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主她專治各種不服 > 39 你說的沒錯,我就是來羞辱你的
  Kopi成立百年,是整個洲際出了名的奢侈品集團。

  早些年旗下的珠寶品牌發展的并不如意,所設計的珠寶并不受年輕人的追捧。

  但畢竟年限于此,有口碑和名氣的加持,倒也是高奢的代名詞。

  可從五年前開始,kopi臨近節日之前所推出的節日高定系列,以絕對新潮的設計感和設計理念,一下子敲入了年輕人的心房。

  當年的限定款成為了最為暢銷的珠寶系列,此后kopi趁熱打鐵推出了預約限量系列。

  此后的每一年,珠寶線的銷量都呈上升趨勢。

  而改變這一切的,便是如今kopi的頂級設計師,被稱為設計鬼才的不予。

  傳聞她性子孤僻,不好見人,只每年推出系列珠寶兩款,且每款都是炙手可熱。

  Kopi總裁十分欣賞她,為了留住這個設計鬼才,給了她在整條朱寶線內絕對的話語權。

  更甚于將挑選洲際代言人的事情都全權托付給了她。

  出發之前雖然周姐做了全面詳細的調查,可是有關不予的信息卻是一點都沒查到。

  這人堪稱神秘至極。

  所以在看到輪椅上的人出現在房間內的時候,葉言秋整個人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你為什么會在這里??!”葉言秋站在門口抬手質問。

  荊楚坐在葉斐身邊,手上握著紅色的蘋果正在削皮。

  聽到這話他笑了聲,這人還真是,不太聰明的樣子。

  “出發的時候你要是能聽我的話,換了衣服再過來,就不用到這兒浪費時間了不是。”葉斐說著視線從上到下打量了一下她。

  葉言夏反應過來,有些不舒服的抬手擋住胸前。

  如同商品一般被打量,讓她倍感羞辱。

  “你還沒回答我的話,為什么你會在這里?!”

  葉言秋心里有種不太好的預感,但是卻不愿意承認這個預感。

  “你約的我,現在問我為什么會在這里?”葉斐挑眉反問。

  一旁的阮臻起身,禮貌的到了兩人面前,對著周姐開口。

  “我是阮臻,之前和您通過電話。”

  周姐反應過來,同她雙手交握。

  荊楚一臉好笑的坐在葉斐身邊,咬了口蘋果,等著接下來葉言秋的反應。

  這人約見老大可不止兩三次,如今這個表情,看樣子是真的嚇到了。

  阮臻同兩人介紹了葉斐,“這是設計師不予。”

  葉言秋只感覺身上更冷,原本就失去表情管理的臉此刻更加猙獰。

  “不可能!!你怎么會是不予!”

  一直被她踩在腳下的人,怎么可能會是設計鬼才不予。

  這絕對不可能。

  “你在騙人,你也是騙子吧,你根本就不是kopi的執行經理。”葉言秋面目憎然的看向阮臻。

  后者明了,將自己的名片和帶來的工作證遞了過去。

  “如果葉小姐的情緒不穩定的話,我們可以改天再談。”

  周姐急忙反應過來,“不是的,她只是無法接受而已,您不用在意。”

  與此同時,助理也跟在她身后勸了句。

  現在可不是賭氣的時候,誰是不予不重要,重要是能夠拿下代言。

  而且這事兒也不一定就是壞事。

  如果葉言秋的妹妹是設計師不予,那便意味著他們拿下代言的可能性就的更高了。

  這不是好事嗎。

  “你的待客之道挺不錯的,起碼尊重了客人的要求。”葉斐意有所指的說了句。

  葉言秋想起了出門之前她說的話,整個人臉上更加不好看。

  她大步跨入房間內,徑直到了葉斐面前,氣勢洶洶的開口,“你是故意羞辱我的。”

  聞言,輪椅上的葉斐笑著擺擺手,“我只是好奇而已。”

  又是那樣純良無害的笑容,葉言秋臉上的表情越來越扭曲。

  “葉斐,你敢耍我!”

  周姐急忙伸手將人拉過去,一邊禮貌的同葉斐說話。

  “葉小姐,我們來談談代言人的事情吧。”

  哪怕心里再有多少不好受,此刻她的工作才是最重要的。

  “有關代言的事情,集團已經對葉言秋小姐進行了評估。”阮臻一臉公式化的態度,看上去似乎對兩人之間的關系似乎并不感興趣。

  “其實說實話,葉小姐的商業價值并不高,不適合作為洲際代言人。”

  聽了阮臻的話,周姐還是補充條件,“只要能夠成為代言人,我們可以在代言費用上多商量,且此后我們也會為kopi的所有拍攝率先留足行程,不會有任何耽誤。”

  所有能夠給足的條件他們都給足了,只要能夠選定葉言秋,一切都好商量。

  “如果不是不予小姐提出要見一見葉小姐的話,我是不會來到江城的。”

  阮臻一句話,說明了一切原由。

  周姐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只要葉斐點頭,一切都有可能。

  “你是故意的。”葉言秋咬牙切齒的看向對面的人,“你就是等著這會兒來羞辱我的。”

  葉斐故意隱瞞自己不予的這層身份,看著她因為要成為kopi洲際代言人時候欣喜若狂的樣子。

  心里不知道嘲諷成什么樣。

  “現在就忍不了了?”葉斐笑意璀璨,“那接下來你可怎么辦啊二姐。”

  阮臻見狀起身避出去,“我出去接個電話。”

  執行人離開之后,葉言秋猛地起身,雙手拍在桌上。

  “葉斐,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對面的人低頭翻看資料,滿不在乎的回了句。

  “你說對了,我就是來羞辱你的。”

  葉言秋單手握拳,修剪圓潤的指甲陷入皮肉,疼痛讓她清醒過來。

  “先別著急。”葉斐將手里的文件丟在了桌面上,“看看這個再發火。”

  葉言秋隨著她的動作看向桌面,一張照片赫然入目。

  照片上的人她再熟悉不過。

  就是剛剛官宣了大使的宋玥。

  “你到底想做什么?”葉言秋雙手砰的拍在桌上,四目相對之間她語調不由仰高。

  葉斐整個人往后,以一種全然放松的姿態看著她。

  “你特地安排孫鄴和方梔子找我的麻煩,還費了那么大的力氣安排記者炒熱度,我還沒問你目的是什么呢。”

  葉言秋瞬間按明了,她坐著輪椅回來,扮豬吃虎。

  這是吃準了他們的心思,等到所有人毫無防備的時候給予一擊。

  “你在說什么,我不明白。”葉言秋矢口否認。

  反正也沒有證據,沒人能證明這事跟她有關系。

  “是嗎,那這么說來,寄到郅家的照片也不是你做的了。”

  葉言秋挺直了腰板,下巴微抬。

  “你說什么呢,我不知道。”

  荊楚不由點贊,還真是做演員的,謊言說的真的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我看你,是真的不想要這個機會了。”葉斐輕笑出聲。

  葉言秋心里徹底沒底。

  葉斐手指在桌面上宋玥的照片上敲了敲。

  “這是你最后的機會,要嗎?”

  無聲的威脅在室內彌漫開,葉言秋握緊了手。

  眼前的人看著她的笑容給越來越刺眼,也讓她越來越討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