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131 多謝女王大人
  網絡上的新聞發酵的很快,幾乎半天就席卷了整個網絡,再加上這次葉言夏也是花了心思的。

  正兒八經的是將葉清城的形象給樹起來了,這樣也給葉氏跌落谷底的口碑帶來了一絲回升的希望。

  可千人千面,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種想法。

  有人喜歡就有人厭惡,哪怕葉清城的故事再如何正派,當然也出現了質疑這故事的聲音。

  不少人聯想到了葉氏的公關手段一流,很難確定這不是洗白手段。

  但這些人也不敢隨便說什么,畢竟如果葉清城真的是個剛正不阿的英雄。

  他們再進行詆毀,是會被群起而攻之的。

  神通廣大的網友調查了十五年前的所有事情,細碎的新聞信息一片一片拼湊,最后成功的將葉清城的故事給串聯出來了。

  雖然做不到全真,但也有百分之五十的相似程度。

  一條條的評論看的腦袋疼,葉斐將手機收了起來。

  “老大,接下來去哪兒?”

  這時間段,天邊夕陽殘紅,已經到晚上了。

  葉斐看了眼窗外,這個時間點她好像有點餓了。

  “去郅一。”

  該到吃飯的時候了,她得找人陪她吃飯才行。

  荊楚明白她的意思,轉了個彎將車子停在了郅一科技的大廈前面。

  這會兒正好是下班的時間,陸陸續續有不少上班族從大廈里走出來。

  葉斐踩著平緩的步調進入大廈。

  這次前臺接待看到她滿臉笑容的走過來,“郅太太,郅總還在開會呢。”

  上次葉斐來的時候不少人都已經認識了,再加上郅淮召開的記者招待會。

  成功的將他對自己夫人的愛意推向了最高點,也讓所有人知道了那個男人的深情。

  現在整個公司內不可能有人怠慢葉斐。

  都生怕得罪了這位被總裁放在心尖上的人。

  “我送您上去吧。”前臺笑著說。

  葉斐開口拒絕,“謝謝,我自己上去了。”

  前臺目送著葉斐上了電梯。

  電梯門剛剛合攏,前臺小姐就立刻拿出手機瘋狂的打字發消息。

  各位,郅總夫人來探班了!!!!

  整個群里再次炸開,對于沒有親眼見過這位總裁夫人的員工來說,那可是大飽眼福的好機會。

  在大熒幕上看著美的毫無挑剔的女孩子,到底在現實生活中是什么樣子。

  能讓郅總掛念十五年的女孩子,到底又會是什么性格。

  葉斐直接乘著電梯上了頂樓,一出電梯就看到了站在外面交代事情的秘書助理。

  “郅太太。”助理上前微微頷首,“郅總在辦公室。”

  這話一出來,葉斐探頭看了眼。

  “有客人?”

  助理點頭答應。

  葉斐倒是也不挑,人家在工作總不能打擾,安靜的自己找了個地方坐下等著。

  助理見狀上前,“您喝咖啡還是茶?”

  “給我杯果汁。”

  助理應聲去了茶水間。

  剛來的助理還年輕,也是第一次見到在公司內被傳的神乎其神的總裁夫人。

  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樣的女人才能拿下郅總那樣的男人。

  “郅太太,這是剛送來的餅干,您嘗嘗。”

  助理上前,將裝著精致餅干的盤子放到葉斐面前。

  她看了眼,禮貌道謝。

  小助理受寵若驚的回了工位,趁著人吃餅干的時候悄悄地拍了張照片發到了部門群里。

  天啊,總裁夫人真的是好溫柔,看上去就很乖巧的樣子。

  哪個總裁夫人不是趾高氣昂看不起下面的人,對比起來那些人。

  葉斐小姐人長得這么美就算了,人還這么柔和,真的是十分難得了。

  隨著他這條消息,群里炸開了鍋,但還是沒幾個人夠資格敢上頂層來看人。

  畢竟葉斐也是上過節目的,石頭記的她錄制那兩期的收視率可是十分高的。

  也因此更多員工希望能一睹夫人的風采。

  一道門之隔,里面和外面的氛圍截然不同。

  寬大的辦公桌后面,坐著的男人微微低眸處理手中的文件。

  他對面站著的人錘頭,整個空間內安靜的只聽得到男人翻動手上文件的聲音。

  他抬頭偷偷看了眼,對面的人哪怕只是坐在那里,有股與生俱來的壓迫感。

  來自上位者的不怒自威壓的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可他不說話,站著的男人也不敢問什么。

