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130 虎父無犬女
  江城警察署。

  從來到這里之后,葉斐和葉言秋就被分開帶進了審訊室。

  這兩人都是受害人,所以警察需要例行公事詢問,當天有沒有見到有可疑的人。

  以及兩人的人際關系,有沒有和誰結過仇,和節目組工作人員的關系如何。

  一般來說做這樣事情的都是仇家。

  所以兩人平時和什么人結過仇就顯得很重要。

  對葉斐問話的是個挺年輕的警員,應該是剛參加工作不久,但做事無可挑剔。

  從她平時的人際關系再到和整個劇組工作人員之間的交集。

  幾乎是能夠詢問的都詢問詳細了。

  “葉斐小姐還有什么要補充的嗎?”

  年輕警員看著眼前人禮貌問道。

  葉斐搖頭,“暫時只有這么多了。”

  警員雖然年輕,但也參加工作不短了,這期間見過形形色色的人。

  大多數的女孩子如果提起當時案發的情況的時候,基本都是驚魂未定。

  尤其是如果牽扯到人身安全的就更是緊張的說不出來話。

  是回想起來當時情形都會害怕的程度。

  東國對槍支炸彈之類的東西管控的很嚴格,普通人終其一生都不一定能夠碰得到有炸彈爆炸的時候。

  眼前的小姑娘年齡不大,可提起當時險些喪命的情形,卻是云淡風輕。

  敘述的神情冷靜的不像是再說自己的事情。

  這可不太正常。

  “葉斐小姐似乎不太害怕啊。”警員盯著她。

  哪怕是當事人,有什么異樣他們也需要調查仔細了。

  “也不是第一次碰到了,上一次在我頭頂炸開的水晶樹我都沒害怕。”

  葉斐笑了笑,精致的唇角輕勾,眉眼彎成月牙,笑得十分燦爛。

  “上一次?”警員疑惑,隨即繼續詢問,“能不能請你詳細的說一說上一次是什么時候。”

  這葉家姐妹倆遇襲不是第一次了?

  那估計就是葉家的仇人下的套做的局。

  “你可以去查查,盛淮酒店的水晶樹斷裂的事情,當時我們都在現場,那新聞現在應該都還搜得到。”

  雖然有些不利的消息被盛淮的公關部給撤下去了,但是盛淮的水晶樹是酒店的標志性景觀。

  就這么毀了,網絡上的相關新聞還是能有漏網之魚。

  警員在筆記上記下了盛淮酒店的名稱,打了個圈。

  還是需要實地去調查一下才行。

  “叩叩……”

  門響了兩聲之后被從外面拉開,站在門口的是有些上了年紀的警長。

  “問完了嗎?”

  警員合攏筆記本起身。

  “劉隊。”

  門口的老警員看了眼,“結束了就把人請出去吧。”

  葉斐聞言已經起身,“那我就不打擾了,如果有什么疑惑也可以隨時聯系我。”

  警員點頭道謝,葉斐越過門口的劉隊走了出去。

  看著人遠去的背影,劉隊陷入沉思。

  “怎么了劉隊?”

  “這小姑娘是葉家的吧,葉清城的女兒。”

  警員點頭,“這是當事人,卷入一場爆炸案,人被礦洞坍塌之后埋在里面了,密市那邊向我們發來了協助調查的請求。”

  劉隊想到剛剛那個氣定神閑的小姑娘。

  爆炸案?

  他們也辦理過不少案件,凡是有關江城那些有錢的公子小姐們的案子。

  哪個進來這里不是趾高氣昂的,不可一世的。

  葉斐卻截然不同,這樣子還真不像是江城的富二代。

  不過也對,能進這地方的,大多都是愛鬧事的,都不是什么好性子。

  “師傅,怎么了?”

  注意到他的神情,年輕警員疑惑道。

  “還真是虎父無犬女啊。”劉隊感嘆了一句。

  這下他對面的人就得更加疑惑了。

  “您見過她父親?”

