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富婆的第一神醫 > 第535章 強者歸來
  “你覺得我,不是北涼齊家的對手?”秦風神色淡漠地說了一句。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沈明輝見被誤解話中意思,連忙解釋起來,“我只是聽說北涼齊家齊昆侖,是中亞那邊一位強者,曾在年少時犯了事遠走海外,一年前他從海外歸來,用了不到區區一年時間就收服整個北涼齊家,成為北涼齊家繼承人,可謂能力絕倫,在北涼地區無人不贊。”

  “齊昆侖?”

  秦風嘀咕了一聲。

  對這個名字相當陌生。

  聽到秦風的嘀咕聲,沈明輝露出幾分不可思議問道,“秦龍首,您難道沒聽說過齊昆侖這個人嗎?”

  他沒想到秦風這位齊魯龍首,居然連齊昆侖都不知道。

  如果說不知道北涼齊家能夠理解,可不應該沒聽說齊昆侖這個人。

  “注意你的言辭,你這么問什么意思,你是覺得我風哥知道的,不如你多嗎?”

  然而沒等秦風出聲,旁邊陳二狗已經哼了一聲,上前一腳踹在沈明輝的大腿上。

  沈明輝被陳二狗突然踹了一腳,大腿受痛差點就當場跪了下來。

  撲通——

  不過,沈明輝最后還是作勢跪了下來。

  “秦龍首,請您恕罪,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有些意外而已。”沈明輝的神色間略帶幾分惶恐,給秦風請罪道歉道。

  “老子看你特么地就是故意了!”陳二狗開口罵道,眼里泛起怒火瞪著沈明輝,“你是不是以為自己是個家族子弟,世代富貴,就瞧不起我們這種泥腿子出身的?”

  “陳爺,我真的不是這個意思,你要明鑒,不要這樣冤枉我。”沈明輝轉頭朝著陳二狗,解釋起來。

  沈明輝算是看出來了,陳二狗心中那股怒火未消,此刻想要撒在他的身上。

  放在之前的話,他堂堂沈家大少,什么時候受到這樣的羞辱。

  何況在他看來,陳二狗就是一個泥腿子,動不動就打人,簡直粗魯至極有辱斯文。

  甚至在沈明輝看來,連秦風也是泥腿子,如果陳二狗不是有了秦風這位秦龍首撐腰,哪里有資格跟他這個家族子弟說話叫囂。

  “我冤枉?老子什么身份,用得著來冤枉你?殺你就是我風哥一句話的事。”

  然而沈明輝不解釋還好,陳二狗一聽就更來氣了,本來被折磨一天了就一肚子怒火都沒有地方撒。

  說著,陳二狗又上前一步抬起腳,要往沈明輝的身上繼續踹過去。

  “二狗!”

  秦風叫了一聲,喊住陳二狗道。

  “風哥!”陳二狗聞聲,抬頭看了秦風一眼,指著跪在面前的沈明輝,“這家伙在瞧不起我們,讓我好好教訓他一頓再說。”

  “二狗,退下!”秦風面無表情,又喊了一聲。

  陳二狗還想說什么,他最看不慣沈明輝這些高高在上的富貴子弟。

  不過,卻被身后的張通玄伸手拉了一下衣服,陳二狗看到秦風面無表情,只能退了下去,回到原來位置。

  見陳二狗被秦風喝退下去,跪在地上的沈明輝不由暗自得意一笑,心想泥腿子就是泥腿子,跟他比城府心機差遠了。

  “沈明輝,看你對口中這個齊昆侖似乎也有敬畏,莫非他很厲害?”隨后,秦風目光落在面前的沈明輝身上問道。

  “秦龍首,其實我沒有見過齊昆侖的本尊,我也不知道齊昆侖有多厲害。”沈明輝回了一句,沒有把話說得太滿。

  “你沒有見過,那說個毛了,信不信拔了你的舌頭。”陳二狗忍不住地插了進去,指著沈明輝再次罵了一聲。

  “二狗!”秦風瞪了一下陳二狗,雖然沒有說什么話,但是一個眼神能讓陳二狗閉上嘴巴。

  “風哥,我錯了,我不出聲了,我聽著。”陳二狗見秦風要動怒,就攤了攤手道表示不再多嘴。

  秦風對沈明輝道,“你往下說去。”

  “在他從海外歸來這一年,我只是聽說他在海外有一個威震中亞一帶的名號,叫做‘昆侖天子’。”沈明輝繼續往下說道。

  “昆侖天子?有點意思。”秦風一聽不由冷笑,還是自稱天子,真有那么牛逼嗎?

  隨即,秦風復問道,“就一個名號,還有別的消息嗎?”

  “沒有別的消息了,齊昆侖在海外很多身份信息不僅無比神秘,而且十分保密,之前冀城顏家派人去調查過他,聽說被海外某股力量給阻隔斷了,最終一無所獲,如今很多人也都通過北涼齊家了解到齊昆侖這人。”沈明輝跟秦風說了起來。

  “冀城顏家為什么派人去調查他?”秦風有些疑惑地詢問。

  “那是因為一年前的時候,就是齊昆侖從海外歸來當天,就前往冀城顏家提親,不惜入贅冀城顏家,想要迎娶冀城顏家大小姐顏如玉,不過后面被顏如玉直接拒絕。”沈明輝回道。

  “海外強者歸來,不惜入贅顏家,想要迎娶冀城顏家大小姐?”

  秦風一聽這個說法,只覺得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我去,這不是網絡小說那種戰神贅婿文的主角嗎?

  怎么說秦風在平日里有空的時候也喜歡看看網絡小說打發時間,這種海外強者歸來,入贅迎娶豪門大小姐的套路太熟悉不過了。

  只是萬萬沒想到,這樣的事情此時此刻居然還真的發生在了眼前。

  秦風再問道,“這個齊昆侖,在海外中亞一帶有沒有什么勢力組織?”

  “這個不清楚,請秦龍首恕罪,我沈家不是什么頂級家族,能夠收集得到的消息不多。”但這時,沈明輝卻是搖了搖頭,表示再多的消息就不知道了。

  “不過,齊昆侖膽敢自稱‘昆侖天子’這樣的名號,在海外中亞一帶戰亂之地經歷了這么多年,如果他有勢力組織的話,那么規模一定不小。”沈明輝還是補充一句。

  “嗯!”秦風點了點頭,也算大概了解北涼齊家和齊昆侖這人。

  盡管如今他成為齊魯龍頭,但這段日子在齊魯省內,秦風覺得自己還是如同井底之蛙。

  直到此刻對于其他地方家族和勢力所知甚少,看來以后在這方面上多加了解才行,否則別人要打自己主意,自己都不知道。

  “沈明輝,吳大奇,你們二人從現在起,就是我秦龍首的人,只要你們對我忠心,我會遲早解除你們的咒術,接下來我會讓張通玄留在這里幾天,幫助你們處理好竇家的事,至于北涼齊家先不要管,等他找來再說!”

  隨后,秦風做了一下安排,看著沈明輝和吳大奇道,“你們二人可明白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