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富婆的第一神醫 > 第674章 我有個女兒
  “是……是一個青年人,好像叫秦龍首。”

  為首一個保鏢聽后,開口跟田無極說道。

  他們這些保鏢都不知道秦風的身份,只是從蕭玉龍口中稱呼中得知秦龍首這個名號。

  “秦龍首?是他,齊魯龍首?”

  當田無極聽到這個名號,面色頓時一變。

  怎么說田家都是萊城第二家族,盡管這些年來一直被陸家打壓著,但在齊魯省內發生的事情,田無極還是清楚的,哪怕當時沒有被邀請去參加群豪會,不過群豪會上傳出來的消息,田無極并未錯過。

  “是的,家主,那人就叫秦龍首,我可以肯定。”為首保鏢重復了一句,滿臉肯定之色。

  畢竟他覺得自己沒有聽錯,何況身邊同伴也都聽到蕭玉龍稱呼對方叫秦龍首。

  “少聰,怎么會惹上秦龍首?到底怎么回事?你們給我一五一十說出來。”

  為首保鏢發現田無極都不知道情況,不由愣了一下,心想田少聰沒有把事情告訴自己父親嗎?

  “快說,不得半點隱瞞。”

  田無極見到面前這些保鏢神情部隊,聲音變得嚴厲起來。

  “家主,事情是這樣的,少爺跟兩個朋友在陸家設下埋伏,想要對付那位秦龍首。

  奈何那位秦龍首的武道實力太強,打傷少爺一位朋友,少爺另一位朋友不敵直接跑了,留下少爺一個人,最后被那位秦龍首打傷。

  為首保鏢不敢隱瞞,將發生在陸家的事情全盤說了出來。

  “你來說一下,少爺那兩位朋友叫什么名字?”

  田無極聽后,沒有理會為首保鏢,而是看向旁邊另一名保鏢問道。

  “回家主的話,我好像聽說一個叫蕭玉龍,一個叫柳生武雄。”這名保鏢被田無極問到,如實說了出來。

  “蕭玉龍?柳生武雄?”

  聽到這兩個名字,田無極忍不住低估了一聲。

  “他們兩人不是昨天就走了嗎?怎么還在萊城?”

  田無極皺起眉頭,面色又陰沉了下來。

  這事還得從前段時間說起,蕭玉龍帶著一個東瀛人叫什么柳生武雄找到他,說要幫他對付陸家。

  當時田無極是拒絕的,畢竟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蕭玉龍憑什么要幫助自己對付陸家?

  不過,后來蕭玉龍說他跟陸家人有仇,想要毀了陸家,這才來找田家合作。

  至于是什么仇,蕭玉龍沒有說明。

  但能夠毀了陸家,讓田家上位,這樣巨大的誘惑,最后田無極還是心動答應下來,并且把一部分事情交給自己兒子田少聰,跟蕭玉龍和柳生武雄一起交接和行動。

  畢竟聽兒子田少聰說過,蕭玉龍和柳生武雄都和他認識,三人早在東瀛留學的時候就是好朋友。

  田無極也就相信了蕭玉龍和柳生武雄。

  可沒想到蕭玉龍和柳生武雄兩人做好事情之后,居然還留在來城,更加沒想到兩人居然忽悠自己兒子對付秦龍首。

  “蕭玉龍和柳生武雄,跑去哪里了?”

  田無極出聲問道。

  面前這些保鏢都是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畢竟當時他們忙著對付張東和陳二狗,蕭玉龍和柳州武雄等人跳墻跑的時候,他們并沒有追出去。

  為首保鏢看了一眼田無極,然后開口又說了一句,“家主,那位秦龍首,還讓我們給你帶一句話說,讓你在日落之前把陸家人,還有唐振武和張通玄他們都放出來,他打傷田少爺,用來給田家一個提醒。”

  “豎子欺人太甚,這是萊城的事情,他管得也太寬了吧。”

  聽到為首保鏢的話,田無極直接怒目圓瞪,陰沉的面色浮現了層層怒火。

  打斷自己兒子的腿,讓自己兒子成為殘廢,自己沒有去找他算賬,他竟要求自己放人,把田家當成什么了?

  真以為他這個齊魯龍首,可以管得了齊魯省內所有的事情嗎?

  “他還有什么話嗎?”

  田無極怒目直視,臉色卻是顯得無比冷靜問道。

  為首保鏢男子不敢看田無極的臉色,只是盡量壓低了聲音說道,“他還說如果家主不按照他所說做的話,那么他就會親自登門,讓田家從萊城的地圖上消失。”

  “好!好!好!”

  田無極聽到這話,不怒反笑,連說三聲好。

  然后下一刻,田無極的面色頓時陰沉如水,如同覆蓋上了一場冰霜。

  “就連陸家最鼎盛的時候,都不敢對我田家說這樣的話,一個齊魯龍首連自己勢力都沒有,就仗著唐振武追隨,他就敢如此大言不慚

  別忘了,現在唐振武還被我還在我手上。”

  “也罷,我倒看看他有多大的能耐,我就在田家等著前來登門,看看他有沒有本事讓我田家從萊城的地圖上消失?”

  為首保鏢和其他人聽到田無極的話,全都噤若寒蟬,有的人身體還微微顫抖。

  因為在場的人都知道,田無極不僅動怒了,而且還動殺機了。

  那位秦龍首不知天高地厚,連田家都敢惹。

  在萊城這地方,陸家一直想滅了田家,都不敢有所動作。

  如今陸家更是被田家聯合外面勢力一鍋端了,整個過程無聲無息。

  田家能有多么恐怖,又豈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外界只知道田家在齊魯地區傳承千年,現在作為萊城第二家主。

  然而,卻無人知道這一年來,田家一直在暗中布局力量。

  尤其是齊昆侖從海外歸來,田家得到北涼齊家那邊一些助力后,早已在實力上超越陸家。

  只不過田家在等待一個機會,一個把陸家直接一鍋端的機會。

  當然這一年來,就連陸家都沒有察覺到危機即將來臨。

  此刻,陸家直系人員都被關進了田家大院的地牢里。

  田家并沒有直接殺死陸家的人,畢竟陸家在萊城經營多年,生意遍及黑白兩道。

  田家留著陸家的人,是要一步步從陸家手中問出一些機密,逐漸接管陸家在萊城以及外面的產業。

  “鮑管家,你去見素媚小姐,讓她派出黑山先生和白水婆婆前來,務必日落之前趕到田家。”

  隨即,田無極轉身朝著旁邊一個管家打扮的中年男子吩咐道。

  “老爺,黑山先生和白水婆婆是齊大公子派來保護素妹小姐的兩大高手,只怕二人不會過來?”

  鮑管家卻是帶著幾分遲疑。

  畢竟之前將陸家一鍋端的時候,田家請了這兩位高手相助,如今又要請兩位高手。

  “你去跟素媚小姐表明意思就行,都是素媚小姐一句話的事。”

  田無極卻沒想那么多,那是他的女兒,他這個當爹的話難道不管用嗎?

  “是,老爺。”鮑管家聽后,轉身走了出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