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46 你岳父當年的死因
  云水澗。

  整個江城最為頂尖神秘的茶樓,純會員制,從不對外開放。

  這里有整個東國最頂尖的茶葉,叫得上名號的茶葉這里都能搜羅到。

  所以自然接待的也從來不是普通人,隱私性也能夠得到最好的保護。

  也因此這里成為許多政壇人士和商賈人員會客談事的最好場所。

  云水澗在江城已有逾百年的歷史,可是對于歸屬卻還是眾說紛紜層出不窮。

  這個據說掌控了半個江城權貴秘密的地方,有人說是隸屬郅家,也有人說是隸屬國家。

  國有還是私人,說法不定。

  位于半山腰上的云水閣,重檐翹角,臺樓環廊,淳樸的古建筑保存極好。

  這四周依舊也保留著用古法的茶樹種植方式所種下的茶樹。

  從二樓敞開式的景觀臺上,從這個位置能看得到遠處整齊劃一的綠色茶園。

  清晨的露珠剛被陽光曬開,茶園內便陸續有人開始工作。

  景觀臺上擺放的茶盤面前,正在打呵欠的青年手握茶夾。

  熟練的加水撇沫,動作流暢。

  明黃色的茶湯落入瓷杯之中,他一直等著的人也已經來到。

  “大清早就把我叫來這兒,難得的周末都被你給毀了。”池偃盯著在自己對面落座的郅淮。

  他這段時間可是忙極了,整整半個月沒好好的休息。

  “這兒風景不錯,你也該出來走走。”

  對面的男人十分正派的說出這話。

  “別道貌岸然的說這話,明明是不分晝夜的奴役我,怎么還成了為了我身體考慮了。”

  這人,真是不要臉。

  對面的男人抬手,宛若瓷骨般的手指握著茶杯揚起。

  濃郁的茶香味在口中彌漫,回甘自舌根而起,他滿意的點頭。

  “這是你要的東西。”池偃將帶來的文件遞了過去,“文件里能看到的東西,其實都沒什么太大的用處。”

  聽著他的話,郅淮不以為然,“不然你以為我找你做什么。”

  池偃翻了個白眼,“你還真是物盡其用啊。”

  他想要調查葉清城的死因,無非是因為葉斐那個小丫頭。

  素來冷清冷眼的小魔王,有一天也能為了別人的事情低頭。

  池偃雖然很想嘲笑他,但也知道點到為止。

  “尸檢報告上顯示,你岳父是死于車禍,葉家人當時也信了這報告,沒有再提出任何異議。”

  包括車禍現場,監控攝像,目擊證人,所有的因素都齊全了。

  這是一場無可挑剔的車禍。

  “半年之后,負責這起案子的法醫忽然被調離江城去了鄉下,沒幾年便因為疾病申請了提前退休。”

  那位法醫當時如日中天,是整個江城法醫的個中翹楚,前途無量。

  卻中途隱退,要說是沒有任何問題,怕是誰都不相信。

  “你見到人了?”郅淮看向他。

  池偃也沒賣關子,將帶來的東西遞了過去。

  是一枚由保鮮膜封好的子彈,看上去已經年代久遠。

  “這子彈是從葉清城的胸口取出來的。”池偃點明。

  郅淮握著子彈,“所以,尸檢報告上沒有顯示這枚子彈的存在?”

  池偃點頭,“當時葉清城的身體因為車禍受到撞擊已經是血肉模糊,傷口的形狀難以分辨,但這的確是法醫從他的胸口取出來的子彈。”

  “這是死因?”郅淮質疑。

  池偃搖頭,“這子彈靠近心臟的位置,已經算是致命傷,而且是在車禍之前射入的,可以合理的懷疑葉清城當初是因為中槍才出的車禍。”

  光憑這枚子彈就已經能夠確定,當年葉清城的死,是有人蓄意謀害。

  “當年司法部的部長已經在七年前車禍死亡,當時經手這個案件的人原本也不多,但有資格更改尸檢報告隱藏這點的人,只有部長。”

  如果不是因為那位法醫是曾經是池偃叔叔的部下,池二叔對他有知遇之恩。

  他也不會這么容易就得到這些信息。

  “如果她不回來,這些秘密就會隨著這些人的死亡而慢慢消散。”

  郅淮看著手中的子彈,她看到這枚子彈,到底是會高興,還是會難過。

  池偃看著他的神態不對,試探性的開口,“你該不會是在想葉斐吧?”

  眼前人將東西收好,眨眼間便已經起身。

  “你這就走了?”池偃叫了聲。

  “新出的金枝茶葉,你既然閑著,過去采點帶回去。”

  男人丟下這話便毫不留戀的出了觀景臺。

  池偃回過神來,眨了眨眼睛,“我去!真送我了!!”

  那可是如今整個東國唯一僅存的一棵金枝茶樹,一克千金,可不是有錢就能買得到的。

  “這下老爺子以后可不能隨便再挑我刺了!”池偃急急忙忙的起身。

  這東西以后可能成為他的免死金牌!

  十分鐘之后,經理有些為難的看著池偃。

  “池先生,您確定要用這個背簍?”

  池偃背著比他自己的背還要寬的竹編背簍堅定的點頭,“趕緊的,帶我去!”

  他要是背回一背簍去,以后在老爺子心里的地位還不水漲船高。

  順著經理指過去的路池偃沒一會兒就見到了被圈起來的茶樹。

  如今已經是茶葉采摘的季節,陽光下這葉片呈現金色的光澤,美輪美奐。

  不過在這棵金貴的茶樹邊上,還見到了一抹紅色的倩影。

  和這里其他的采茶女不同。

  她身材纖細,一襲紅色長裙,頭上戴了防曬的帽子,整個頭都是包裹起來的。

  這樣子,可不像是采茶女。

  “這位小姐,你是不是迷路了?”池偃開口問道。

  楚浠圍著古茶樹思考的時候,便聽到了身后人的聲音。

  轉身回頭,她看到了背著竹樓站在對面的男人。

  只不過那竹簍,的確是大了點。

  “你是來挖野菜的?”

  池偃差點沒一口血吐出來。

  這姑娘,漂亮是漂亮,但眼睛不好,非常不好!

  “你認識這兒的路嗎?勞駕給我帶個路唄。”

  楚浠雙手環胸,等著眼前人的回應。

  池偃眼眸微瞇,總覺得眼前的人,似曾相識。

  不過該說不說,這人當真,是生的挺漂亮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