你安全。”

  明白過來,阿梨笑了笑。

  “謝謝你的好意,但是我沒有手機,所以給不了你電話。”

  宋玥拉著她的手不放,“我不信。”

  這年頭還能有人沒有手機的。

  肯定是誆她的。

  阿梨也不知道怎么解釋自己的情況,只能順著她的話往下說。

  “我保證我不會尋死,你要是不放心的話明天晚上可以到那邊的噴泉去,我會在那里擺攤。”

  她的謀生之計還是要繼續的。

  宋玥聞言皺眉,“你確定嗎?”

  萬一明天過來找不到人,她不就成騙子了。

  “我保證一定來。”

  宋玥動手,她禮貌道謝之后轉身離開。

  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宋玥拿出手機撥了出去。

  那邊的人接電話很快。

  宋玥面色凝重,“商弦,我剛剛見到了一個人。”

  他們這么多年的朋友,彼此之間也是相互熟悉的。

  她清楚商弦的那些過去,也知道他的人生里有哪道坎哪個人是過不去的。

  他的錢包里有張從來沒換過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孩子眉眼如月,相貌出眾。

  雖然現在的長相變了不少,不似從前稚嫩,但是她看得出來。

  那個女孩子,是她眼前的人。

  “你見到的人?”

  商弦揉了揉太陽穴。

  宋玥話到了嘴邊又停下了,這畢竟是他們兩個人的事情。

  她知道商弦找了那個女孩子很長時間,這么么多年心里也只有她一個人。

  這人明明在江城卻避而不見,可她手上明明還戴著和商弦同款的情侶手表。

  那個款式可是很少見的。

  “沒什么,就是問問你明天有沒有空。”

  宋玥低頭,她不能打擾別人的感情。

  她是商弦的朋友,會從他的角度出發思考問題。

  可是那個女孩子也許也有什么難言之隱,她不讓商弦找到自己,肯定是有理由的。

  她還是不要隨便打擾人家了。

  “你有事嗎?”商弦輕聲道。

  宋玥想了想,“你明天到江吟廣場來吧,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聽了她的話,那邊的商弦輕笑。

  “你是電影拍多了,搞得跟特務接頭一樣。”

  他們兩要是同時出現在廣場上,只怕會鬧出不小的動靜。

  “你過來吧,明天不是你的生日嗎,我給你送份大禮。”

  掛斷電話,宋玥低眉沉思。

  他不太確定那女孩子會不會再出現。

  如果能出現是最好,但要是沒出現這不就很尷尬了。

  她還是得想想辦法才行。

  .......

  蘇藍將手里的東西給了葉斐之后,葉言秋第三天就被放出來了。

  葉斐這邊對于兩次她意圖殺人的事情不予追究。

  她這次被假釋出來,還會不會被提起公訴,最后就看孫鄴了。

  葉言秋回到家的時候老太太的葬禮還有兩天。

  葉家在江城也是大戶人家,如果換作是從前,吊唁的人肯定是數不勝數。

  可現在葉家落難,沒多少人愿意靠近葉家。

  現在葉家也就是燙手的山芋,沒人敢接。

  看到門庭冷清的家里,葉言秋直接鬧了起來。

  “這些王八蛋,從前恨不得跪在地上求葉家多看一眼,現在我們落滿了,他們連表面工作都不愿意做。”

  蘇藍查看女兒的情況,看到她沒什么問題也就放心了。

  “你現在還在假釋,別鬧出什么事情來。”葉言夏從廚房出來,看著她冷眼。

  如今葉家已經撐不住了,她在鬧起來了就什么都不剩了。

  “奶奶的葬禮不能太冷清,這個我會想辦法。”葉言秋紅著眼睛。

  照片里的老太太依舊慈祥。

  “你抽空去看看葉斐。”葉言夏提醒道。

  現在能幫她的人只有葉斐!

  “我不會去求她,哪怕我真的入獄我也不會求她。”

  這是她最后的骨氣,孫鄴不會放過她。

  而且孫鄴現在已經是葉斐的人,她說再多都沒意義。

  “別沖動,她現在在等我們的態度。”葉言夏看著葉言秋說了句。

  外面的新聞已經傳的沸沸揚揚,有關葉清遠的故事已經傳了出去。

  外面的人都在猜,當年葉清城的死是不是和葉清遠有關系。

  “我們現在怎么辦?她這擺明了是要逼著我們去死。”葉言秋看著葉言夏。

  從前無論發生什么事情,姐姐都能解決,現在肯定也是一樣的。

  葉家不會就這么垮了。

  “她是有備而來,從一開始就已經掐著我們的脖子不能呼吸。”

  現在慢慢鋪起來的網已經織成,他們都在網里,走不出來。

  “什么意思?”

  葉言夏看著她,幾分嗤笑,“你不會以為她鬧出這么大的動靜,只是為了折磨你或者折磨我吧?”

  葉斐的目標從一開始就很明確。

  就是葉清遠。

  “我知道,我知道是為了什么。”

  葉言秋隨即看向了從樓梯上下來的人。

  “當年的事情您在其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葉清城是不是真的是你殺的?”葉言秋開口質問。

  只要葉清遠將當初的事情說清楚,該承擔的責任承擔了。

  葉斐也就不會這么瘋魔。

  這都是他的錯。

  “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葉清遠盯著她。

  一旁的葉言夏也開口,“現在已經沒有辦法了,爸,您還是都說了吧。”

  大伯父當年到底發生么什么事情。

  他在其中又在扮演什么角色。

  這都需要說清楚。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