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43 郅家一點也不在乎葉斐!(再次打臉葉言秋)首訂!
  葉家老宅。

  因為忙著和郅家人會面的準備,葉家這邊的人忙碌了一整天。

  顧芝對于葉斐的婚事還是十分上心的,她是葉家主母,必須做到讓外界挑不出來刺。

  而且先不提她和葉斐的感情如何。

  葉斐嫁入的是郅家,光是這點就讓他們無法怠慢。

  所以她整整列了一整天的嫁妝單子,從房產鋪面到珠寶現金,該想到的她都想到了。

  蘇藍守在老太太身邊忙活了一整天,水都快沒來得及喝一口。

  剛吃過晚飯,葉言秋便怒氣沖沖的進門。

  看到桌上擺放的層出不窮的各式珠寶,她心里的火氣更大。

  “奶奶,您是準備拿這些東西給葉斐做嫁妝的?”

  成套的紅藍寶石和碩大的珍珠項鏈,老太太這次是真的挺闊氣的。

  恨不得連傳家寶都給擺出來了。

  “別忙活了,就這些東西她怎么可能會看得上。”

  聽了她的話,顧芝將手里的冊子合起來放到一旁,“你又怎么了?陰陽怪氣的。”

  葉言秋看到老太太這樣子越發生氣,“人家現在可是kopi鼎鼎有名的首席設計師,要什么頂級珠寶得不到,還能看上您這些老東西。”

  這話成功的讓低頭整理單子的蘇藍抬眸。

  “你說什么?”顧芝皺眉。

  什么設計師,什么kopi。

  “奶奶,我今天去見了kopi的執行長,您猜我推開門的時候看到了誰?”

  葉言秋一想到這件事情就還是咬牙切齒的,“我看到了葉斐,她得意洋洋的跟我說,她不會選定我做kopi的代言人,她就是kopi的首席設計師不予!”

  蘇藍手里的筆落在地毯上,她十分不確定的開口,“你說的是真的?”

  葉斐,真的搖身一變變成了炙手可熱的設計師了。

  她不是沒念過幾年書嗎。

  “我親眼看到的,kopi的執行長對她態度恭敬,這兩天她明擺著就是等著看我的笑話!”

  對比起蘇藍的震驚,老太太倒是顯得冷靜多了。

  “人活著,總是要做點什么事情的,她是設計師,這也不錯。”

  聽著顧芝明顯偏頗的話,葉言秋氣不打一處來,但是聯想到奶奶對她的偏愛。

  “奶奶,可是您說的我們都是一家人,不能平白無故的被人給欺負了,這件事情上她沒幫著我不說,還聯合外人一起羞辱我,您覺得這對嗎?”

  葉言秋語氣變弱,聽上去十分的委屈。

  “工作上的事情,她有鞭長莫及的地方也正常,你還是看開點。”蘇藍順著她的話勸了句。

  老太太不喜歡人說葉斐的壞話,葉言秋一個人咄咄逼人就算了。

  她不能再添這把火了。

  “眼下最重要的是夭夭的婚事,你就別為這些小事回來吵了。”

  顧芝說這話的時候,看著她的眼神一如既往。

  像是在看一個不懂事的小孩。

  “您還心心念念的想著她能嫁入高門,可郅家未必看重她,我看您就省了心吧。”

  葉言秋說出這話的時候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你別亂說。”蘇藍扯了扯她的袖子。

  老太太為了這婚禮是多么開心,這種時候不能觸老太太的霉頭。

  “我說的難道不對,先不說葉斐嫁給的人是個在郅家無足輕重的小角色,按照禮數,結婚之前他難道不是應該先到女方家里拜訪的?”

  可現在人還沒出現,足以證明了那個男人對葉家,對葉斐的態度到底如何。

  “況且您也明白,郅老爺子可是收集了那么多江城名媛的生辰八字,他老人家迷信,看重的也只是葉斐的八字而已,根本就不是她這個人!”

  講了半天不過和人家娶去沖喜的女人地位差不多,嫁給的還是一個手無實權的孫子。

  更何況這個孫子還并不在乎她。

  這樣的婚姻,能給葉家帶來多少好處。

  也就是他們還癡癡的守在夢里不愿意醒來。

  葉言秋的話也成功的影響到了老太太,顧芝原本整理東西的手停頓了一下。

  心情似乎也不如剛開始那么雀躍。

  葉言夏從書房出來的時候,正好將葉言秋的話聽入耳中。

  這些都是事實,對于她來說,葉斐嫁給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個人能否給葉家帶來利益。

  “郅家人,清傲一點也是正常的。”蘇藍勸了老太太一句。

  葉言秋冷哼一聲,像是在寬慰自己。

  “首席設計師又怎么樣,還不是一樣是個低賤貨色。”

  “你閉嘴。”蘇藍瞪了女兒一眼。

  這要是真的惹怒了老太太,她就真的別想好過。

  老太太這邊倒是什么都沒說,可下一秒傭人進門的通報讓葉言秋的臉色再次陰沉下去。

  “老太太,葉斐小姐回來了,和她一起來的還有郅家少爺。”

  聞言,顧芝急忙吩咐傭人將茶幾上的東西都收拾干凈。

  “去叫先生下來迎接客人!”

  葉清遠剛出客廳門就看到了大門口推著推著輪椅進來的男人。

  男人一身黑色西服,身形清俊挺拔,身上浸潤了月光的涼意。

  他頭顱微低,像是在和輪椅上的人說話。

  走近一些,兩人的對話傳入葉清遠的耳朵里。

  “你跟著我來做什么?”

  “禮數要周全,提前到新娘家拜訪,是新郎應該做的。”

  郅淮語氣淡然,卻說的理所應當。

  “你還真是想得周到啊。”葉斐哼了聲。

  “那是當然。”

  這兩人你來我往的,神態沒有半點親昵,一點也不像是要結婚的人。

  “郅先生。”葉清遠開口十分恭謹地同人打招呼。

  哪怕眼前的人在郅家并未掌握實權,也絕對不會是能被隨意怠慢的主兒。

  這點葉清遠看得很清楚。

  “葉先生不必這么客氣,成婚之前按例需要來拜訪長輩,我是按規矩來的。”

  郅淮站在葉斐身后,言語之中沒有散漫輕佻,倒是給足了葉家尊重。

  “郅先生先請進來吧。”

  他身后的葉言夏說著上前一步,想要從他手中推過輪椅。

  郅淮不但沒松手,反而推著葉斐繼續往前。

  葉言夏微微一笑,沒有半分尷尬的跟在幾人身后進了客廳。

  現在她倒是確定了一點,葉斐這個未來的丈夫,并不像葉言秋口中說的一樣。

  對她毫不在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