  不然這話是怎么說出來的。

  況且他進來和劉隊一起辦案這么久了,劉隊可是出了名的冷面不愛夸人的。

  尤其還嫉惡如仇,這些江城富二代飆車打架傷人的事情層出不窮,哪次到警局里不是趾高氣昂的。

  每次的案子涉及到這些人的時候就夠讓他們頭疼的。

  劉隊對這個圈子的人可是深惡痛絕。

  “她父親來過我們警局,氣質儒雅大方,很是不同。”

  劉隊進江城警察署這么多年,接待過不少報警人員。

  其中讓他記憶最為深刻的就是葉清城。

  他是被人綁架之后好不容易被就出來的。

  那時候他身上有不少傷口,毫不夸張的說整個人幾乎是浸泡在血衣內的。

  當時是劉隊接待的,看到男人狼狽的樣子,他給葉清城接了杯熱水遞了過去。

  葉清城接過杯子之后十分禮貌的說了謝謝。

  也是在葉清城伸手將杯子接過去的時候,他才注意到葉清城用紗布草草包扎好的滿是血跡的手掌。

  他的尾指已經斷了。

  男人臉色蒼白,忍著這樣的疼痛都還能有禮貌的說了句謝謝。

  明明是葉氏的掌權人,卻沒有高高在上目空一切,可在渾身狼狽的時候,又沒有跌落泥土的卑微。

  這樣的男人,是很容易讓人記憶深刻的。

  “劉隊,我聽過葉清城的案子,好像當時綁架他的人,是不是境外的?”

  這個案子在警察署也算是典型案例了。

  葉斐回來之后這個案子在他們局內也時不時的被提起來。

  “境外的人,當時也被保住了。”

  劉隊惋惜道,葉清城,真的死的挺可惜的。

  “劉隊,我聽說上面好像在查當年葉清城的案子是嗎?”警員湊過來小聲道。

  劉隊給了個緘默的眼神,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少說話,多做事。”

  葉清城的案子隨著葉斐回到江城又重新被提起,葉清城的死亡原因也有人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是謀殺還是意外,誰又能知道呢。

  …

  荊楚等在警察署門前,看到里面出來的人,他起身迎了上去。

  跟在葉斐身后的還有葉言秋,對比起葉斐的氣定神閑,她的臉色看上去有些蒼白。

  “老大。”荊楚叫了聲。

  葉斐動了動肩膀,顯然是坐的時間有些太長了。

  荊楚拉開車門將人迎上去,剛剛將車門合攏,葉言秋就到了車前。

  “葉斐。”

  車窗搖下來,車內的葉斐神色漠然的看著她。

  “我也不跟你藏著掖著了,告訴我你想做什么?”

  葉言秋說話間已經沒了前些日子的親近,更多的是從前熟悉的冰冷鄙夷。

  “不演了?”葉斐看著她笑出聲來。

  不論她是不是真的失憶,從前的親近是怎么演出來的。

  現在這人已經完全將那層一次性的皮給脫了下來。

  “葉斐,我不信你就只是為了搞垮葉家,你別忘了這公司也有你父親的血汗。”

  這是第二次聽到這句話,葉斐揉了揉太陽穴。

  他們的話術還真的都是一樣。

  “我勸你盡快收手,別等到真的什么都沒了才追悔莫及。”葉言秋咬牙開口。

  “如果只是說這些的話,我就先走了。”

  葉斐將車窗升上去,荊楚發動引擎,一腳油門開了出去。

  看著絕塵而去的車子,葉言秋面色越來越冷。

  她如今自身難保,剛剛警員問話的時候她險些暴露出去。

  好在礦區那邊還沒找到什么實質性的證據,只要她咬死不松口,應該就不會出什么問題。

  但她這個心里總是毛毛的,不知道為什么,總感覺像是要發生什么大事一樣。

  “好久不見啊。”

  一道熟悉無比的男聲傳了過來。

  葉言秋抬頭,看清楚站在面前的人,她瞬間瞳孔放大。

  “孫鄴!!”

  眼前的男人不似從前一樣的光鮮亮麗,只穿了簡單的黑衣黑褲,戴了頂鴨舌帽。

  再普通不過的穿著,丟到人群里都找不出來的尋常人。

  “你還敢出現在我面前!”

  葉言秋上前直接推了他一把。

  如果不是他將手上的東西放出去,葉氏不會卷入輿論風波里,也就不會變成如今這樣的四面楚歌。

  “看到你越著急,越說明我做對了。”孫鄴有種揚眉吐氣的釋放感。

  都是玩在一起這么多年的,他再了解不過葉言秋的性子。

  這是著急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葉言秋面帶恨意的看著他,“我說過給你錢,是你不要的!”

