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135 顧芝過世
  顧芝就那么在醫院住下了,醫生提前給了通知,希望家屬能做好心里準備。

  葉家的人除了葉言秋之外倒是都聯系上了。

  葉言夏呆了一會兒就回公司處理事情。

  葉言秋主動提出在醫院陪護,她從來嬌生慣養,能提出在醫院陪護。

  看來也是真的長大懂事了。

  自然葉言夏也就沒說什么。

  都到這個時候了,能多陪一天是一天吧。

  早餐是從五星級酒店送過來的,坐在病床前面,葉言秋一臉的若有所思。

  昨晚上她特地去打探過了,孫鄴傷的挺重的,人這會兒還在ICU里頭躺著。

  不知道會不會清醒過來是其次。

  重要的是一直在找孫鄴的江城警方這會兒已經在病房那邊安插了人守著。

  這顯然是要保護他的安全的。

  如果再想有什么動作,估計也不可能成功。

  一想到這里葉言秋就覺得煩躁。

  面前晶瑩剔透的水晶蝦餃她都吃不進去,只握著筷子戳了戳。

  “二小姐,您是不是胃口不好?”張媽開口問道。

  這人從早上她來到開始就神神叨叨的。

  而且光是看那黑眼圈就能看出來,她這是一整夜都沒沒睡得好。

  老太太陪護有專門的護工,也不用她多操心啊。

  “都到這會兒了,您擔心也沒用。”張媽安撫道。

  葉言秋沒答應她,只低頭想著自己的事情。

  接下來該怎么做,只要一想到孫鄴現在還在她樓上的ICU內住著。

  就如同有人將她的喉嚨死死的捏住一樣,不得喘息。

  不知道什么時候這喉嚨被掐斷了,她這個人也就沒了。

  “二小姐,您昨晚沒睡好吧,要不要回去休息?”張媽看著她問道。

  葉言秋依舊不理她,整個人咬著筷子沉思。

  看到她這樣,張媽搖頭嘆息。

  這才是一個晚輩對長輩擔心的時候應該有的態度。

  孩子到底還是養在身邊的親,老太太再怎么疼愛葉斐又如何。

  最后病了還不是只有葉言秋和葉言夏心疼她,那位到現在都還沒出現。

  到底不是在身邊看著長大的,就是沒什么感情。

  就在葉言秋想著怎么解決那邊的麻煩的時候。

  張媽的聲音在她耳邊炸開,帶著顯而易見的驚喜。

  “太太您回來了!”

  她隨著張媽的聲音向門口看去,已經一周未見的蘇藍就站在門口。

  “媽。”葉言秋叫出聲來。

  自從蘇藍向葉清遠提出離婚訴訟之后她就自覺的搬離了葉家,葉言秋從密市回來之后工作上的事情太多太復雜。

  也就是和蘇藍通過兩次電話,確定了她的安全之后就掛了。

  也沒能抽出時間去好好的同她談一談。

  蘇藍看上去過的不錯,面色紅潤,比葉言秋的氣色都好。

  她進門將包遞給了張媽,伸手摸了摸女兒的臉。

  “我來看看奶奶。”

  張媽在旁能將蘇藍的神情看的清清楚楚,她的臉上不見任何擔憂的神色。

  從前老太太有個什么頭疼腦熱的都是蘇藍自己照顧,那次不是看著她擔心難過的。

  可現在人已經這么嚴重了,看上去不是很難過的樣子。

  “情況怎么樣了?”蘇藍站在病床前看了眼。

  床上的人這會兒已經純粹是在用儀器養著了,一旦這管子拔了,人也就沒了。

  她離開家之前,還精神十足沖她發脾氣的老人,如今已經似乎在沒有力氣睜開眼睛了。

  “一直沒醒。”葉言秋面色沉重。

  估計真的是,要到最后了。

  “你爸呢?”