  “還不打算說嗎?”郅淮的聲音傳來。

  男人身體抖了抖,下意識抬眸。

  “不知道郅總想知道什么。”

  男人鬢角已經落下冷汗,明明已經是快退休的年紀了,如今還要面對這樣的場景。

  壓迫感十足,他心里無數次后悔沒有早點申請退休。

  “王經理,需要我提醒你嗎?”敘白說著將準備好的東西遞了過去。

  王經理手指顫抖的接過來,看清楚文件上的內容之后,他的臉色刷的一下子就白了。

  “這些東西已經足夠你進監獄了,從現在算起,應該能一直關到你老死。”

  王經理撲通一下就跪下了,“郅總,再給我一個機會,我是被豬一頭蒙了心,我還能補救挽回的!”

  郅淮看著桌下的男人,指尖扣上了鋼筆的蓋子。

  “你當然還有機會,不過這機會要不要,就看你自己了。”

  一旁的敘白漠然,這王經理是郅翰柯的左右手。

  十五年前疫情結束之后就從緣洛制藥被調了上來,這么多年一直跟在郅翰柯的身邊。

  十五年前的事情他身在其中,比起許多人都要知道的清楚。

  “我要,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您放心。”王經理險些崩潰。

  都到了這個歲數了,他無論如何不能入獄,否則的話一切就完了。

  “帶他出去。”郅淮開口道。

  敘白點頭,吩咐門外的人進來領人。

  “先生,太太在門口等了一會了。”敘白提醒道。

  剛剛一直在處理事情,葉斐小姐是個禮貌溫和的性子,也不會斤斤計較。

  聽到先生在忙著,人也不吵不鬧,就乖巧的在外面等了半個小時。

  這要是換做是其他女孩子,恐怕早就吵起來了。

  郅淮拉開門出去,在外面沙發上坐著的人已經不知道什么時候靠著沙發睡著了。

  助理給她蓋了條淺灰色的毯子,人看上去睡得挺熟。

  一旁的助理看到郅淮出來,剛想開口說什么,就被男人抬手打斷。

  他們也問過葉斐小姐要不要去休息室呆一會兒的,她說了不用了。

  助理眼看著身材高大的男人走到沙發前蹲了下來,指腹在她恬靜的睡顏上撫過。

  他低眸間看到了桌上放著的盤子內吃剩的兩塊點心。

  這小家伙是餓了。

  睡夢中的人皺了皺眉頭,男人見狀伸手,連著毯子將人抱了起來。

  敘白伸手將辦公室的門拉開,郅淮抱著人進了辦公室之后,敘白對著滿臉驚奇的秘書助理們比了個噓聲的手勢。

  可第一次見到總裁這么溫柔員工們差點尖叫出聲。

  男俊女美的畫面比電影的畫面還讓人賞心悅目。

  要是夫人多來幾趟,他們工作的動力都能十足好不好。

  寬敞明亮的休息室內放了一張柔軟的床榻,這是郅淮在工作之余能夠好好休息的地方。

  男人俯身將人放在床上,給她拉過被子蓋好。

  準備起身的時候,還在睡夢中的人抱著他的手臂不肯撒手。

  郅淮垂眸,精致的眉眼上揚,掀開被子上床靠著將人抱入懷中。

  “好好睡。”他低頭在她耳邊哄了句。

  這兩天葉斐的睡眠比起從前來說是好了很多,可時不時的也還會夢魘。

  睡夢中的人感覺到了身側的溫度,伸手抱住男人精瘦的腰際,小臉在他胸口蹭了蹭。

  她這一覺直接睡到了天黑,夜幕降臨的時候她睜開了眼睛。

  看著陌生的環境,葉斐腦袋昏沉,還有些發懵。

  她隱約記得好像是在辦公室外面等郅淮的,迷迷糊糊的就睡過去了。

  意識逐漸回籠之后,葉斐感覺到了自己緊靠的胸膛一片熾熱。

  她仰頭,從這個視線能看到男人精致的下頜線,他也眼眸緊閉睡著了。

  男人眼眸緊閉,相貌宛若神賜。

  她不由抬手,指尖輕輕的碰了碰他高挺的鼻梁。

  感知到皮膚上的觸覺,閉著眼睛的男人握住她的手放到唇邊吻了一下。

  “我餓了。”她哼了聲。

  郅淮將人抱緊,捧著她的臉親了親。

  “我餓了。”

  葉斐重申一句。

  男人這次睜開眼睛,看著懷里的人,唇角輕勾。

  “想吃什么。”

  “糖醋排骨和東坡肉。”

  郅淮鼻尖蹭了蹭她的,鳳眸滿是瀲滟之色。

  “親一親。”

  葉斐頭不由自主的往后,眼中笑意盡顯,“趁機占我便宜?”

