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42 我會是這世上對她最好的人
  晴朗的天空之下,鱗次櫛比的墓碑在陽光下顯得多了幾分溫度。

  交錯縱橫的路面上,從遠處看得到行走穿梭在路面上的人。

  葉斐抬手擋著刺眼的陽光,低頭看了眼身下背著自己在平穩行走的男人。

  在抱和背之間,她果斷地選擇了背這個法子。

  她這人性子懶散,好不容易將自己腿斷了這件事情推脫為能夠在輪椅上休息。

  出入不用自己走路這么一件好事,如今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她沒有一刻比現在更希望自己這石膏能趕緊拆了。

  感覺到背上的人不舒服的扭了扭身體,男人扣著她腿彎的手緊了緊。

  “不舒服?”

  葉斐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懶洋洋的回了句,“沒有。”

  她動一下這人就扣著緊一分,還能有什么不舒服的,再不舒服葉不可能讓她下來。

  “你累嗎?”葉斐同他搭話。

  “你這輕飄飄的,能有多累。”

  葉斐側目,這樣的距離她能夠將這人臉上細碎的絨毛都看得清清楚楚。

  在南洄的時候她手底下的人大多數都是男的,相貌出色的也不在少數。

  可大多是皮膚黝黑,粗糙的不像話。

  能長成他這樣的可并不是隨時隨地都能見得到的,尤其他的皮膚,正兒八經的是近距離都看不到毛孔的那種。

  小時候他的相貌就出色,如今更是出眾。

  “看什么呢,我臉上有東西?”郅淮注意到她的視線開口道。

  葉斐輕哼一聲,“堂堂郅家小少爺,就這么背著我一步一步的走,讓人看到了指不定明天的新聞會怎么寫。”

  郅淮笑聲愉悅,語帶寵溺的回了句,“你在乎?”

  “畢竟我現在的名聲屬實是不太好。”

  她身上這驕縱跋扈的名頭還沒拔出去,雖然不是什么公眾人物。

  但畢竟豪門明珠失而復得的故事,還是很容易戳中大眾的心窩子,引起關注。

  關注度上去了,自然評頭論足的人也就多了。

  “我娶的是你的人,不是你的名聲。”郅淮滿不在乎的態度讓葉斐不由挑眉。

  “他們不懂你的好,那是他們沒眼光,我就不同了。”郅淮說著側目,語氣淡然卻柔和,“我慧眼識珠。”

  這條路也被堵死了,葉斐放棄開口。

  洛岐山的墓碑前一片干凈,在這個地方,哪怕十余年無人來祭拜,看守墓園的人也會負責打掃干凈。

  葉斐被放回了輪椅上,郅淮取了手帕蹲下,細細的擦拭墓碑。

  葉斐身后的荊楚也隨著他們的穿著,黑色的皮衣看上去酷帥有型。

  不過少年今天顯得有些心不在焉,目光總是不經意的往身邊人身上瞟。

  星墨不同于荊楚的活潑,性子冷漠一點,所以整個人看上去冷冰冰的。

  荊楚當然知道,他就是送文件的那人。

  今天也是騎車來的,這人不光車子貴,就連身上穿的衣服都不便宜。

  看到這里他不由在心里嘆了口氣,明明同樣都是打工人,怎么差別這么大。

  “荊楚。”

  葉斐連著叫了兩聲他才回過神來,“老大?”

  “花。”

  荊楚忙將手里的兩束花放了上去。

  洛岐山的墓碑旁邊就是葉清城的墓碑,當年洛璨固執的一定要將葉清城葬在自己父親身邊。

  葉家的人實在是拗不過她,最后同意了葉清城不葬入葉家祖墳的要求。

  照片上的人斯文儒雅,哪怕戴著眼鏡也遮擋不住的俊秀相貌。

  當年葉清城能夠穩坐江城黃金單身漢第一名的位置,相貌自然不差。

  郅淮注意到她緊盯葉清遠墓碑的樣子,她眸光深沉,像是要透過墓碑看出什么東西。

  “洛老,我是郅淮,您從前見過我。”

  郅淮半蹲在墓碑前,神色認真,看著墓碑上的照片說話。

  葉斐被他的話吸引了注意力,微風拂過,他的話也被一點點吹入葉斐的耳中。

  “我和夭夭要結婚了,雖然您沒能有機會見到這天,但我們也曾是一同抄錄佛經點天燈的情分,人無完人,我并不是十全十美的,也或許并不會是您心里最合適的人人選,但我會是這個世界上對她最好的人。”

  清風徐徐,過境的暖風勾動發梢,卻未能吹散男人低沉認真的話語。

  郅淮眉眼低斂,姿態也不復平時一樣散漫,似乎在他面前的并不是一座死氣沉沉的墓碑。

  “你如果再不說話,外公也該以為是我脅迫你了。”郅淮看她說了句。

  葉斐望著照片上笑容祥和的老人家,她記憶之中,外公和父親一樣。

  永遠都是溫柔卻嚴苛的。

  每次見到她臉上都會綻放笑意的老人,卻也能夠在她將對傭人不禮貌的時候板著臉教訓她。

  可在她失手打破古董花瓶的時候,也能輕聲安慰她沒關系。

  外公占據了她那五年之中很重要的位置,也教會了年紀不大的她要如何待人處事。

  “外公。”

  開口之間,她像是看到了那個溫柔卻嚴格的老人,對她綻放笑意。

  說出了那句久違的,夭夭來了。

  “您見過他,雖然他當年的確算不上是什么五好少年,但您說過,我們與他是有佛緣的。”

  所以這佛緣,在闊別十五年之后,又回來了。

  “我以后會常來看您,不會讓您再孤孤單單的。”

  郅淮取了水桶和帕子正擦拭旁邊葉清城的墓碑。

  虔誠認真的態度讓荊楚都不由一頓,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這人在拳場上可是狂悖的很。

  如今到了這里怎么看上去這么乖巧。

  “你不過來嗎?”郅淮看著她示意。

  葉斐掃了眼他對面的墓碑,語氣坦然,“他不在那。”

  郅淮聞言,看了眼墓碑上的刻字,明明晃晃的葉清城三個字沒錯。

  可后者卻沒再給他多思的機會。

  “該回去了。”葉斐示意荊楚上前推動輪椅。

  她的態度也讓郅淮明了。

  同洛岐山道別之后,男人上前一步俯身將人抱起來,注意到她情緒低落。

  郅淮臉龐輕貼她的頭頂,似是取笑一般,“就這出息?”

  “用你管。”她偏頭回了句。

  這態度擺明了是不愿意和他好好交流。

  “好,今天暫時不管。”

  他下頜蹭了蹭小姑娘毛茸茸的頭頂,語氣縱容。

  她可以永遠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用顧忌身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