  葉言秋搖頭,“一直沒出現。”

  昨晚上之后就再也沒聯系到他了,也不知道人到底去哪兒了。

  “他永遠都是這樣,關鍵的時候,永遠都靠不住。”蘇藍面色平靜。

  這么多年,他永遠趕不及在最關鍵的時候出現,只要你有需要他的時候,他永遠聯系不上。

  久而久之,蘇藍也就習慣了不找他。

  “媽,您一定要這樣嗎?”葉言秋看著她。

  一定要走到離婚這一步,放棄她苦心經營這么多年的家。

  “這是他逼我的。”

  “可是還能有轉機的不是嗎,您跟爸那么多年的感情。”

  聽到這話,蘇藍都不由笑出聲來。

  “我們之間早就沒有感情了。”

  現在說這些話,像極了笑話。

  “我能做的就是從葉家手上將屬于你的東西拿過來,不能就這么全部敗在葉清遠的手里。”

  還有三天開庭,她請了最好的律師團隊。

  這一次,無論如何都要從葉清遠身上扒一層皮下來。

  “媽,您能不能為我考慮考慮,我父母對簿公堂,以后我在這圈內還怎么混,有多少人等著看我的笑話。”

  她好歹是個明星,那么多粉絲都看著呢。

  而且因為葉家如今的丑聞,她的資源掉的厲害,原本談好的代言都已經被對方拒絕。

  甚至快要到期的代言都未必能再續。

  她現在甚至都徹底放棄kopi洲際代言的位置了。

  等到蘇藍河葉清遠的離婚案開庭,她少不了又要上一波熱搜。

  “您都為我忍了這么多年了,不能再忍一忍嗎?”葉言秋勸道。

  蘇藍看了她一眼,“我就是為了你。”

  以如今葉家的情況,如果不釜底抽薪的話,最后她們母女倆都要賠進去。

  兩人之間的爭執一觸即發。

  “您又不是不知道,爸是結了兩次婚的,既然是二婚就少不了會被和前面那個作比較,您心里清楚啊,現在葉家是個什么情況,您在這個節骨眼上提出離婚,是會被人戳脊梁骨的,我是你的女兒,你以為我的名譽還能保得住嗎!!”

  蘇藍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女兒。

  到底為什么,她會有這樣的想法。

  在葉家熬了那么多年,她如今想要有自由,這也做錯了嗎。

  她就應該被這么耗著,耗干心血嗎。

  “挺熱鬧的啊。”

  葉斐的聲音從傳來。

  兩人同時看過去,就見到了一身簡單休閑服站在門口的葉斐。

  “你來做什么。”葉言秋沒好氣道。

  葉斐大步走進屋內,荊楚將帶來的果籃放到桌上。

  “當然是來看奶奶了。”

  葉斐走到床尾,看著病床上的人。

  才這么幾天的時間,顧芝幾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老下去。

  “葉斐,你別刺激奶奶。”

  葉言秋盯著她,像是生怕她下一秒就會將人從床上拖起來一樣。

  “她都昏過去了,我入夢刺激她?”葉斐諷刺道。

  不過隨著葉斐到來,老太太的心電圖一下子有了反應。

  戴著氧氣罩的人緩緩睜開了眼睛。

  “奶奶!”葉言秋驚喜道。

  蘇藍隨即按下了呼叫玲,等候的醫生很快來到。

  不過做了簡單的檢查之后,醫生搖著頭站在一旁。

  就算什么都不說,她們也都明白了。

  老太太張著嘴,眼睛看向葉斐的方向,緩緩的抬手。

  她明白這是有話要說,伸出了自己的手。

  顧芝抓著她的手掌,努力張口像是要說什么,可卻一個字都說出不出來。

  只瞳孔放大,眼中滿是不甘。

  “奶奶,您要說什么?”葉言秋看著老太太著急道。

  顧芝隨即偏頭看過來,眼神同蘇藍對視,她像是有千言萬語說不出來。

  “媽,您想要什么?”

  顧芝掙扎著吐出一個字,“家……”

  “奶奶說什么?”葉言秋看向蘇藍。

  她面色凝重,“你奶奶要回家。”

