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40 我選代言人的眼光怎么樣?(氣葉言秋)
  房間內一片安靜,一坐一立的兩人對視。

  明明是站著的葉言秋,卻硬生生要比坐著的人少了九分氣勢。

  荊楚都感覺自己像是聽到了她咬牙的聲音,心里別提多爽了。

  葉言秋忍住心里這口氣,看向她,“你要怎么樣,才能將這個代言人的位置給我?”

  不予對代言人的選擇有絕對的話語權,這點從剛剛的執行經理的口中就能聽出來。

  葉斐臉上笑意加深,眼眸越發明亮。

  當真笑得如同不諳世事得女孩子一般。

  可說出的話,卻讓葉言秋覺得,她如同地獄嘶吼的惡魔一般。

  “不可能。”

  幾乎沒有回旋余地的三個字,也讓葉言秋徹底明了。

  她單手握拳,從進門要求換衣服開始,葉斐便是存了心思侮辱她的。

  “這是給你的教訓,你下次再搞這些小動作,你損失可就不光光只是一個代言這么簡單,將會是你整個職業生涯。”葉斐繼續說道。

  葉言秋明白已經不可能有希望,惡狠狠的沖著眼前人開口。

  “將來如何,我們走著看。”

  她不會放過葉斐,無論以什么樣的理由,這次她一定不會再放過她。

  “等等。”葉斐抬手招呼她,看到人回過頭來她指著照片問了句,“怎么樣,我選代言人的眼光不錯吧?”

  葉言秋猛地砸上門退出去,轉身地時候眼中的恨意幾乎要溢出來。

  荊楚嘖嘖稱奇,“老大,你這次是真的把她氣的夠嗆。”

  從他們到葉家那一天開始,葉言秋哪次和老大說話的時候不是明里暗里的諷刺老大。

  嫌棄老大沒有學歷又在外面流浪了這么多年。

  她從來沒想過老大還能有碾壓她的一天,現在可好,面子里子都敗完了。

  “不過老大,就這么直接暴露你的身份,她會不會害你?”荊楚開口。

  葉斐瞥了他,“我暴露什么身份了?”

  一個設計師的位置而已,能引起多大的風浪。

  “而且她不一直都是在害我的。”

  葉言秋從她回到葉家開始就一直小動作不斷,是因為她和葉言秋從小就不對付。

  彼此看不順眼而已。

  “那您費這么大的力氣搞這么一出,就只是為了刺激刺激葉言秋,這女人不值得您這么大費周章的吧。”荊楚不解。

  葉斐從一旁的盤子里取了枚點心過來,“你沒聽過放長線,釣大魚?”

  最好的獵手,往往是以獵物的形式出現。

  葉言秋,不過是她放出去的餌而已。

  她相信以葉言秋的本事,能將她放出去的這根線無限延長。

  “眼下最重要的,可不是這個。”葉斐說著看向了手中已經亮起來的手機。

  剛接通,那邊的人便輕笑出聲。

  “如何,還滿意嗎?”

  葉斐聽著他略帶笑意的聲音,“你倒是挺知道我想要什么東西的。”

  關聯的案件,和葉清城案子相關聯的所有資料全部都拿到。

  說這男人不是沖著她來的。

  葉斐自己都不相信。

  “還在盛淮?”那頭的人開口。

  明明是疑問句,卻說出了肯定的語氣。

  “剛結束。”

  “出來吧。”·······那頭的人開口。

  葉斐掛斷了電話,低頭婆娑著手機。

  這人這會兒出現在酒店門口是要做什么。

  “葉言秋怒氣沖沖的走了。”阮臻在葉斐面前落座。

  不過她的經紀人周姐似乎還并不在乎兩人交惡的事情,希望她能夠考慮將葉言秋定為洲際代言人的事情。

  言語之間緊扣住了不予和葉言秋的姐妹關系。

  哪怕這兩人關系不好又如何。

  始終都是同姓一個姓氏,是一個家族。

  “不得不說她的經紀人真的是個挺厲害的,鉆營的本事可是一絕,她可是跟我說明白了,葉言秋是不予的親姐姐,讓我多多考量。”

  葉斐掃了眼她遞過來的東西,翻看之后發現是一份策劃書。

  “不用管她,按照我的要求來。”

  聽了正主的話,阮臻心里也有了計較。

  “那我便同集團回復了。”她說著指向葉斐手里的策劃案,“集團打算開一檔綜藝,介紹整個珠寶線的產出,邀請的也都是炙手可熱的藝人,怎么樣,有興趣嗎?”

  既然是專業的綜藝,集團這邊安排的當然是想要專業的人介入。

  “集團希望你能做制片人,而且五期綜藝里,需要你做一期的飛行嘉賓。”

  阮臻說這話的時候心里也挺膽顫的,畢竟不予不喜歡麻煩,這是一點。

  以她的性子,恐怕不會愿意拋頭露面暴露于公眾面前。

  但現在看上去不同,沒準她會同意也說不定。

  “我考慮幾天。”葉斐將策劃書遞給荊楚。

  阮臻點頭,“為了這檔綜藝,我會在江城待一段時間,有沒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介紹?”

  葉斐被荊楚推出去之前冷不丁的回了句,“你可以參加我的婚禮。”

  “這倒是個……你要結婚了!!!!”

  房間內只剩下阮臻一個人的叫聲。

  荊楚推著人出酒店大廳,陽光刺眼之下,等候在門口的車門打開,車旁矗立的男人光風霽月。

  荊楚推著人到了車前,葉斐仰頭看了眼他。

  “找我有事?”

  郅淮的穿著不同以往的休閑,一身黑色西裝,身形挺拔修長,看上去挺嚴肅。

  “帶你去個地方。”

  他說著已經俯身打算將人從輪椅上抱起來。

  “你等等。”葉斐抬手抵住他的胸口,“沒說清楚去哪兒之前,我沒打算跟你走。”

  郅淮低頭,陽光均勻的撒在他的精致的五官上,無死角的美感,讓人春心萌動。

  “墓園。”

  葉斐還在思索這兩個字,人就已經被從輪椅上抱了起來。

  一旁的荊楚動作迅速的收了輪椅,這么一來倒是輕松的很,比他一個人抬老大的輪椅可輕松多了。

  可他當初就提過要抱老大的話,被一口否決了。

  現在怎么就這么同意這人抱著她了呢。

  還真是差別待遇。

  車子平穩的駛離酒店,葉斐被放在郅淮身邊落座。

  兩人挨得挺近的,他倒是張弛有度,將葉斐放下之后,手中規中矩的放回去。

  他低頭看向葉斐打了繃帶的左腳,“怎么傷的?”

  葉斐實在不愿意回憶這件恥辱的事情。

  “走路摔的。”

  郅淮莞爾一笑,抬手輕輕按在她腦袋上,語氣寵溺。

  “還是和從前一樣冒冒失失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