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女富婆的第一神醫 > 第295章 此女不錯
  “上校軍銜?”

  秦風聽后,不由愣了一下。

  一名總教官也可以授銜嗎?

  對于部隊里面的事,其實秦風不太了解。

  “嗯,如果能夠立功,別說上校軍銜,就算授予大校軍銜都不是事。”

  趙國昌點了點頭笑著回道,說著,看向旁邊趙輝煌,“二弟,你說是不是?”

  “是這樣的,授銜不分軍種職位,只要有貢獻有功績,都有資格成為授銜人選。”趙輝煌接話補充道。

  此時趙輝煌才明白,原來秦風不理解部隊的事情,怪不得剛才會拒絕這么干脆。

  “秦風先生,你能否來當這個麒麟營總教官?”

  接著,趙輝煌再次發出邀請。

  別看趙輝煌說話比較直接,但態度充滿誠懇熱忱。

  秦風看了一眼趙輝煌,又看向趙國昌,思索片刻道,“讓我先考慮一下,可以嗎?”

  “哎呀,秦兄弟,還有什么好考慮的,麒麟營總教官有了這層身份,以后不要說在齊魯省,就算放眼全國,都沒有人敢拿你怎么樣。”趙國昌跟秦風熟悉,說話沒有客套,拉著秦風的手以示親切之情。

  “趙廳,我需要點時間考慮。”秦風還是堅持道。

  趙國昌搞不懂這么好的職務,秦風怎么還要考慮呢。

  換做其他人的話,早就恨不得立刻走馬上任了。

  趙國昌還想要繼續勸,旁邊趙輝煌攔了下來,“大哥,秦先生既然需要考慮,那就讓秦先生考慮幾天,我可以等。”

  說著,趙輝煌轉目看向秦風,“秦先生,我給你幾天考慮,如果你考慮清楚的話,可以給我電話。”

  “多謝趙將軍的理解。”秦風道。

  “嗯,我等你電話。”趙輝煌點了點頭,目光深深看了秦風一眼。

  看得出來,趙輝煌此刻有些欣賞起了秦風。

  在知道麒麟營總教官的身份和地位后,還能保持如此淡定的青年人,讓他實在不多見。

  “大哥,我們走吧。”隨后,趙輝煌叫了趙國昌一聲,畢竟軍務繁忙,不能久留。

  “二弟,你先走吧,等下我自己回去就行。”趙國昌道。

  顯然,留下來有話單獨跟秦風相談。

  趙輝煌聽后,也沒有說什么,帶著士兵坐上車子離開。

  在趙輝煌走了之后,趙國昌拉著秦風上了旁邊一臺車子。

  “秦兄弟,你怎么回事啊,這么好的職務,怎么還考慮起來了,是不是有什么難處,可以跟老哥說道說道。”趙國昌忍不住出聲詢問,顯得幾分焦急。

  “趙廳,麒麟營總教官是不是屬于軍人一類?”秦風沒有回答,反而問了一句。

  “是啊,這還用說嗎,不然怎么會授予軍銜。”趙國昌道,不明白秦風這話是什么意思。

  “既然屬于軍人一類,一旦我答應下來,等于當兵從軍,這樣嚴肅重要的事,我需要問過家里老父母親。”秦風說出了自己的考慮之處。

  畢竟如今父母已是年邁,只有他這么一個兒子,一旦自己進入部隊,便是國家的人,日后能夠在二老跟前盡孝的機會就少了。

  忠孝之間,身為人子,盡忠還是盡孝。

  秦風不能一口答應下來,而不問詢爸媽意見。

  “是這個理兒,這樣重要嚴肅的事情,確實要問一問家中二老。”趙國昌聽后點了點頭,伸手拍了拍秦風肩膀,認同秦風的話。

  同時,趙國昌在心里對秦風多了一抹敬意,這種有孝心的人值得深交。

  “趙廳,多謝你和趙將軍能夠理解我。”秦風道。

  “秦兄弟,見外了,你對我有救命恩情,以后私底下跟葉傾城一樣,喊我趙老哥就行。”趙國昌笑著說道。

  “好。”秦風應道,能跟一個廳長成為朋友,又何樂不為。

  “秦先生,你不知道啊,上次你可將我三弟給嚇服了,一天天都夸你能夠徒手接子彈,我這個三弟平日里誰也不服,唯獨服你,都把你說成武神了,當我二弟要找一名教官的時候,他直接推薦你,還拉上我一起。”趙國昌將相關發生的事情跟秦風說了一遍。

  “趙局長當時要看一下我的實力,我只好獻丑了。”秦風聽后笑了笑道,說成武神這個夸張了點,可自己武道宗師是夠格了。

  不過,從趙國昌的話中,秦風也得到了一個消息,對于自己在群豪會上的事情,趙國昌和趙輝煌他們還不知道。

  如果讓趙輝煌知道自己擊敗雷公門第一門徒,有著‘東瀛灣之龍’稱號的龍戰天,被各市大佬奉為齊魯龍首,還會讓自己做麒麟營總教官嗎?

  “對了,秦兄弟,你不是在魯南市嗎,怎么到萊城來了?”趙國昌問道。

  “過來看望一下我妹,順道辦點事情。”秦風簡單說了一句,也不管趙國昌信不信。

  “嗯!”趙國昌聽后點了點頭。

  “天色不早了,老哥我不打擾你了,外面那個漂亮女孩對你好像有意思哦,秦兄弟真是艷福不淺!”

  趙國昌起身望了一眼車外,對秦風使了一個眼色說道。

  “她是萊城陸家的人。”秦風道。

  “萊城陸家?這樣說是陸震華的孫女,不錯,不錯!”趙國昌稱贊了一聲,抬手去拍了拍秦風肩膀,“秦兄弟,好好加油,你們年輕是真好啊!”

  秦風只是笑了笑,隨后目送趙國昌的車子遠去,消失在了遠處夜色之中。

  看到趙輝煌和趙國昌接連離開之后,站在不遠處的陸心舞和宗叔這才走了上來。

  “秦先生,他們專門前來找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陸心舞忍不住好奇問道。

  “邀請我做麒麟營總教官。”秦風淡淡回了一句。

  “什么?麒麟營總教官?”

  陸心舞聞言一驚。

  宗叔也是瞪大了一下眼珠,不敢相信看著秦風。

  “怎么了,你們知道麒麟營?”秦風看著陸心舞和宗叔的反應,向兩人問了一句。

  “知道一些,麒麟營是齊魯兵區的王牌特種隊,在北方各區特種大隊比試中,連續三年摘得頭牌,只是怎么突然要換總教官了?”宗叔說著皺起眉頭,表示十分不解。

  “管它為什么要換總教官,現在邀請秦先生去做總教官,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我聽說麒麟營總教官,一般都會授予上校軍銜。”陸心舞美目露出點點光彩,早已充滿一股羨慕崇拜之色看向秦風。

  “恭喜秦先生,成為麒麟營總教官!”說著,陸心舞對秦風表達恭喜。

  “小姐你說的極是。”宗叔聽了陸心舞的話,也對秦風恭喜道,“恭喜秦先生,就任麒麟營總教官。”

  “我還沒有答應做麒麟營總教官。”面對兩人恭喜自己,秦風聳了聳肩道。

  啊……還沒有答應?

  陸心舞和宗叔都是一下子傻眼了,滿臉無法理解看向秦風。

  這么牛氣沖天的職務,求都求不來,秦風竟然沒有答應,實在讓人看不明白。

  “為什么?”陸心舞下意識問道。

  “我要考慮一下。”秦風道。

  “……”陸心舞和宗叔都是無言以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