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富婆的第一神醫 > 第745章 等我回來
  秦風出了臥室,走到樓梯口。

  接著向楊如雪的臥室望了一眼。

  秦風沒有聽到楊如雪的臥室有什么動靜。

  想必這時候楊如雪還沒有下班回來。

  隨后秦風走下一樓客廳,張阿姨已經做好晚餐。

  “姑爺,剛才小姐來了電話,說她要在公司加班,晚餐已經做好了,你過來吃飯吧。”

  張阿姨到秦風走下來,對秦風說了一句。

  “她有說加班到什么時候回來嗎?”秦風聽后,問了張阿姨。

  “姑爺,小姐沒說,要不你打電話給小姐問一問。”張阿姨道,把話頭丟給秦風。

  顯然,張阿姨的意思是讓秦風和楊如雪交流,哪怕在電話里也可以。

  在張阿姨看來,夫妻之間鬧離婚,十有八九是流太少了,只要交流多了,就能夠心有靈犀,不可能鬧離婚。

  當然,這只是張阿姨自己一個人的想法。

  張阿姨根本不知道,楊如雪和秦風提出離婚的原因。

  “不用了,她在加班,我就不打擾她。”秦風說了一句,然后走過去坐下吃晚餐。

  秦風吃得很快。

  不到十幾分鐘,吃了兩大碗米飯后,就結束了晚餐。

  “張姨,等如雪回來,你跟她說一聲,我要再去冀城一趟,她要跟我離婚的事情,等我從冀城回來再說。”秦風留了一句話給張阿姨。

  “好的,姑爺,我會把你的話帶給小姐的。”張姨應了下來。

  秦風離開別墅,走出了天錦府邸。

  然后,秦風打了一輛車前往龍王殿總部。

  昨天晚上,他的吉普車讓陳二狗從邙山開回了龍王殿總部。

  現在秦風需要前往龍王殿總部,開回吉普車前往冀城。

  很快。

  秦風趕到了龍王殿總部。

  不過,秦風沒有看到自己吉普車,也沒有見到陳二狗。

  此刻,龍王殿總部只有陸心舞這個副店主坐鎮,至于唐振武沒有住在龍王殿總部這邊,他回唐家別墅入住。

  因為唐振武也有他唐家的事宜處理。

  龍王殿總部的日常事宜,算是交給陸心舞這位副殿主來管理。

  陸心舞作為陸家大小姐,之前執掌萊城陸家很長時間,把陸家管理得井井有條。

  如今龍王殿的日常事宜交由陸心舞,那是最好不過的。

  “秦先生,陳副殿主他開你的吉普車離開了,說去看望一下田素媚的情況。”

  陸心舞見秦風找陳二狗和吉普車,就跟秦風說了一聲。

  “田素梅被囚禁在什么地方?”

  秦風問道。

  “在武爺的一處宅子,平興路38號。”陸心舞說道。

  昨天晚上她是跟唐振武,陳二狗他們從萊城一起回到魯南。

  對于田素媚被帶到哪里囚禁起來,陸心舞也是知道的。

  “秦先生,要不我開車送你過去一趟吧。”

  但卻被秦風拒絕,表示不用麻煩自己坐車過去。

  秦風離開龍王殿總部,然后到外面坐了一輛出租車前往平興路38號。

  平興路并不在市區,而在靠近郊區位置,那是魯南新開發的地帶。

  當秦風來到平興路38號才發現這里是一片別墅區。

  38號別墅,一眼就看到就比周圍別墅高一層。

  唐振武作為唐家家主,不僅有唐氏中宇集團,而且還是魯南市地下勢力的掌控者,在魯南市不知道有多少處宅子。

  當然也有很多人巴結唐振武,主動送房子,送錢,肯定也不少。

  秦風站在別墅門前,一眼就看到停在院子里面的吉普車。

  秦風見大門沒鎖,推開走了進去。

  只見一個奶媽抱著一個尚在襁褓的孩子,在旁邊喂奶。

  見到秦風走了進來,奶媽嚇了一跳沖著秦風問道,“你是什么人?你要找誰?”

  “我是陳二狗的大哥,我來找他,他人在哪里?”秦風直接開口問道。

  奶媽一聽情況是來找陳二狗的,神色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然后,奶媽轉頭伸手向里面別墅二樓位置指了一下,“那位陳爺,和素媚小姐在樓上臥室。”

  奶媽聲音會唱會說

  陳爺?

  秦風一聽這個稱呼,不由皺了一下眉頭。

  見到奶媽反應似乎很害怕的樣子,心想,陳二狗做了什么事情,連個奶媽都怕成這樣。

  秦風走進去,順著樓梯而上

  奶媽并沒有阻攔秦風,只是抱著襁褓中的孩子,站在原地望著走上二樓的身影。

  秦風剛上二樓樓梯口,就聽到一陣陣女人的呻吟聲音從某個房間傳了出來。

  因為這棟別墅很大,二樓一眼看去有五六個房間。

  都是走廊相通,第一眼根本分辨不出這聲音是從哪個房間傳出來。

  不過,這一陣陣女人的呻吟聲音,讓秦風眉頭又皺了起來。

  作為過來人,聽到這種聲音已經猜到發生了什么事情。

  仔細聽了幾秒,秦風終于確定聲音是從哪個房間傳出來了。

  當下,秦風轉身朝著左前方走去。

  隨著距離接近,聲音越發清晰響亮。

  靠近那個房間,秦風發現原來房門都沒有關起來,還留著一條縫,怪不得能聽到這么清晰的聲音。

  房間里面發生了什么事情?

  但秦風還是站在門口,透過那條門縫往里面望了一眼。

  里面臥室一片狼藉,地上都是倒下的凳子,被子,還有衣服以及被撕爛的衣服。

  目光再往里面便是一張床,床上堆著被子之類,無法看清楚床上的具體情況。

  只見床上一個男子似乎在做俯臥撐。

  可男子的動作又如同一臺打樁機,砰砰不斷,那力氣,那速度,仿佛比打樁機還要大,還要快。

  打樁機般的聲音,和女人的叫聲混雜在一起,響徹了房間。

  男子不是別人,是陳二狗。

  盡管床上情況被被子擋住部分視線,但秦風也知道陳二狗身下躺著的女人,是田素媚。

  因為女人的叫聲,就是田素媚的聲音。

  接著就在這時,陳二狗停下打樁動作,身體往前一突,雙手張開又往身下一圈。

  頓時,田素媚就陳二狗從身下抱了起來。

  剛才那一波的沖擊下,很多人都懷疑物理學,被弄得跟一直叫,殺氣騰騰。

  看到這里秦風不再看下去,轉身走到門口旁邊,取出一根煙抽了起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