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52 葉言秋蘇醒,葉斐的訂婚宴
  哪怕會面當天出了些不太愉快的事情,可郅家這邊該做的準備什么都沒落下。

  第三天就安排人送來了寫了訂婚日期的紙張以及厚厚一疊聘禮名單。

  訂婚宴放在一個星期之后,日子不早不晚,正正好。

  這兩天江城的媒體已經開始預熱,鋪天蓋地都是有關郅葉兩家聯姻的事情。

  顧芝去醫院看了兩次葉言秋之后便開始著手準備有關訂婚宴的事情。

  雖然只是訂婚,也不能有絲毫的怠慢。

  這三天葉斐一個人待在葉家,思考了有關接下來應該怎么辦的問題。

  按照老太太的說法,訂婚宴之后她就得搬入郅家。

  至于結婚證什么的,也是她和郅淮看著時間去辦理。

  答應結婚的時候她把領證這個問題給忘記了,忽略的也是足夠徹底。

  她是答應嫁給郅淮,但領證這個問題沒在她的考慮范疇之內。

  越是想到后面的生活,她腦袋里就越來越混亂。

  到了第四天的時候,在醫院里昏迷的葉言秋終于醒了過來。

  本著家人之間團結友愛的原則,葉斐被老太太帶去了醫院。

  干凈明亮的病房內此刻圍了不少人。

  病床上的人頭上纏著繃帶,臉色蒼白,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讓在場的人大驚失色。

  “你們是誰?”

  蘇藍嚇的眼淚都掉不出來了,“阿秋,你怎么了,我是媽媽啊。”

  床上的人神情迷離,被她突然激動的情緒嚇得往后縮了縮。

  這樣子,可不像是沒問題。

  葉斐盯著葉言秋思索了一會兒,很快明了。

  半個小時之后,做過詳細檢查的醫生告知葉家人。

  葉言秋因為腦袋受到重擊,失憶了。

  腦神經收到血塊壓迫,所以暫時性的失憶。

  至于什么時候會恢復記憶,要等到血塊消散之后才能知道。

  荊楚站在葉斐身邊,眼神時不時的往葉言秋身上瞟。

  他生平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失憶的。

  葉言秋現在身上沒了平時那股囂張跋扈的氣息,整個人溫潤的如同小綿羊一般。

  毫無殺傷力,只抱著被子坐在病床上聽蘇藍介紹人脈關系和自己的身世。

  “那是你妹妹,你大伯父的女兒,葉斐。”蘇藍指著葉斐同她介紹,“你們出生只相差一天。”

  床上的人手背上還扎著輸液針,她偏頭看向葉斐,笑的柔和。

  “妹妹。”

  純良無害的笑容,如同出生的小動物一般的眼神。

  葉斐眼眸微彎,隨即點頭,“二姐。”

  郅源聽完醫生的匯報,很快轉身進了病房。

  床上的人眼神呆愣的看著忽然進入病房之中的人,蘇藍注意到她的不安,隨即開口。

  “這是郅源先生,葉斐未婚夫的哥哥。”

  郅源走到床邊,輕輕彎腰對著她伸出手,“我是郅源。”

  葉言秋小心翼翼地伸出手,“你好。”

  兩人手掌交握之后她迅速縮了回去,沒有片刻停頓。

  郅源收回手,眼中是顯而易見地明顯愧疚。

  “郅先生不必放在心上,好在言秋沒出什么大事,回去休養些日子也就能好起來了。”顧芝寬慰他。

  她的身體沒什么大問題,就已經是上天垂青了。

  郅源很快整理了情緒,“我送你們回去吧。”

  葉斐將兩人之間地神態盡收眼底,全程未發一言。

  上車之后葉言秋比起剛剛的手足無措,這會兒人似乎是恢復了些精神。

  “夭夭,你的腿怎么受的傷?”她看著葉斐問了句。

  “不小心摔了,過些日子就能拆石膏了。”

  葉斐有問有答。

  葉言秋往她身邊挪了一下,靠的很近,“我們以前是不是關系很好啊?”

  蘇藍坐在葉斐對面,有些欲言未止。

  “還算不錯吧。”葉斐撐著臉回了句。

  畢竟也是有來有往的關系。

  郅源同老太太道別之后看向了葉言秋,他取了名片遞過去。

  “這上面是我的私人號碼,葉小姐有事可以隨時給我打電話,無論什么時間,我一定到。”

  葉言秋雙手接過名片,對著他點了點頭,“謝謝你。”

  郅源離開之后,葉言秋的經紀人也接到了電話趕了過來。

  一行人有關葉言秋的工作問題開始了討論,如果換做是普通人家。

  這人別說是失憶了,就是身患絕癥該履行的合同也得履行。

  可這人是葉言秋,可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她背靠整個葉家,就已經是普通人惹不起的了。

  葉斐坐在陽臺上,聽著荊楚的吐嘈聲。

  “老大,你說她是不是真的失憶了?”

  這人失憶之后和之前簡直是判若兩人,不要太溫柔的。

  “看上去不像假的。”

  她眼底的那抹無措,不像演出來的。

  “她不是演員嗎,演技好一點應該也能瞞過去。”荊楚回了句。

  這人平時就專注于給老大添堵,平時下起黑手來也是毫不留情。

  可別是什么計謀,等著給他們老大致命一擊的那種。

  “如果是裝的,她也裝不了多長時間,總會露餡。”

  不可能有人能裝的了一輩子。

  但如果是真的,那就有趣了。

  “老大,她要是真的失憶了,會不會一輩子都想不起來。”荊楚提出疑問。

  畢竟這人現在看著挺善良的。

  “醫學上有過這樣的案例,但只要她腦子里的血塊消散,腦神經開恢復之后,記憶也不會喪失太久。”

  房門被忽然叩響,葉斐和荊楚同時望向進來的人。

  葉言秋有些局促的跨入房間內,“夭夭,大姐讓我過來找你。”

  “有事?”

  “大姐說,你訂婚的禮服要送過來了,讓我和你一起挑一挑。”

  所以就是她們都需要做準備。

  不知道是不是失憶的緣故,葉言秋整個人并沒有什么安全感。

  這一整天,無論是挑選珠寶酒店還是品嘗點心蛋糕,她都緊緊的跟著葉斐。

  “夭夭,你嘗嘗這個好好吃。”

  葉言秋用叉子將蛋糕喂到了葉斐的嘴邊。

  葉斐挑眉,不做停頓的嘗了口,“很不錯,果醬的味道很濃郁。”

  “是吧,我就說很好吃的。”葉言秋滿臉的高興。

  顧芝看著兩姐妹和諧相處的畫面,臉上的笑意加深。

  一旁的蘇藍看著女兒臉上的笑容,心思也越發凝重起來。

  具有同樣疑惑的還有偏廳內的葉言夏,她手握茶杯,臉上是一如既往的清冷。

  視線打量了一直在主動和葉斐說話的葉言秋。

  換做是以前,她不是冷嘲熱諷就是輕聲奚落。

  不可能會和葉斐有這樣和諧相處的時候。

  人失憶之后,是真的會性情大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