  人在瀕死之際,總是會想起很多東西。

  真的如同走馬燈一樣,無數的畫面從眼前閃過。

  可顧芝,她眼前最多的畫面,卻是葉鶴鎮。

  當年她也是一眼就看中了那個俊朗的男人,可造化弄人,最后一切華為泡影。

  時隔多年再想起當初的事情,她依舊覺得對不起他。

  現在真的要走了,卻又舍不得。

  老太太的房間內,這會兒葉家的人都回來了,就連聯系不上的葉清遠也到了房間內。

  幾人圍坐在病床前,看著已經迷離的老太太。

  不過只有一個人不同,葉斐不像其他人一樣坐在床邊陪著,反倒是離得遠遠的,拿了本書在那邊的沙發上看。

  “媽,您有什么話就說吧,孩子們都在呢。”蘇藍開口道。

  顧芝的情況現在看上去倒是好一些了。

  說話也清晰了很多,估計是回光返照。

  “你把柜子里的盒子給我拿過來。”顧芝氣息游離。

  蘇藍聽話的將東西取來,顧芝打開盒子,里面放著的是一張照片。

  看上去有些年頭了,照片上有四個人。

  分別是顧芝和葉鶴鎮,還有七歲的葉清城以及剛剛會走路的葉清遠。

  “人到老了,總是會想起過去的事情,我這兩天總是想起以前,你們兄弟倆圍著我吵吵鬧鬧的時候。”

  已經過去這么多年了。

  當初的孩子都長這么大了。

  “我走了之后,葉家就靠你們了,我無能,沒有將鶴鎮留下的東西守住,我還是希望你們能相互扶持走下去。”

  顧芝說著看了眼葉言秋和葉言夏。

  “言夏有本事,這么多年將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條,我倒是不擔心,言秋自己如今也能混口飯吃,總不會餓死了。”

  顧芝說著看向對面還在地上玩玩具的葉炆。

  “唯獨炆炆,他還小,需要人照顧。”

  “您放心,我會照顧炆炆的。”葉言夏承諾道。

  顧芝緊跟著看向那邊的葉斐。

  “至于夭夭,我知道我有太多對不起你的,這些年你也吃了不少的苦頭,現在回來了,沒能好好彌補你,這是奶奶的過失。”

  “不用這么客氣,我這人不是太喜歡別人的彌補。”葉斐說的不以為然。

  葉言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奶奶都這樣了,這丫頭還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過去的就過去了,活著的人還要繼續生活,你能明白這個道理嗎?”

  一旁的蘇藍默不作聲,如果葉斐明白這個道理,也就不會回到這里了。

  “你們都出去吧,我和夭夭說句話。”

  幾人聽話的撤出房間。

  “謝謝你幫我保守秘密,沒有告訴言秋和言夏。”

  這也算是全了她最后的體面了。

  “這對于葉家對于我父親而言,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沒必要廣而告知。”

  葉斐總有種感覺,如果葉清城還活著。

  他知道了真相,知道了葉清遠的身世,也依舊會接納這個和他一起長大的兄弟。

  “這些丑聞對你而言不會是攻擊別人的利器,你不屑于用這樣的方式。”

  葉斐搖頭,“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不必給我戴高帽子。”

  這丑聞放出來,也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對如今的局勢沒有絲毫影響,自然也就沒什么必要。

  “你已經不再是當年纏著我抱的小丫頭了,你長大了,但我還是想勸你一句,清城的案子,牽扯的人太多,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解決的。”

  當年他們身在其中,顧芝也去調查過。

  “洛璨告訴我,清城的案子,可能一輩子都找不到兇手。”

  也是在那樣心灰意冷之下,洛璨才離開江城遠走。

  “找不找得到,這是我的問題。”

  顧芝明白她的意思,這孩子,已經下定了決心就不會回頭。

  這點上,和清城實在太像。

  “那你能答應我,放過清遠嗎?”顧芝眼中滿是懇求,“就算是奶奶,對你最后的請求可以嗎?”

  “我還是那句話,能評斷他的罪的,不是我,是他的所作所為。”

  人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顧芝閉眼,“我已經到了這個年紀了,我死了以后的事情我也管不了了,各人有個人的命。”

  “但是你要小心一些,以后好好照顧自己……”

  床上的人逐漸沒了聲音,葉斐看著床上已經閉眼的人。

  她手里緊緊的攥著那張照片,睡顏安詳,再也不會睜開眼睛。

  葉斐拉開門走出去,等在外面的人看到她的神情,幾乎瞬間反應過來沖了進去。

  房間內傳出來的哭喊聲此起彼伏。

  葉斐靠著墻,聽著門內的哭喊聲,她忽然有些神情恍惚。

  張媽著急忙慌的跑上樓,看了眼房間內哭天抹淚的幾人。

  她有些擔心的說了句。

  “這怎么辦,有警察來找二小姐了!”

  現在這情況,人還能去警局嗎。

  好端端的,警察為什么要找二小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