  郅淮將人抱的更緊,“那郅太太讓不讓我占這個便宜。”

  葉斐狀似認真的想了想,“這是對你的恩賜。”

  男人薄唇落在她耳朵上,輕輕的吻了吻,“多謝女王大人。”

  兩人一同起身,葉斐揉了揉眼睛,坐在床邊看著他換衣服。

  郅淮扣著襯衫扣子,走到床邊低頭看著她。

  小姑娘剛睡醒,整個人頭腦還有些迷糊,看到他站過來,葉斐伸手保住他的腰。

  小臉在他胸口蹭了蹭。

  “又不想吃了?”郅淮輕輕摸摸她的臉。

  “不想動。”

  她這副懶洋洋的樣子也是郅淮第一次見到,如此全身心的依賴,是他一直希望的。

  “那再睡會兒,一會兒飯菜送到了再起來。”

  小姑娘搖搖頭,抱著他的腰不撒手。

  “我要出去吃。”

  郅淮伸手將人抱起來,語氣寵溺,“好,出去吃。”

  葉斐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樣,忽然抬頭。

  兩個小時之后,正在郅一加班未歸的員工們人手一份咖啡甜點。

  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公司群很快又重新熱鬧起來。

  [滴滴,總裁夫人買的甜點是我一直想吃又買不到的,死貴死貴的!]

  [臥槽,我剛剛看到郅總牽著夫人下樓了,兩人濃情蜜意的,真是好般配。]

  [嗚嗚……我宣布從今天開始我就是夫人的腦殘粉!]

  [真夫妻就是好磕,這兩人站在一起跟畫一樣。]

  [后悔今天請假沒能親眼見到夫人!]

  [佛祖啊,信女愿吃素十年,換得見夫人一面。]

  公司內對于兩人的討論熱度居高不下,尤其是見過葉斐本人的人傳的神乎其神的。

  相貌脾氣都被傳的天上有地下無的。

  這也讓記者招待會之后成為葉斐和郅淮CP粉的員工們變得更加高興了。

  寶藍色的跑車從公司門口駛離。

  葉斐坐在副駕駛上一臉興奮的點餐,鯤園針對專屬VIP客戶,提前點單這是最基本的。

  “南梁小餅,八寶鴨,脆皮酥……”

  郅淮握著方向盤往鯤園去,“點這么多你吃的完嗎?”

  “不是有你嗎。”

  葉斐頭也沒抬的回了句。

  兩人到達鯤園的時候這邊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

  不過往包廂去的時候,葉斐斜眼一瞥就看到了隔壁包廂內面對面落座的兩人。

  已經跨出去的腳步放了先下來,牽著她手的郅淮跟著停下來。

  “怎么了?”他低頭看向葉斐。

  葉斐對著那邊包廂示意,郅淮隨著她的視線望過去,看到了面對面坐在一起的池偃和楚浠。

  這兩人一起吃飯,同進同出的,說是沒關系,怕是三歲小孩都不相信。

  “我們過去看看。”葉斐拽著郅淮往那邊走。

  楚浠的瓜,可不是什么時候都能吃到的。

  郅淮一把將人扯回來,“不是餓了,你湊的什么熱鬧。”

  “那是池偃,你就不好奇?”葉斐拽著他的手。

  郅淮手指點在她額頭上,“別人的事情,少操心。”

  葉斐不情不愿的被帶進了包廂,包廂門合攏之前她還探頭看了眼那邊。

  沒人比她更了解楚浠的性子。

  流連花叢中片葉不沾身的主。

  池偃這人也是個花花公子,這兩人的對手戲,可比電影好看多了。

  “你說他們倆是不是在一起了?”葉斐趴在桌子上湊過去開口。

  郅淮往她嘴里塞了塊鴨肉,“人在一起了就算他們不說,你也會知道的。”

  葉斐坐回原位,咬著嘴里的東西思考了半天。

  荊楚的電話進來的時候,葉斐的心思還在外面的楚浠身上。

  接通之后那邊的聲音和著呼嘯的風聲入耳。

  “老大,葉言秋見了孫鄴!!”

  葉斐挑眉,這孫鄴。

  等了這么長時間,可算是抓到機會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