  既然都不要她的補償了,居然還在背后下黑手。

  “你這就承受不住了?葉氏可還沒倒呢。”孫鄴冷笑出聲。

  葉言秋知道眼前的人已經瘋了,只能想辦法穩住他。

  “只要你澄清那些謠言,你想要什么我給你什么。”葉言秋開出條件。

  孫鄴擺擺手,“孫家早就破產了,有錢沒錢我都過了這么長時間了,也沒死了。”

  既然最難的時候都熬過來了,如今就更不用害怕現在的情形。

  錢財這東西,現在對于他來說是沒用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

  葉言秋快要瘋了,眼前的人純屬是一個沒心沒肺的瘋子。

  孫鄴只看了她一眼,將帶來的東西抬高。

  “前兩天我去了趟密市,在礦區游覽的時候正好拍到了些有意思的東西,想看看嗎?”

  葉言秋臉色大變,“難道你……”

  孫鄴沒搭理她,徑直越過她往警察署大廳去。

  葉言秋急忙上前一步將人扯住,“你給我等等!!”

  這個時間,孫鄴到這里,他肯定是知道什么了。

  一定是和她有關系的。

  “你說,你說你到底想干什么!!”

  葉言秋崩潰喊叫出聲。

  她沒想到孫鄴就這么蟄伏在她身邊,他跟著這么長時間,不知道都拍到了什么東西。

  總之不能讓他進去。

  “你能開出什么條件讓我停在這里呢?”孫鄴看著眼前人笑出聲來。

  如今的局勢陡然轉變,當初的地位顛覆。

  他不信葉言秋還能這么不管不顧。

  “一起喝杯咖啡吧,正好那邊開了個不錯的咖啡廳,挺貴的,我一直沒機會去。”

  葉言秋穩住心神,帶著他上了車。

  黑色越野車疾馳在路上,荊楚時不時的透過后視鏡看向坐在后面的葉斐。

  光是她進去警察署的這兩個小時,網上的消息發生了點變化。

  有人爆出了當年葉清城的案子,口口聲聲他是被害的。

  葉氏的前任掌權人,葉清城的死不是意外。

  他們將十五年前病毒爆發的事情同葉清城關聯在一起,再加上緣洛制藥的曾經的實驗室和特效藥。

  一切關聯起來,故事的雛形具備。

  當年緣洛制藥偶然發現了傳染性極強的病毒,為了針對這種病毒的危害,緣洛制藥耗費時間組建了研究所。

  研究所順利研發了特效藥物。

  期間有董事提出投放病毒感染一部分的人,再以特效藥救治。

  這個提案被葉清城一口否決。

  可內部出現了問題,內訌層出不窮,分派站隊。

  尤其涉及到利益,人心難測,逐利而行。

  研究所的合伙人產生了內訌,最后波及到了葉清城。

  更有人甚至爆出了葉清城當年被綁架,為首的人逼迫他交出病毒種源和特效藥的配方。

  他知道對方的目的是什么,硬是被折斷尾指都沒就范。

  等到他死了之后,剩下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了。

  一場傳染性極強的病毒感染了半個東國,致死率雖然不高,但是感染的人都有少部分的后遺癥。

  所有的醫療專家都束手無策,拼盡全力也只能換來病人暫時的穩定。

  對待未知的疑惑和死亡的恐懼幾乎籠罩了整個東國。

  最后是收購了緣洛的郅一科技生產的特效藥解了燃眉之急。

  這個故事說出來,不少人都在懷疑葉清城的死因。

  已經將他渲染成了一個寧死不屈的勇士。

  再加上葉清城死后葉清遠臨危受命,掌控整個葉氏,穩住人心發展公司。

  他的形象也開始變得正面起來。

  網絡上對于葉清城的正面評價十分多,歌功頌德的也不少。

  畢竟他如果是真的寧死不屈不愿意用病毒害人牟利才被人殺害的話。

  可是正兒八經的英雄。

  葉清城是葉氏前任掌權人,他的名聲自然也帶動了葉氏的名聲。

  如今跌破谷底的股價肉眼可見的開始上升。

  “葉言夏這招釜底抽薪用的還真是不錯。”

  葉斐滑動屏幕,幾乎將所有的報道都看完了。

  她知道葉斐無論如何不會與自己父親的名聲為敵,葉清城這個名字又和葉氏密不可分。

  葉清城的名望被抬得越高對葉氏的幫助也就越大。

  而葉斐不可能攻擊葉清城,這也是他們篤定的點。

  荊楚看了眼后面說道,“老大,林昌說想再見見顧芝。”

  這兩人的故事還沒結束。

  他們也總不可能關著林昌一輩子。

  “讓他去吧,正好挑著他們都在家的時候將人送到門口。”

  既然要亂,那就直接亂個徹底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